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邺城文学】王学彬 ▏看病(随笔)

邺城文化◇有感悟在这里抒发
◇有思想在这里升华
◇有心声在这里倾诉
◇有共鸣在这里火花
◇走进邺城文学.
◇携手一同出发……
文|王学彬
? 到重庆的第二天,我就去沙坪坝医院看病。这里有个以前的同事是东北人。他介绍了一个很出名的中医,让我在医院门口等他。见到他时,我惊讶地发现他越来越土豪了——脖子上带了一条粗金项链,让人联想起贵妇人养的宠物狗链子——又好像村里的暴发户穿着懒汉鞋一定要配了西服来标志身份。他说话柔媚得全没有了东北人的豪爽,并且喜欢边说边配合着手势……他一边激动地伸出戴了戒指的手攥紧我的手,哆嗦着,一边回头介绍同来的女人——齐耳短发,穿红色羽绒服,身材偏瘦,神情悲切,眼窝深陷发红,窦娥冤似的——看着好像需要看病的应该是她。我们嘘寒问暖客气一番,便进去挂号看病……
费了一翻周折,终于见到他说的冉老中医——满头银发,胖胖的,红光满面,戴了眼镜,正坐着很严肃地给一位老太太号脉,偶尔问一句话,老太太便絮絮叨叨地说不停。老中医眯着眼,忽然睁开,寒光微射嘴里念到:内分泌失调……唬的老太太不敢再说话。
到我看病时,老中医并不看我,只是掂了两根细长的兰花指按在我左手腕上,操着浓重的四川本地话问我情况。我一头雾水,亏的“窦娥冤”在旁边翻译,才明白他问耳鸣失眠多久时间了?我便堆出一副敬仰已久的表情认真回答了。老中医推了推老古董似的眼镜咳嗽一声嘴里念念有词。大意对我说是吃几副药调理调理罢,无大碍的。
取药窗口是个胖而迟钝的中年妇女,穿了白大褂面无表情,把处方递给里面负责煎药的小姑娘,让下午三点多来拿药剂。
中药可算是国粹了。记得幼时看电影,恍惚是八旗清兵把梅花鹿的角锯掉,然后倒出一碗鲜血,小太监捧了献给皇帝,瘦弱的皇帝咳嗽着喝了几口便昏过去了,药碗摔在地上,溅出斑点的血迹……从此便心生畏惧,觉得中药全是害人的,影视里经常见皇后差人举着加了毒的补药给妃子喝……时间久了,连中医也畏惧了:老子是医生,儿子也装模作样穿上白大褂,一脸祖传秘方的表情,桌上定会摆本破旧的医药古典书籍,仿佛旧时衙门的师爷一定要留几根稀疏的胡须来证明自己满腹经纶。
然而国人是希望中医发扬光大的,对长期遭激素,化肥农药和垃圾食品侵蚀的国人来说,中草药也许是最安全罢。对于我来说,现在就是希望有良知的国人忽然发现中医的好处,发现诸如三字经弟子规之类启蒙教育的好处,提倡国人学祖先留下来的东西!
其实病是无需看的,就像一个人吃坏肚子不免要腹痛的,我现在就是阵痛后的醒悟……
图片|网络 审核|春天树 编辑|浮殇年华
作者简历
王学彬――临漳人,河北华篷防爆公司法人,爱好诗词。所写作品散见于《儿童文学》杂志和《邺城文学》等网刊。
完请长按上面的二维码关注我,微信公众号 ycwx866邺城文学,投稿邮箱ycwx866@163.com,微信号qh9289.体裁不限,字数不限,要求原创首发,来稿请附作者简介、照片、联系方式等。

原创作品作者授权发布★文章图片来自网络,

点击“栏目介绍”了解更多详情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