三个人的冬天(黄文庆:三个人的冬天)

三个人的冬天

 
 
小城之夜
王晓梅 座座楼宇刚直的硬度撑起了片片夜幕霓虹灯依偎着他一脸娇媚的光泽 孤独和寒冷赛跑胜负又有什么分别只要懂得,便无需聒舌雪花的心思又有几人能猜得着? 我始终相信即使在冰天雪地游走在山巅的白云也会用那一低头的温柔浇灌出蒹葭苍苍的婉约 阵阵冷风在山沟间呼啸宛如群山的呼噜声黢黑的树木如同雄壮群山的胸毛随着群山的呼吸有节奏地起伏着 我不知道需要多少春风才能温暖这壮硕的大山我更不知道还要多少年华才能走遍他的心坎 眼中山河、掌中乾坤、案上历史我用没有修饰的随性诠释这一世的风景此刻,将一切还给黑夜吧 让她在暗夜里归纳,整理沉寂,崛起……2020年12月22日深夜随笔 黄文庆点评:王晓梅只身在这秦岭小城里生活、工作。她是一个纯粹而真诚的人,敬业已然是她数十年养成的习惯,在这寒冷的深冬,加班到深夜是她的常态。这一首诗,一定写于加班后的万家灯火阑珊之时,行走在寂寥清冷的街道,路灯照出她的影子,一个或多个,时淡又时深,此身何寄,生存恍惚,于是,诗歌从指尖流了出来。阳刚而生硬的楼宇耸起巨大的黑暗,给人以冷漠和压抑,是命运里不可抗的存在,让人觉得渺小和脆弱。灿烂、诡谲、柔情、迷离的霓虹灯光,给人以些许安慰,中和掉了部分无奈和凄切。此时,最蚀骨的感受是孤独和寒冷。她形单影只,孑然一身。人在囧境时,是最脆弱的,一切悲凉只有自己知道,无需别人聒舌。可是,自然和人世毕竟不只有惨淡和冷漠,白云和白云般的柔情毕竟会给人以慰藉。生活是有希望的,或者说,人必须假设生活是有希望的。毕竟是深冬的深夜,刚刚燃起的希望之火又被吹灭了。一个黑黢黢的世界,再次将诗人置于失落之中。诗人需要再次释放生活热情,对抗自己的处境。她在问天、问地、问神、问己,想用所有的力量改变处境。诗人由眼前的处境,扩展到一生的处境。“山河”、“乾坤”、“历史”,有空间,有时间,人生虽然短暂和渺小,可命运得自己主宰,能主宰多少是多少。那么,黑暗、寒冷、孤独、凄切……都归于黑夜吧,她向它们告别,只带自己的希望回家。经过一段浮士德式的挣扎、思考、探索、取舍、扬弃,那个迷失在寒冷黑暗里的自己已经消散,诞生了一个坚定、智慧的“她”。夜虽黑暗寒冷,而她已经脱胎出来,她经历了,还将经历不断的归纳、整理、沉寂、崛起,去拥抱未来。诗歌是去除疼痛、删减绝望、添加光亮、汲取温暖的神性活动。诗人都是自己的父亲和母亲,最会涅槃再生,自孕、自产出一个鲜活、坚毅的自己。2020.12.25

 
 暖和
翟占杰 这几天滴水成冰北风也那么嚣张我给你写诗却感到很暖和 黄文庆点评:冬天的诗人,在感受到天气之冷外,最容易感受到人世之冷和命运之冷。翟占杰依据自己的体验、经验和超验,给我们介绍了一种御寒取暖的方法。天寒地冻,寒冷给人制造了割肉的痛苦、活动的不便,种种艰难,还有“嚣张”的嘲讽和羞辱。人不能逆来顺受,必须尽力反抗。诗人提供的取暖的方法是“给你写信”。这里有两点需要注意:第一,想起“你”,并且付诸行动。人世间,有些人给人的感觉是温暖的,有些人给人的感觉是冷漠的。所以,御寒取暖要想起那些暖调子的人和事。第二,是“写信”。写信就是用语言文字接通那个暖意的人,把暖意流淌过来。所以,处在自然之冬、人世之冬、命运之冬的人,一定要有御寒取暖的方法智慧。爱和被爱,是最好的热源和热力。2020.12.25  

 转动地球
索廷强 早晨,我去了一趟东山地球转动快了点下午,我去了一趟西山地球转动慢了点 黄文庆点评:索廷强是理科男,诗里带入了物理知识和地理知识。地球自转是由东向西的,早晨他去了一趟东山,即他是逆着地球的自转方向运动的,他在地球上由西向东的位移显然是他的速度加上地球自转的速度,要大于他下午去西山地球自转的速度减去他行走的速度。正因如此,他才得出了诗中的结论。 显然,索老师不是给我们上物理课和地理课。他的诗歌里有场景、有哲学、有趣味。场景——你想,一个人顺着或逆着转动的地球在它的表面行走,是不是很情景化、简约化、模型化。哲学——诗人所写,就是一个寓言,可以置换成不同故事,阐述一种事理。比如,一个进入老年的人,如果总暗示自己老了,他就老得快一点;反之,则老得慢一点。比如,一个具有某种邪恶遗传基因的人,如果他有意向善,他就会走入邪恶浅一点;反之,他就会走入邪恶深一点。趣味——也即美感。你想,一个人爬了爬东山和西山,能想到地球转得快了点慢了点,这不是奇思妙想吗?你再想,即使因为爬东山爬西山不同而地球转得快了点慢了点,那快慢相差值小得可以忽略不计,可是它是事实,只有敏感的人才能觉察和意识到,这不有趣吗?读索廷强的诗文,能发现他的专业痕迹。这就是个性和优势。这对我们是有启发的。2020.12.25

黄文庆,退休教师,喜欢文学。
 

三个人的冬天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