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霞客班游记】南湖游记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庚子之夏,六月既望。瑜与祖父游于南湖,时值阴雨,大雾弥城。湖间少有行人,唯有一老,一少尔。湖心有阁,唤作瀛阁,阁高近三米,台下有一水池,临池而观,池深而鱼广,瑜以鱼食喂之,祖父问瑜曰:“以汝观之,何鱼可先得食?”瑜答曰:“先得食者,概以体壮速急者为多”。祖父笑曰:“非也”。瑜惑,问之,答曰:“食入池,众鱼夺之,而得之少,而缓者得之多。汝乃读史之人,可知袁本初乎?袁者,四州霸主也。其势远出于天下诸侯,四海之内无不畏之;九州各方无不敬之。沮授谓其曰:缓而耗之,敌军自乱。而袁性过急,终失九鼎。而曹操不过二州之众,终得天下之位,此乃天命归于曹乎?实则不然,曹者,知权计,明用兵之道者也。其挟天子以令诸侯,先破袁绍,再取荆州,后图江南,非袁者轻浮急攻之举。成事者,其必怀拥中原外内之志,行缓图天下之举。非汝所谓势重急攻之人。”
嗟乎,千古之事多兴亡,唯存寥寥字几行,何可胜道也哉?为人处世之道,皆伏于尘埃草芥之中。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