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作《等春来》及点评

等春来
——由疫情想到的……
江苏省南菁高级中学高一13班周栩佳
我已经十五天没出家门了。
笼住掌间难得的阳光,倚上阳台的窗棂,半个月来几近钝化的心方感到一点暖意。自高楼向下俯瞰,楼底的停车场竟空无一人,街旁的药房前却人满为患。往日那个烟火盈袖的城不见了,所有人都隐匿在家中,等春来。
目光微转,停车场旁的小胡同倒略显不同。白墙黑瓦下,一个中年男子正与银发满头的老母共沐阳光,聊话家常,尽展欢颜;胡同口的老叟攀上自家楼顶平台,侍弄花草,不疾不徐;隔壁的女子正垂头择菜,阳光如穗,洒满院落;对门的孩子正与父亲迎日练球,一击一扣,活力四射。
疫情阻塞了他们离开家门的念头,却封不住他们活力饱满的心。仅仅因为他们有这样一个院落可以休憩,可以活动,可以等待春天。
身处高楼自是渴慕这样一个院落的。年前在外婆家度过的朝夕,亦是午后暖阳下切磋球艺。羽毛球在拍间雀跃,全然不理会疫情的烦扰。或是定夺输赢的锋芒,或是简单消遣的轻松,笑靥与悦语都裹挟在阳光里。但疫情的紧迫,通讯的不便,生活的单一,渴望脱离乏味的我,渐渐厌倦缺少新颖的娱乐方式的乡间,于是将山野的清风,黎明的报晓,质朴的人情统统抛至脑后,重又回到城中的高楼,躲藏在阴晦的天空下足不出户。直到疫情将人枯朽,冷清将人禁锢,方才明白曾经拥有过美好。
走位,起拍,腾跳,扣转,击杀。视线内少年的身影清瘦挺拔,身手敏捷地迎接每一记攻杀。时而意气风发,气势高昂地精准回扣,时而失之毫厘,心有不甘地重新起步。少年伴着阳光跳跃,身手敏捷地瞄准每一记横冲直撞的扣杀。也许他并不总能敌过父亲,但年少火热的心在阳光下律动舒展。我艳羡地凝视着少年,看光影将他模糊,忆阳光下的小院。羡慕他仍能在非常时期享受阳光,享受乐趣满怀的生活。
想起《额尔古纳河右岸》里的依莲娜,在城山间徘徊,在二者间逃离。当她最后一次震撼在妮浩的神舞中,终于明白半生的痛苦不过是山里山外的文明冲击。在拥有时并不以为意,选择奔向更遥远的世界,只有在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我就静静地望着那个少年,那条胡同,那城市的一隅。最沉闷枯燥的日子,也许更易激起人们对从前生活的反思。疫情当下,身着防护服不期而遇的医生夫妇病房相拥,或许会感慨从前生活尽管平淡却幸福;九十高龄的老伴病房相隔,八旬老太每日写信托人转交,或许会发现从前生活尽管枯燥却平安;除夕当晚专机支援武汉的军人被迫放弃团圆,或许会恍悟从前生活尽管艰苦却安稳……
当我们开始失去,开始分离,开始送别,才会发现,其实,我们一直拥有,现在我们也拥有。
所有人都在等春来。
等的不仅是春天,更是等待新的一天,等待疫情过去,等待疫情后长大的自己。
花径该拾掇一番了,蓬门大开,等春来。
教师点评:本文关注疫情时期居家的人们的心灵状态。疫情横空而来,有人恐惧,有人焦躁,小作者却描绘了几个充满活力又温暖的画面:中年男子和老母亲聊话家常,老叟侍弄花草,女子择菜,孩子和父亲练球……病毒可能阻隔人们外出,却不能封住他们饱满的心灵,不能遏制人们对美好的向往,大家一直在等待希望,等春来。罗曼·罗兰说:“真正的英雄主义,是在认清生活真相后,依然热爱它。”写出了人们在艰难时期热爱生活的心态,是本文最大的亮点。此外,本文语言诗意,行文流畅,联想丰富,领悟深刻,是一篇不可多得优美散文。
老师简介:
游泓元:江苏省南菁高级中学教师,中共党员,中学语文高级教师,江阴市语文学科带头人。课堂教学大气而不失细腻,严谨而富有激情,随性而实用。发表论文多篇。
教学理念:
语文中的语言类似数学中的符号,数学以符号说严谨,语文以语言说情感。语文教学就是语言教学、情感教学。
语文说小事,历史说大事;大事说发展,小事说永恒。语文教学就是洞幽发微,以小见大,就是半瓣花上说人情。
语文说小人物,政治说大人物,大人物讲原则讲主义,小人物讲人性讲人情。语文教学就是人物教学,就是人性教学。
敬请您关注公众号”安东之子”,"安东之子"是《中国教师报》《语言文字报·语文周刊》《作文合唱团》《读写天下》《现代写作》《新锐作文》《学习报》《学习周报》《鲜素材》《少年诗刊》《作文与考试》等报刊的采稿基地,其中原创的教研论文为中文核心期刊《中学语文教学参考》《语文教学通讯》《中学语文》用稿来源地!敬请您转发,欢迎您关注,更欢迎大家赐稿!真诚地感谢您,祝您工作顺利,阖家幸福安康!(赐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