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芭蕾舞剧《白毛女》

素材来源|网络
图片来源|网络
视频来源|网络
建议大家收藏转发哦
《白毛女》该剧取材于同名歌剧,共分八场。讲述了在恶霸地主压迫下喜儿由人变成“鬼”,八路军使他从“鬼”变成了人的故事,再现了惊心动魄的农民翻身斗争。
《白毛女》中国
时间:1965
编导:胡蓉蓉、傅艾棣 程代辉、林泱泱
表演者:茅慧芳、凌桂明、石钟琴等,上海舞蹈学校
舞种:芭蕾舞剧
芭蕾舞剧是综合音乐、美术、舞蹈于同一舞台空间的戏剧艺术形式。舞剧的一个突出特点是演员在台上不说也不唱,完全依靠形体的表现力来完成所有的戏剧要求——主题思想的阐述、矛盾冲突的展现、人物性格的塑造。训练有素的舞蹈演员是通过优美的舞姿、和谐的韵律、高超的技巧“说话”和“唱歌”的,说出角色的心里话,唱出人物的情愫来。
《白毛女》的故事我很早就听过,但是用西方的芭蕾来演绎,我是第一次欣赏到。它根据同名歌剧改编,讲述贫苦农民的女儿–喜儿,被迫卖给恶霸地主黄世仁抵债,不堪凌辱,逃入深山。长年风餐露宿,头发变成了白色,不知情者称其为“白毛仙姑”。
最后她被八路军所救,与年轻时的恋人–已是八路军战士的大春团聚的故事。其中,我主要对序幕“压不住的怒火”和第一幕“深仇大恨”以及最后的一些片段进行了赏析。
背景,音乐,道具,是一场完美舞剧不可缺少的东西,是舞者的结合体。解放前,黄世仁家大门口。昏暗的灯光下,穿着朴素的农民,在阵阵鞭子声中,显得格外的无奈,同时表现出愤怒。鞭子抽打在地上,那样刺耳,随即演员倒地,痛苦愤怒,在背景音乐的烘托之下显得格外的逼真。
除夕,外面飘着大雪。喜儿正欢欢喜喜准备过年,同村人送来了窗花。喜儿高兴地拿着窗花跳起来舞。舞蹈是无声的,是哑剧。剧中喜儿一系列的哑剧动作将她的快乐心情表露无疑。而接下来的群舞,则表现出令人赏心悦目的舞蹈构图,一片过年的欢快。
台上的舞者脚步轻盈,身材修长.我说不出那是种怎样的感动,只在舞者莞尔回眸低笑的瞬间,感受到一种温婉的倾诉。前一刻还骄躁的心情似乎平静得那么迅速。此刻的心已全然寄托在台上纷飞的舞者。
人物外型塑造喜儿--梳大辫子,穿红色斜襟袄衫。大春--戴白羊肚手巾包头。这些装束构成了人物的身份和地域特征,使观众一下子就明白了作品的时间、环境、事件等等因素。大春给喜儿送米,喜儿喜出望外,二人运用带有非常生活化的肢体语言,使人物性格鲜明,带有浓厚的民族色彩。
杨白劳躲债刚回来,喜儿高兴地给爹爹拿凳端水,杨白劳从怀中拿出一段红头绳,随着红头绳一点点的缠到辫子上,亲情的朴实展露无疑。喜儿欢喜的跳来跳去。舞者全情投入音乐中,唯美的曲线,流动的曲体。神形协调统一。故事很平淡,却因舞蹈这一种讲述方式变的动人起来。
画面突转,恶霸地主黄世仁带狗腿子穆仁智闯进杨白劳的家,要逼喜儿抵债。厌恶,焦急,恨意通过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表现出来。杨白劳坚决反抗,被活活逼死。喜儿的眼中充满了愤怒,舞蹈的急促,刚劲深刻显示了当时人物的心理。王大春和乡亲们赶来,黄世仁开枪阻住众人,硬把喜儿抢走。一群村名无奈,同时也激起了他们的反抗之心。
舞蹈集中了喜儿和大春这对恋人纯真可爱和不屈不挠的性格速写,使得人物性格随着戏剧情节的推进而有层次地发展,展现了他们甜蜜的爱情与对美好生活的无限憧憬。结尾处,由男、女演员逐渐加快的独舞过渡到快板的合舞,呈现舞蹈的高潮。
充分显现了两位演员的芭蕾赏技艺。斜线双人快速踢腿倾倒成舞姿,在其中反复出现,表现了二人心往一处使、同心同德的、战胜困难的信念。直至最后双人形成大春背着喜儿倾倒向前探出的舞姿造型,表达了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憧憬与遐思!
芭蕾舞剧《白毛女》既运用了外来芭蕾的语汇,又吸收了大量的民族民间舞、传统戏曲以及武术等素材,现实与浪漫相结合。舞剧富有鲜明的民族风格和浓郁的生活感。用中国人的方式演绎西方的芭蕾,独具风格。
对我来说观舞的过程实际上是一种情绪的游走,情节之中或情节之外,飘渺浮动或寂然不动。而一千个人有一千种观法,一千个人有一千种感受,在舞蹈的世界里,思想可以达到某种极致的自由。舞由心生,蹈由心起。

End
编辑:小静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