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舞、抽象画、时髦段子……书法也可以这么玩儿?

在众多中国传统文化形式里,书法有着它独特的魅力。十大国粹中,书法名列第一,已成了中国文化的“活化石”。
书法,是中国汉字特有的一种表现文字美的艺术形式。按照文字特点及其含义,以其书体笔法、结构和章法书写,使之成为富有美感的艺术作品,被誉为:无言的诗,无行的舞;无图的画,无声的乐等。
中国书法艺术历史悠久,书体沿革流变,书法艺术异彩迷人。从甲骨文、金文演变而为大篆、小篆、隶书,至东汉、魏、晋的草书、楷书、行书诸体,书法一直散发着独特的艺术魅力。
人们总说,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书法中,“生活的影子”何在?书法的创作源于生命情感的迸发和指引,人们对书法的审美是集结生活感悟的文化感受。
赵孟頫《闲居赋》局部
王羲之《兰亭集序》局部
书法,既是哲学的,也是生活的,既是理念的,也是实践的。书法之美,如同生活之美,自然之美,从来不是外在的,它源自我们的内心。中国传统文化的美学观,不但是书法艺术的审美原则,也是书法实践的技术原则,同时也是塑造理想人格的原则。
书法艺术的探究过程亦是逐渐完善人格的过程,书法即人生,人生即书法。清代刘熙载在《艺概》中曰:“书,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如其人而已。”道出书法艺术是以人的全部生命内容为轴心的艺术实践活动。每一次的艺术活动其实是一次次心灵的游历,那里是可居可游的精神家园。
如今,文化景象走向多元化,书法这门生活的艺术也在与时俱进,想要一探书法的现代性,并不是简单地取决于书法艺术的形式、结构、线条等外在面貌,而是取决于内在精神的现代化,即我们对现代生活的演绎落在书法世界里会是什么样?
不妨来看看这些艺术实践者为书法艺术创造的“其他可能性”。
用现代舞的肢体美感去演绎书法的韵律
林怀民:行草三部曲
云门舞集艺术总监林怀民历时二十年,由书法中汲取灵感,编出《行草》、《行草贰》、《狂草》的抒情舞作,是为“行草三部曲”。关于创作动机,林怀民说:“书法和舞蹈有很多相同的东西。书家落笔之时,就是一个舞者。今天我们读书法,不只看到字的线条,按捺划撇勾和留白,更重要的是,我们也可以读到书家运笔的气势。”“我希望《行草》的每一个动作都是由丹田出发,模拟书法的动势,成就一出有独特美感的舞作。”
云门舞集《行草》。舞者用她们的身体书写出“永字八法”,有停顿,有移动,有转折,有快慢,有虚实。
云门舞集《行草 贰》。舞者以身体的动静收放,诠释书法。
云门舞集《狂草》。放纵在空白中的身体,正是“高峰坠石”的力度。
行草到狂草,汉字书法美学从“帖”的传统,发展出一脉相承的线条律动与墨的淋漓泼洒,也与创作者身体“停”、“行”的速度,“动”、“静”的变化,“虚”、“实”的互动,产生了微妙的对话关系。以身体书写气韵生动的“行草三部曲”舞作,在世界范围内引起广大回响,2006年为欧洲重要舞评家票选为“年度最佳舞作”。 
从书法中一窥中国真正的抽象艺术
魏立刚:书象与万物
魏立刚是当代艺术家,书象派创始人,曾获ACC艺术大奖,作品被大英博物馆收藏;创办中国首家现代书法专版画廊——北京颂风轩画廊,创立“云烟狂草书”、“魏氏魔块”艺术风格,预言中国现代书法将衍生出最中国本色的抽象艺术。
《蝶乱蜂喧 蘭桡画舸》250x123cmx2 宣纸、墨、丙烯 2016
所谓书象,是魏立刚自创的名词与学派,书,指的不只是汉字书法,更是所有氏族当中的文字、符咒、术图;象,是宇宙里有形与无形的万物,涵盖类属是无穷无止的。
《塞纳河的涟漪 》41x27cm 布上铅笔、丙烯 2013
如他所述,“真正高的书法最后肯定不是写字,汉字的具体结构阻隔着我的抽离,更自由的就是意念的几笔,这就是书法。”于是,书法艺术“自破”之路便顺势而为,他巧妙结合了自己的数学专业学科背景,开始独树自己的表现符号,并在其中融入多种元素,像是篆书里的火鸟鱼虫、美术字、阿拉伯文字,最后创造出“独一无二的新书法艺术语言和表现体系”。
《万物察-秋》200x300cm 墨、丙烯、布 2016
魏立刚试图彻底推翻既定的传统书法的规范,而探索有独立审美价值的新的艺术图景,他眼中的书法,早已不再是笔墨纸砚的传统,看他的书法作品,总是让我们刷新自己对“书法”这个概念的认知。
《鸾凤麒龙长卷》(局部)25.5 x 4500 cm 宣纸 水墨 2012
在魏立刚笔下,书法已不再是文字记录的载体,也不止于执笔人气息与意念之间的传达,仿佛书法自身获得了新生,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创造力,活跃于纸面之上,冲破了所有对书法界限的划定,成为了东方美学体系里抽象艺术的桥梁,解构自己,看穿万物的本质。
只愿书写当代人的精神内核
朱敬一:用书法讲段子
朱敬一,跨媒体艺术家,南门书法创始人,立体的墨创始人。以独创的“段子书法”红遍网络,在微博上拥有超百万粉丝,还开了淘宝店。
朱敬一相信“艺术最终是为了开心”,尽管小时候以字丑闻名,但当他不再以写得“好看”作为目标之后,其实才是他真正爱上写书法的那一刻。书写的初衷本就是源于有着强烈的表达诉求,需要将情感抒发出来,而不是将“书法”束之高阁,不必单一追求它高雅有文化,其实这反而会使普通人更加远离书法。朱敬一希望把书法这件事还原到书写本身,回归到文字记录的本身,用文字表达情感,再带着自己那一点小玩味,小自在,让现代人看得懂,“记录当下的生活,记录时代的片段”。
而书法的可传播性也成为朱敬一在书法实践中希望去破壳的重要元素,他商业跨界的创作模式也常常引起大家的讨论。但好的创意都来自边界的打破和自我框架的去除,他相信,“创新改变不是我们这一代、这几代人特有的,而是古代一直到今天的流变,社会越来越散开了,散开的过程其实是给每一个人、每一种机会去实现的可能。”
让书法艺术获得与其他市场板块的链接,商业与否,都不妨碍它的大众传播,或许这是朱敬一希望为书法艺术完成的事,不让书法因为孤高而远离了大众的视野。
书写,是贯穿人类文明的特殊产物。纵观全球不同的文明,穿梭几万年的时光,人间万事万物都可以存在于笔触之中。作为中国艺术形式的“活化石”,书法也是穿透上下五千年中华文明的丝带,在每个不同的时代勾勒出不同的丝线,它不仅仅是独属东方的美,更是书写者的精神意志与审美取向的结合和表达,它可以从属于任何人,以任何一种形式。
当书法艺术,拥有了现代的态度,并不会违背上千年的艺术传统,回望过去,书法艺术从来没有停止过“自破自立”,不同时期的书法艺术都表现着不同特定时期的社会经济发展和人们的价值取向。或许对于书法艺术最好的传承,就是为它松绑,让它活在当下,在我们身边。
今天,我们好像习惯了电脑按键的生活,一键点下,便能瞬间获得想要的答案,慢慢地边走边看风景的日子已经快成为奢侈的回忆了。我们会更多谈论品评关注最终作品的模样,往往忽略在书写的当下,书家泯去物欲呈现天真,将自己的生命直接转化为可以辨识的形态。
庄子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这个美好愉悦的内心审美体验过程,若扩之于生活中,我们会发现,在生活的当下,无处不是体验,无处不充斥着美。
在移动网络时代,逐渐被褪去“工具属性”的书写也在与时俱进,正在成为超越自己、陶冶情操的生活艺术,它既可以用来记录我们细琐的日常,还可以用来探索艺术的边界,而最宝贵的地方,就在于,它的万千“可能性”。或许在未来,我们还能看到更不一样的“书法”,就像我们也在生活里活成不一样的我们,共同结成一派盛世。
言几又即将与您见面
文章图片来源于网络,不可溯源。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RECOMMEND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