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现代舞和舞蹈电影——新媒体戏剧舞蹈殷梅大师班创作

现代舞和舞蹈电影的创作之旅
线上课程逐渐进入尾声
舞蹈专业的同学们
在现代舞的征程上又探索出新的表达方式和表达内容
他们改编小说、创作形体语言动作剧本
运用剪辑技术焕发出新的作品
让我们随他们一起进入
现代舞和舞蹈电影的创作之旅吧
在殷梅老师的带领下,成龙影视传媒学院舞蹈专业的大二学生线上开展学习《身体剧场与即兴创作》和《拉班动作分析》两门课程,通读日本大师渡边淳一的小说《红花》,在所分配的章节中将小说改编成当代自由诗体剧本,并进行现代舞和舞蹈电影的创作。
关于自由诗的创作,任何身体感官或文字都成为切入点,学生通过记录当下的身边事,使文字更丰厚且有当代性。随机提选文字,让文字在空间立体化;随机设计结构,自己找到内在结构随机连接;以可重复为准,只要可以重复,便可以无止境反复卵化、增生、组合成新诗新导向。创作中的诗、句、散文、词等等,都会根据结构自然地从几何图结构中流出,字像是在空中翱翔,指引他们走向接下来的研究方向。
这些诗和句,不需要人为的情感,也不需要担心故事,它们自有形式等待着去发现、自然结构具有无可抗拒性,会在有形无形中找回一些意外丧失在线性故事中那文字本身的宝藏。
关于形体语言动作剧本每人的自由诗、文字、几何图,也成为了学生们创作的语言和框架,诗和这些看似不着边际的意向,学生们却给予了其灵动的生命。
舞蹈专业六十人的大家庭,分为了六组,每组有自己的指令、想法、创意和工具。根据殷梅老师要求聚焦的三点:角度、光线、距离,他们把每一项都做到了极致。在许多限制的空间下,学生们做出了种种尝试。“这仿佛就像是一个填色游戏,我们抽象主题有了,还需要行为动作去填补,我们的奇思妙想去涂鸦,我们能做的选择实在是太多了,但我们都很乐意,都愿意去尝试做出自己的’绘画本’。”
关于作品在这一场“游戏”里,学生们不仅仅是把自己“画”了进去,还利用了当前科技,通过剪辑技术把每个人拼接起来,打破时空的界限,共同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每一位同学都全身心投入到自己的研究探索中,运用这学期学习的思维方式为思想框架:形象思维和逻辑思维。懂得了“顿悟”、节奏、变奏和极端对比,在创作过程中观察,整合语言,选择风格和审美,一次次的发现可能性和意外连接,在好奇中自我学习,达到许多惊喜的效果。
每一段的故事经过最后的剪辑,让大家发现了“宝藏”。这些“宝藏”还拥有着它们的专属名字。
“肢体剧场即兴创作”改编新剧——《红花》
第一章《何木易》
着红物,寄予情,向阳而生,或“易”,或“不易”。
点击图片查看完整视频
第二章《青夜卯卯》
一个女孩。夫人?两个男人。两个夜晚。黎明?马儿向南。哨声从琴箱里传出来,原本的声音已经不在。
点击图片查看完整视频
第三章《也未可知》
也曾知,只可知。也未知,只知之。可知可知,熟知,其根不可知。
点击图片查看完整视频
第四章《阑珊》
生命的终点即是轮回,轮回的美丽是你我的相遇,在情人坡品尝荔枝,聆听夜半远方的汽笛声。
点击图片查看完整视频
第五章《杳》
由幽暗引申为极远,由极远又引申为寻不到踪影。色调渐浓现荫翳,长衫褪色落又起。
点击图片查看完整视频
第六章《九熙》
时鸡头别名雁来红,禧等雁群飞,来时更红。
点击图片查看完整视频
2020年初疫情期间,成龙影视大二“肢体剧场即兴创作”、纽约皇后大学“编导“课程同时在网上开展。由于网课的最终结果要用数码展现各自的作品,从这个相同点之处,两个班的同学,开始了内在交流。两个国家、两个城市、两个学院、两个课堂、一个疫情,一个时代,年轻大学生们经历着疫情网课,在纽约和武汉创作的新作《聚中-分离》出现了。
——殷梅
相同的出发点,不同的呈现效果,最后让我们一同来欣赏下《聚中-分离》吧!
《聚中-分离》
END
文 |戏剧舞蹈表演1801班 邱一铭
图 |舞蹈表演1801班 张君逸 杜娜
戏剧舞蹈表演1801班 汪夏梅
指导老师 |殷 梅
主编 | 张郡茹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