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天皇即位正殿之仪

德仁天皇身穿黄栌染御袍,在仪式上正式宣告即位
【东瀛视角】
2019年10月22日,日本新天皇即位典礼的核心仪式“即位礼正殿之仪”在东京皇居隆重举行。在仪式过程中,德仁天皇正式宣告即位,同时接受了日本皇族成员、政府官员、日本国内各界代表、外国领导人及使节的祝贺。自古以来,日本历代天皇的即位典礼都在京都御所的紫宸殿举行,直到1990年明仁天皇(现任日本天皇的父亲)即位时,才将典礼的举办地调整为东京皇居。这一次,日本外务省邀请到了包括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在内的194个国家和地区的领导人,共同见证这一历史时刻。
举行仪式的当天,日本全国放假一天。很多日本人兴致盎然的坐在电视机前看直播,为的就是在21世纪的今天,亲眼看看这个绵延了1200多年的仪式,究竟是怎样一番模样。
仪式于22日下午1点正式开始,持续仅30分钟。按照时间顺序,仪式的具体流程如下:
天皇经“梅之间”的侧门进入正殿“松之间”。式部官长及宫内厅长官率领侍从,手捧日本皇室神器草薙剑、八尺琼勾玉、国玺及天皇私玺随行。侍从长及宫内厅次长紧随其后。
天皇登上“高御座”,侍从将剑、玉、玺摆放在御座前的桌上。
皇后经“梅之间”的侧门进入正殿“松之间”,升座“御账台”。
场内响起“钲(乐器名)”鸣声,全体列席人员起立。
侍从及女官打开“高御座”和“御账台”的帷帐。
列席人员按照鼓点,向天皇、皇后行礼。
天皇发表讲话,宣布即位。
日本内阁总理大臣致贺词,并带领众人三呼万岁。
仪式结束。天皇走出正殿“松之间”后右转,经正殿“竹之间”门前的通道离开。
皇后经相同的路线离场。
皇嗣(天皇的弟弟)、皇嗣妃、亲王(天皇的弟弟的儿子)、亲王妃、内亲王及女王也相继从正殿“竹之间”门前的通道离场。
内阁总理大臣、众议院议长、参议院议长、最高法院院长,以及其他列席人员相继离开正殿“松之间”。
在着装方面,全体日方人员均按照平安时代沿袭下来的传统,着盛装出席。具体如下:
天皇身穿黄栌染御袍,皇后身穿由御五衣、御唐衣、御裳组成的“五衣唐衣裳装束”(又称“十二单”)。皇嗣身穿黄丹袍并佩剑。其他男性皇室成员及男性侍从,如亲王、宫内厅长官、宫内厅次长、皇嗣职大夫、皇嗣职宫务官长、式部副长、侍从长、威仪者、威仪物捧侍者、门卫、司钲、司鼓等,均身穿“束带”(日本平安时代中叶天皇和贵族举行仪式时穿的官服)。女性皇室成员及女性侍从,如皇嗣妃、亲王妃、内亲王、女王、女官长及女官等,均身穿“五衣唐衣裳装束”。其他男性非皇室人员身穿燕尾服、晨礼服,或纹付羽织袴(日本男士的第一礼装,包括黑色纹付的羽织和文付的袴。所谓“纹付”指的是家纹,位于羽织的前后两侧以及袖子上);女性身穿长礼服、晚礼服,或日式礼服。并且,全员都佩戴了勋章。
22日晚,天皇和皇后在皇居举行宴会,款待当天前来参加仪式的来宾,即“飨宴之仪”。据统计,约有410位国家元首及王公贵族参加。宴会从晚上7点20分开始,直至10点50分结束。总时长长达三个半小时。
按照原定计划,“即位礼正殿之仪”结束后,天皇、皇后将在东京市区乘车巡游。但是,日本于10月12日遭受了19号台风“海贝思”的侵袭。这场日本观测史上最大规模的台风导致近百人死亡,上千人流离失所。所以,巡游被推迟到了11月10日举行。
在关注以上一系列仪式的同时,我再次认识到了日本皇室外交的重要性。
自1945年二战结束时开始,世界各国纷纷采取了“三元外交”的方式,即:平时由外交部负责“表面外交”,谍报结构负责“内里外交”;到了“非常”时刻,则由军队出面应对。
但是,为了反省自己在二战期间给亚洲邻国带来的种种巨大伤害,日本最终选择了“一元外交”,即:仅设立外务省,不设立谍报机构和军队。当然,有很多人对于“日本没有军队”表示怀疑——不是有25万人的自卫队吗?其实,日本宪法第9条明确规定: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而自卫队是正规的“特别公务员”。此外,日本不但没有核武器,就连可以攻击别国的导弹都没有。自1945年开始,日本自卫队更是拒绝参加任何形式的战争,也没有伤害过一个外国人。
换句话说,绝大多数国家都是一张四平八稳的“三脚桌”,唯独日本是一张极其不稳的“单脚桌”。因此,日本政府以ODA(政府开发援助)的名义,向外务省投入了巨额资金,用于稳固这张单脚桌。具体的做法就是,外务省向其他国家提供援助资金,以便提高日本的存在价值。
在上个世纪,日本的这种ODA外交颇为有效。以中国为例,上世纪八十年代,日本外务省向中国提供了32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087亿元)的援助,全力支持邓小平同志倡导的改革开放政策。
然而,进入21世纪之后,日本的ODA外交渐渐失去了原有的效力。其原因之一在于,日本的资金开始枯竭。自泡沫经济崩盘时起,日本就进入了发展停滞的时代(又称“失去的20年”)。截至2018年年底,日本欠下的国际债务已经超过了1100兆日元(约合人民币717万亿元)
其二,日本周边国家日益富强。比如:2010年,中国的GDP超过了日本,韩国的GDP也已经达到了日本的1/3左右。
由此可见,日本“一元外交”的作用已经大不如前。日本在国际上的威信力,也比二十世纪明显下降。
不过,让人略感欣慰的是,在外务省的“单脚”之下,还隐藏着另一种外交——皇室外交。
日本现任天皇的夫人雅子皇后,不但是原日本外务事务次官(外务省“一把手”)的女儿,在结婚之前更是在外事方便非常活跃的外交官。对于这场婚姻,外界普遍认为雅子皇后将会把皇室外交贯彻到底。今年5月,美国总统特朗普作为新天皇即位后的首位国宾访问日本。当时,雅子皇后坚决否决了为她配英语翻译人员的建议。
在我看来,21世纪的日本皇室,将会在日本国宪法规定的范围内,逐步推进皇室外交,以便为日本的“一元外交”提供有力的支援。这一次,日本举行的这场古色古香的仪式能够吸引全球各国的目光,便是最好的证明。
——–
阅读作者更多文章
日本政坛的“新人类政治家”
近藤大介:两国人的“时间差”
近藤大介:凹凸互补的时代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