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龙每周音乐会】中央芭蕾舞团交响乐团 天津平台剧场

哦,朋友们大家好,我是龍玖!本周为大家分享的音乐会是中央芭蕾舞团交响乐团在天津大剧院为期两天演出的第一场:天鹅湖·中外经典芭蕾舞曲交响音乐会。
说到芭交(中央芭蕾舞团交响乐团的简称),我真的与它很有缘分,我艺考期间的打击乐老师就来自这里,同时我还作为芭交的“临时工”参加过一场在国家大剧院的演出(2018.7.20国家大剧院,我上场的曲目是“达夫尼斯和克洛伊”,当晚打的三角铁,甚至还进错了一次小节:()芭交的老师们真的都超好的,我超爱那里的,特别是食堂的饭很好吃!(开玩笑哈哈哈)。
说回到今晚的音乐会,我选择买票,一方面是来观看芭交各位老师们的风采,另一方面是看上了今晚的节目单,都是很不错的舞剧音乐,相较于第二天的曲目而言可能我更喜欢一些,毕竟前几天刚听余指的团演完这些曲子。
(节目单)
关于节目单,我争取再另外写一篇马后炮推文,这里就不多赘述节目单本身可以聊的一些梗了。
在开始音乐会赏析内容之前,我想先声明一点,我写的文章只是本人的一些主观臆断的评论,虽然算不上音乐评论or音乐批评的文章,无法从那么专业的角度and高度进行评论。但我保证,肯定是没有恶意的,相较于“饭圈文化”的踩一捧一,我只能说我虽然会进行对比,但绝对不是说谁好谁坏,毕竟艺术这个事物,本就是千人千样的,每个人演绎的方式都各不相同,每位观众的喜好亦然。(免死金牌Get√)
首先呀,我真的单方面吹爆我老师打的定音鼓!因为,平台剧场这个地方为了更好的整体音响效果,采用了Solo声部追加麦克风,走音响的方式,这就对打击乐声部和一些铜管声部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就算是再专业的采声麦克风,加了各种配件(比如电视剧彩蛋中常见到的“鸡毛掸子”形吊杆麦克风,就可以过滤很多杂音),即使如此也很难滤去类似定音鼓、交响大鼓、低音铜管的这些“隆隆”声,这些声音通过麦克风就会和Solo声部的声音一起被放大,导致整体音效会有一瞬间的混乱感(在余隆与国爱那天就非常明显,在定音鼓出声的部分,很多时候都是“轰隆隆”的,比较乱)。但是!在今晚,我老师把定音鼓的声音掌握在了一个非常好的响度范围之内,台下不仅可以很清楚的听到定音鼓每个音的声音,同时没有受到音响的影响,虽然这可能是大剧院改进了麦克风的收音方向,或者其他原因,但我依然吹爆我老师的专业技术!
除了定音鼓外,今晚的整个打击乐声部都非常出彩,“草原儿女”的马林巴solo、“红色娘子军”的灵魂小军鼓、“胡桃夹子”的铃鼓,等等,真的都太棒了,有幸学到了很多微操技术,比如“红色娘子军”中的这个小军鼓,是怎么打成这种极具行进色彩,同时又颗粒性与饱满度兼具的声音,这就和肖斯塔科维奇第七交响曲“列宁格勒”的那种小军鼓大不相同,与包莱罗的小军鼓更是不同,所以说学无止境,每场音乐会都能学习到有趣的知识。
说完了本家专业,再来聊聊其他声部。
今晚的小提琴首席技术没的说,那Solo段整的杠杠的,小提琴首席是王小毛,能与指挥同海报,说明腕肯定不小。技术就摆在那里了,确实没有毛病,除了Solo乐段的完成度很高外,在整个乐团中也非常和谐,舞台下的排练咱也没看到,固然不方便评论,但论演出当晚而言,是很完美的!
相较之下,今晚的指挥家刘炬就没有那么出彩了,整场演出下来的指挥效果并没有太好,简而言之,我感觉他并无法Hold住中芭这样的团,有一些指挥动作貌似与当前的速度都不是很吻合。当然了,就我个人的角度来说,导致这种原因的可能性有很多,像排练时间较短导致的磨合度不高啦,或者芭交这样的顶级团难以驾驭啦,但我最倾向的一点是,天津大剧院与隔壁商业街的协商又tm拉跨了!来段视频各位感受一下:
这个视频是我检票之前拍的,演出过程中的情况要更气人!观众席的右边,是商业街搭的舞台放的粤语歌,你说你一条天津的商业街放个什么劲的粤语歌呢?我不是不喜欢粤语歌,但你哪怕来段天津快板我也干啊,至少突出个本地特色;观众席左边,是不知道哪里传来的京剧唱腔,好家伙,雅俗共赏还升级了,雅的变成古典+国粹了,您要不明天再在音乐喷泉中间弄个阿卡贝拉,唱一首威廉退尔?
So,我为什么说协商拉跨了呢?
我在演出前检票的时候,特意问了工作人员,隔壁商业街会不会在演出开始后依然“这么”热闹。工作人员给我的答复是:不会的,肯定不会的。我还特意说了句,“那天余隆场隔壁就那么折腾,今天可别了”。结果呢,大家也看到了,我居然又在我的公众号里吐槽了这件事情,我说天津大剧院在砸自己的招牌不过分吧,这样下去您说哪个团还敢在平台剧场演出呀(不过这确实算句风凉话,放眼全国,哪家剧院能开放营业,还没有受到太多观众席售票的影响。在这样的情况下,哪家演出团体不眼馋天津大剧院这块宝地)
话又说回来了,不是不能和商业街的这些音乐共存,嫌弃他们是因为他们玩的东西实在太没有水平了,唱首流行歌曲都整不明白。你要真跟mozART group似的,把很多流行的元素以古典的方式演绎,把我们古典的这些音乐用流行的方式给唱出来,那没问题,你们随便造,折腾的比平台剧场这边都好,观众们才高兴呢。你在边上搭的舞台把红色娘子军用阿卡贝拉的方式唱明白了,谁敢说你们商业街的闲话,我第一个批判他!但问题来了,你们做不到。
好像从指挥的事上扯远了。
其实,更多的感觉还是刘炬指挥他无法掌控住像中芭这样的大团,特别是在“红色娘子军”一曲中体现的最为明显。作为中央芭蕾舞团最拿手的舞剧之一,红色娘子军,芭交对这首作品固然也是滚瓜烂熟,很多的演奏技巧还有细节处理可以说已经扎根了,那么这时候新指挥对这首曲子的指挥或许就有些力不从心了,显得就有些“不合群”。当然,我还是再次声明这只是我自己的主观看法,可能背后还有无数种原因,但若是在这里头脑风暴想为啥没指好,我可能能写一晚上,没有意义。
说完了今晚演出的两位“海报封面人物”,再来说说团内其他声部。
今晚的有Solo的乐器并不少,特别是在歌剧舞剧作品之中,更容易产生一些Solo乐段,比如今晚的天鹅湖,竖琴在这首作品中就扮演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而完成这样的高光时刻并不容易,想完美完成这样的“乐队困难片段”是需要经过成百上千次的练习的,还无法保证不会出错。哪怕是熟练如弗里德里希,琉森音乐节管弦乐团的小号手,吹马勒的那个高音也依然会有冒泡吹呲的时候,所以要珍惜每一位Solo乐手,他们真的很厉害。
今天的演出音乐喷泉依然很给面子的开放了,这个东西真的非常吸睛,可以说是一张王牌,我在演出过程中见到了一个非常匪夷所思的事情。一位阿姨,在音乐会进行中,舞台上还在演奏的时候,走下座位从中间大摇大摆地走到了观众席最右边,举起手机开始拍照后面的音乐喷泉,我真的很服气。抛开现象看本质,除了这个十分奇葩的行为以外,可以说明这个音乐喷泉是十分吸引观众的,在音乐会开始前的那一会,也是有超级多的观众堆在湖边拍摄音乐喷泉的小视频。在这一点上,天津大剧院做的非常好,可谓是核心竞争力之一。不过按理来说,这种东西是有新鲜度的,我比较好奇自己到底会不会有一天腻掉这个环节,我先立个Flag,我应该不会腻。
(谢幕)
借着这张图片我再念叨一句舞台硬件方面。天津大剧院平台剧场的这块屏幕虽然有些透明,但是实际上可以看到基本没有透过去太多,没法看到很多屏幕背面的内容。这对比国家大剧院歌剧厅的那个薄幕,可以完全透明的情况下看到后面的人物动作,我记得是在看《采珠人》歌剧的时候见到的,其他时候国大好像也直接用那块屏当幕布用。这个技术按我估计应该不会太破费,因为之前在看“法红黑”的时候也见到过这种透明屏,对于世界上最穷的音乐剧剧作法红黑都能用得起的硬件,应该是不会太贵的(这里说最穷是开玩笑,因为法红黑整部剧下来最贵的道具是一把椅子,对,只有一把)
总体而言,今晚的音乐会是物超所值的,才100¥的音乐会票还想奢侈点啥。做个简单的数学题,余隆与国爱场是180¥,芭交这场是100¥,如果将芭交与国爱划等号,那么余隆大师应该只值80¥,懂了,这就去和余拉扬对线!:)
不过啊,在赞助商八喜这边,芭交这场真的比余隆那场规格要高,今天晚上给的是八喜冰激凌,小碗碗的那种;余隆那场可只是给了根巧克力外皮的冰棍,这可差了档次的!
(绿茶冰激凌&蜜桃乌龙茶冰激凌)
(余隆场的冰棍)
今天的音乐会在我看来,虽然更多的是想念自己的老师了,借机探望一下,也很高兴在后台和老师聊了两句,当年能走上艺术管理这条路,也是老师做了我的引路人,很感激很感谢恩师的栽培和辅导。但,就音乐会本身而讲,也是一场质量很高的音乐会,中芭作为国内不多见的“国”字头团体,其灵魂绑定的芭交也是国内数一数二的老牌乐团,跟随中芭外出访问也是家常便饭,其论价值而言,确实不低于中国爱乐乐团,总体而言,这场音乐会是非常超值的一场体验。
到这里,本篇音乐会分享就结束了,喜欢的话请点个“在看 Like”,顺带关注一下本公众号,龍玖会为您提供更多有趣有意思的音乐会分享。
上次的投票到我写公众号之前,有效投票6名,全部都投了希望以视频方式呈现。关于这个事情呢,我考虑了一下,文字版固然还是要有的,反正做视频也会写稿子,不如就发出来文字版,而且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文字版可能读起来要更方便,视频版做出来就需要拿出一块时间来认真的看/听,反而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会占用普通音乐爱好者们的时间。
这一期的视频我会尽快做出来,试试看效果,朋友们可以期待一下下,或许还是会很有趣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