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文学】2020第126辑:张学龙 父亲钓草 母亲的眼眸

风景无限好,给予深似海!大爱无疆,大善无言!——题记
父亲钓草
父亲,今年七十三岁了。他脸色黝黑,目光有点浑浊,眼角爬着无数的鱼尾纹。然而,他走路时挺直身板的背影,却十分巍然。
他满头雪染的白发,是岁月的无情见证。他弯曲的脊背,承载了太多太多的磨难。他粗糙如茧的双手,托着一个六口之家的沉重。他青筋暴露的血管,诉说着对土地的温情。静脉曲张,压不垮他对生活的挚爱。风雨雷电,挡不住他对土地的眷恋。
由于他经年干活,不善调理,又舍不得花钱,所以,就落下了静脉曲张的病根。他也因此,走路时,有点颤颤巍巍,腿脚不甚灵便,下蹲铲草更是大不方便。
人急生奇法。父亲请人做了一个高凳子,坐于其上。他又请巧匠,订制了一个长把铲草刀。他端坐于高凳上,用长铲刀四面铲草。铲完一小块,向前挪动一次木凳,又铲完一块。一天又一天,父亲的田里,就鲜有杂草了。
一堰看勤懒。父亲的堰头,总是干干净净的,绝无杂草。而且,他没事的时候,就用铁锨把堰头铲得光溜溜的。别说草爷爷看不见,就是草孙子也没有一个。
勤忙万物敬。地里的草子草孙,在父亲的治理下,尽皆归命于父亲。他田中的秧苗,整齐有序,水嫩葱绿,仿佛是他心爱的子女。唯恐侍侯不周,多有冒犯。
父亲腿脚不灵便,让人心疼。我和小妹商量了一下,就给他买了一辆电动三轮。刚开始,父亲很不高兴,气狠狠地仿佛要吃人,眼睛瞪得大大的,吼着我们:“我有腿有脚,买那玩意干啥?真是浪费钱财!”不过,在学会开三轮后,逢人就说:“这个三轮真好!它就是我的腿,就是我的新‘儿子’,我走遍天涯都能行。”你看看,老了老了,父亲净说糊涂话,哪里来的儿子?后来,我又想了想,觉得父亲的话,真有些道理。因为,我们不可能总守在父母的身边,各有各的难念的经。这时候,我的心里,纷乱成一锅粥,纷乱成一团麻,纷乱成三国演义。
父亲,顶着烈日,迎着风雨,在田间,头戴一顶草帽,难道不是草木之王吗
道法自然,风景无限好,给予深似海。此时,在我的眼中,父亲,就是一杯清洌的老汾酒,是一道永桓的风景!
母亲的眼眸
温情,总是在一个人静寂时,回忆着,流窜着,疯长着。那是一份甜蜜,更是一份酸涩。
对于母亲的挚爱,从小,我就种下了如海的种子。那份情,总是流于笔端,溢于眼眸外。每每下笔,总会洋洋洒洒,写下千万字。纵然这样,都不足以表达,我对母亲的敬重。
母亲,是儿时的依恋。母亲,是童年的风景。依恋风景的人,是个跟屁虫。亦步亦趋的我,一刻也不想撒手。离开母亲的怀抱,我就会又哭又闹。儿时,您把一碗米汤,吹了又吹,给我喝下。现在,我只想把一碗红豆薏米粥,吹了又吹,给您喝下。我把这一幕幕,轻轻地,柔柔地,揉进眼前的小勺中,注视着母亲,看着她喝下喷香的米粥。我要用我的温柔,尽一份眼前的孝心。
母亲节那天,我捧着一束康乃馨,把一颗红心郑重地端上。我用温柔的目光,静静地看着白发的母亲。她蜷着身子,躺在气垫床上,瘦骨嶙峋的脸上,爬满了千年的皱纹。输液瓶上的塑料管,拉着她干枯的右手。我鼻子一酸,眼眸里,瞬间,涌起了一团游动的雾潮。吹一吹,小勺中喷香的鸡蛋紫菜汤。我一点一点地,看着她喝下。她那只干瘪的左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脸。我眼中不争气的泪点,洒落在她的手上,又滑到碗里。这时侯,我方才明白,母爱,是思儿的拳拳之心。那是一双望子欲穿的眼眸,如同穿透时空般的深邃明净!
母爱如水,潺潺流于心间,哗哗流于血中。生活,如同守时的钟表,嘀嗒嘀嗒,不停地敲着我的心键,催动我回家的脚步。
爱的深刻,方才入木三分!天天回家,只为一眼期盼。隔天回家,只送一瓜欢喜。隔周回家,只为一声妈妈。
爱的肤浅,忘了十月怀胎!隔周不回,只说有事耽搁。隔月回家,只言生活艰难。隔年回家,只带钱财炫耀。
母爱简单:儿时为你零报酬,老时只为见到你!
此时此刻,我只感到,气垫床上的母亲,就是一朵静寂的莲花,就是一棵万年不变的给予树,给予子女多于自己!大爱无疆,大善无言!
作者简介:张学龙,笔名凝望星空,山西省运城市新绛县新纺学校中级教师。曾在《雪儿小站》、《墨上尘事》、《墨上戏》、《红土地文苑》,发表多篇文章。
看山享受自然,听雨享受淡然。
金石文学编辑部
顾 问:乐 然
名誉总编:杨高选 谷 石 潘文军
艺术总监:杨如风
艺术顾问:海 涵 胭脂小马
总 编:陈年往事
责任总编:史博英 田野清风
主 播:稳 稳往事如风
诗歌编辑:王国霞黄 青 南崇俊 任良杰 刘红娟
大宏哥姚玉香王定国 陈 静
日月 杨胜彪 任红生
作品发稿一周(七日)之内所得赏金,60%为作者稿费,其余作为平台维护费(累计赞赏在10元及以下后续费赞赏不予结算)。作品发表十日后,以红包形式发放稿费,投稿前,请务必添加总编微信,若有差错请查询总编。
总编微信号:wang 580628

微信扫一扫关注该公众号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