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山散文|母亲的孝道 文/李竹云

请点击蓝色字,轻松关注.
站在岚山之巅,举目四望,湘江古镇与龙光宝塔尽收眼底,三水六桥,步云飞虹历历在目,远山崎岖连绵直奔八闽百粤,湘水绵水在山下汇为贡江蜿蜒九曲,飘然西去,车水马龙田园村舍,风景如画使人心醉神迷,宠辱皆忘,禁不住引颈高歌”风景这边独好”!
《岚山诗话》作品投稿方式:
1邮箱:392332317@qq.com
2微信或QQ号:392332317(恍若流年)
母亲的孝道
文/李竹云
我的母亲,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勤劳俭朴,善良宽厚,贤妻良母,仁爱孝顺。
母亲节到了,总想写写关于我母亲的故事,思来想去,还是说说母亲的孝道吧。
小时的母亲,因家乡遭灾荒,被她妈妈(我的亲姥姥)带出来讨饭活命,认识了异乡无儿无女、我后来的姥爷和姥姥,最后忍痛割爱将母亲留下,那年母亲三岁。
到了新家,姥爷和姥姥待她如亲生,抚养成长,供她上学,但好景不长,姥姥病逝,那年母亲十二岁。放学归来的母亲,看到的是边拉着风箱做饭边掉眼泪的姥爷,无奈,小小年纪,停课学做家务,照顾姥爷。
婚龄到了,母亲和同村的父亲成了家,因伯父早年牺牲于战场,赡养我爷爷奶奶就由我父母独自承担。姥爷孤身,不久,两家合一家,就有了三位老人,母亲便有了双重身份——媳妇、女儿。
母亲和三位老人没有血缘,只有浓浓的亲情。从我记事起,他们之间相处的点点滴滴,给我的印象都是美好的尊重和孝敬,和谐与融洽。
爷爷在我没上小学时就去世了,一些事记忆有些模糊。我十一岁那年,奶奶离世。记得奶奶身体不好,常年吃药,基本上不能帮母亲做事,还需要照顾,而且脾气也不好,性子急,我们有些事做的不好,就能听到她的高声批评。但母亲从没有埋怨和责怪过这个多病的奶奶,没有和奶奶高声说过话,更谈不上有吵架发生了,我们晚辈们也从小对奶奶尊敬有加。那时,我们还小,帮不上忙,母亲默默地承担起所有家务重任,还要到地里干农活,常是做工回来,放下农具,来不及休息,就在锅灶前忙碌起来了,老的小的都等着吃饭呢!
小妹出生后,缺少奶水,生活困苦的年代,自己家的鸡蛋就是最好的补品,但数量有限,在体弱多病的奶奶面前,母亲也没有把一个鸡蛋全给小妹,早上冲一个鸡蛋,泡上馒头,一老一小分开享用。终于有一天,奶奶不堪病痛的折磨,喝下了煤油,母亲和父亲一样的担心和着急,第一时间找来了当大夫的舅姥爷,帮奶奶洗胃,才度过危险期。母亲后来心疼地劝奶奶不能轻生,对她更是细心照顾,养老送终。母亲不是女儿胜似女儿。
姥爷是母亲照顾时间最长的老人,高寿到八十多岁。要不是大人们说,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他不是母亲的亲生父亲。爷爷奶奶过世后,姥爷在家地位就最高。一天三顿饭,母亲都是让我们喊姥爷吃饭,而且第一碗饭也是盛给姥爷的;生活再艰难,母亲不委屈姥爷,每年当地的盛大庙会,哪怕是没钱,母亲都要想办法给姥爷准备几块钱,让他到庙会看看戏,吃点地方小吃。每到冬季,有两样任务对母亲来说是是繁重的。一是给姥爷烧热炕,北方冷,冬季大都睡热炕,母亲每天傍晚都要用玉米秸秆烧炕,遇见有逆风倒回时,常被呛得流眼泪咳嗽,后来我们大点了,也帮母亲做这些事,才减轻了她的重担;二是冬季姥爷的两套棉服是必做的,冬一套拆洗的,春节一套暂新的,这需要母亲从纺线、织布、装棉到缝制,姥爷高大,做衣费时费力,白天要做农活,常常挑灯夜做,生活的关照就不在话下了。母亲不是亲生胜似亲生。
对自己的老人如此,母亲就连本家大姥爷也是孝敬关爱,逢年过节或者平时做什么好吃的,都会让我们送些过去,我们都习以为常,高兴奉命行事。
母亲的孝敬,身教胜于言传,一直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姐妹几个,婆媳融洽,尽心尽孝。三妹更是被街坊邻居视为孝敬老人楷模称颂,八十多岁后的婆婆神志不清,大小便失禁,三妹精心照顾十多年,直到九十多岁养老送终。婆婆葬礼时,大队领导致辞表扬,街坊给她身披被面点赞。
母亲的善良和孝敬,就这样用行动传递着。
作者简介:李竹云,笔名,竹子,六零后,八十年代大学毕业从教,现已退休。唱歌、朗诵、阅读、写作,愉悦自己,赞美自然,领悟人生。散文,随笔已见报刊、公众平台。
欢迎关注《岚山诗话》公众号
本公众号宗旨为民间文艺爱好者搭建一个分享交流的平台。刊发范围:文学、朗诵、音乐、书法、绘画、视频等等。特别提醒:投稿刊发的作品必须是自己的作品,杜绝抄袭,文责自负,来稿字数不限,择优选用。个人原创作品开启原创保护,凡赞赏满十元以上部分的稿酬全部发给作者。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