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舟平|仰望雍山

提起华夏九州,几乎无人不知,而九州之一的雍州更是声名远播,那么雍州来历何如?
雍州源于雍山,雍山孕育了一个叫雍水的河流。古雍水从雍山出发,由西北奔东南,穿流百余里,最宽处超过百米,最终汇入渭河。如今的凤翔彪角镇,就是古雍水河道的渡口之一。雍水河现虽已断流,但每逢大的汛期,雍水仍沿雍山而下,古河道尚存。雍水的下游冲积成方圆数百里的广袤平原,平原上有座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古城—雍城,位于现在的陕西凤翔县城南,呈不规则方形。古雍城被称为“沿河而建,依水而居”的“水中之城”。历史上的雍州大抵包括现在的陕西、宁夏全境、甘肃东南部、青海、新疆东部、内蒙古南部等,大体相当于现在的西北五省版图,雍山则像道教始祖太上老君一样,数千年来一直慈祥而不失威仪地鸟瞰着雍州大地。
雍山何时命名已无从稽考,由于这里是上古时期皇帝后裔雍父的居住地,因此被称作雍山。《禹贡》里已有“九州”一说,还载“黑水西河惟雍州”“龙门,雍州之城也”“雍水出雍山;雍山有五泉,即雍水之源”,可见夏朝时已有雍山之称,之后有雍水,而雍州。雍通壅,意为“四面有山壅塞为固”。雍山位于今陕西凤翔境内,离县城三十余里的西北方向,整个山势呈南北走向,蜿蜒伸向东北,海拔1200米,属于六盘山系的千山山脉一部分,主峰在今柳林镇沟南村,凤翔境内绵延百余里,西接千阳,东伸麟游。雍山因横亘在凤翔以北,故又称北山;雍山主峰上因在西汉时期就建有庙宇,人们又称庙山;雍山之巅像一个巨型倒置的“瓮”,当地人形象地称为“塚疙瘩”;雍与瓮读音相近,雍山脚下的人又称雍山为“瓮山”。你如想去雍山,问当地人“雍山”怎么走?他们大多一脸茫然,你问“瓮山”?他们马上会如数家珍般告诉你该怎么走,甚至还会说出一段有关“瓮山”的故事。从地理学意义上说,雍山山体构成以“黄土戴帽的石山”为特征,“突兀环山丘丛”,自古颇具景观。如果说雍水是凤翔的母亲河,那么雍山就是凤翔名副其实的父亲山。《凤翔县志》载:“凤翔有雍山,雍水,是古雍州之中心”。因为有了雍山、雍水,才有了雍州,雍城。先秦自德公迁都雍城后,历20位王公达327年,秦孝公虽迁都咸阳,但秦人列祖列宗的陵寝及宗庙一直在凤翔,所以“始皇加冕”等好多秦历史上的重大事件都与凤翔有关。最近央视热播剧《大秦赋》里就多次提到雍城,多处再现雍城当年的繁华与衰落。古雍山沟壑交错,诸峰重叠,森林蔽日,时而祥云蔼蔼,自古以风景秀美著称,雍山八景更是由来已久,凤翔府、县志均有记载。雍山地势险要,易守难攻,登临其上,东望秦川,西观吴岳,南瞻终南,有“一览众山小”之感,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唐肃宗时凤翔作为陪都,唐军征讨“安史之乱”屯兵雍山,以此为陇西关扼要地,为最终平定“安史之乱”奠定基础。公元354年,前秦丞相符雄与三秦大族乔秉争战,双方在雍山战斗中,符雄突然卒去,更给雍山蒙上一层神秘面纱。解放战争时期,彭德怀元帅指挥的西北野战军,在雍山与国民党守敌进行过激烈战斗,雍山又成为一座红色之山。雍山是道教的发源地之一,西汉时雍山已“庙貌安然”,香火鼎盛。从先秦到西汉,朝廷在雍山设五畤祠堂敬天祭祖,成为历代君王祭祀天帝神明的圣地,汉高祖、汉武帝时期规模尤其盛大。秦汉帝王之所以选在雍山祭祀,是因为自古有种说法,认为雍山是聚居众多天地神明的地方,是座神山。后历朝历代经修葺、毁损,昔日的香烟缭绕日渐萧条。凤翔籍“辛亥老人”窦应昌有诗云:“上上厥田冠九州,山名曰雍有来由——五畤祠堂今在否?雍峰高唱帝王州”。改革开放以来,宗教政策复苏,雍州山道观建立,占地三十余亩,筑路绿化,各方信众筹资兴建大殿五座,殿内都塑有栩栩如生的道教尊神,朝山者络绎不绝。每年古历三月初一为道观正会,人山人海。有关雍山的文化源远流长。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人育一方文化。从雍山附近的地名彭祖塬、尧典、北斗坊等来看,都与上古时期的人物事件有关。据古典籍记载,彭祖是颛顼帝的玄孙,相传他经历了唐虞夏商等代,活了八百多岁。至于尧典、北斗坊都与尧帝观天象制历法有一定关联。唐岑参在《西过渭州》中云:“渭水东流去,何时到雍州。平添两行泪,寄向故园流”。雍山、雍城、雍州与秦人劳作一衣带水,文化一脉相承。雍城时代,秦德公设立“三伏”节气;秦献公设立县制;出土于雍塬的石鼓,世称“石刻之祖”;汉武帝刘彻在雍祭畤时留下了著名的《白麟之歌》;荣获2016年中国考古十大新发现的陕西凤翔雍山血池秦汉祭祀遗址,是首次在国家级雍城大遗址保护区15公里处的雍山发现的时代最早、规模最大、性质较为明确、持续时间最长的秦汉“皇家祭天台”。它以实际文化遗存印证了秦国从雍城迁都咸阳后历经汉武帝时期,雍城仍是这一时期的帝国“圣都”。雍山附近的槐原村相传为炎帝之母女登故里,“炎帝寻母”的故事在古雍州广为流传。雍山脚下的沟南村,以张姓为大户,相传张姓为南宋著名理学家张栻后裔。由周秦至宋乃至明清,周礼文化、儒家学说、宋明理学,都是一脉相承的。可见,雍秦文化是中华传统文化的根脉,精髓,雍山是上古时期炎黄文化的发源地。雍山不仅是一座“圣山”—一处皇家祭祀文化圣地,而且是一座历史底蕴深厚的文化名山,至今仍是我们培育主流价值观的重要文化基因。仰望雍山、雍水,回味雍城、雍州,秦人孕育了生生不息的雍秦文化。作者简介
杨舟平,陕西凤翔人,高级法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宝鸡市作家协会理事,凤翔县作家协会副主席,获市以上文学奖项数十次,都市头条等数家平台专栏作家。出版有散文集《情关风月》等。作品多篇入选中学语文辅导教材,成为多省市中考试题;多次被《人民文摘》《海外文摘》《法制日报》《中国纪检监察报》《人民法院报》《陕西日报》《西部法制报》《华商报》《杂文报》《宝鸡日报》《散文选刊》《散文精选》《延河》《秦岭文学》《学习强国·学习平台》《凤凰网》《腾讯网》《中国作家网》等平面、网络媒体发表或转载,共计100余万字。
往期回顾
Review of previous periods
●杨舟平:追逐自己内心的声音——《情关风月》跋●【史海钩沉】杨舟平|方孝孺之死●.杨舟平:拿破仑真正的最后失败
●杨舟平|乡音不改(有声版)
●杨舟平|清明记忆
●杨舟平 | 执法与良知
●杨舟平|故乡的坝
●杨舟平|张树子和他的三个女人—读范宗科先生长篇小说《热土》随感
●杨舟平|读书明理
●杨舟平|“天理·国法·人情”错杂谈
●杨舟平|100年后的一桩寻人启事 ——丁龙的家风故事
●杨舟平|肺疫当前写给女儿的一封信
●杨舟平|王酒花和她的三个男人—— 读魏晓婷女士长篇小说《酒镇》随感
●杨舟平|管住我们的嘴
●杨舟平| 日本人的警觉
●杨舟平|小诗上大报–我与《陕西日报》的故事
●杨舟平|有感于黎元洪打官司
●杨舟平|苏轼凤翔祈雨二三事
●杨舟平|写给帮扶贫困户的一封信
●杨舟平|回望司马光
●杨舟平|凳子不坐蹲起来
●杨舟平|房子半边盖
●杨舟平|小庄头之行记
●杨舟平|两份报纸
●杨舟平|沙漠里的小草
●杨舟平|我与法制报的那些事
●杨舟平|秦腔不唱吼起来
●杨舟平|由停车所想到的
●杨舟平|锅盔像锅盖
●杨舟平|帕帕头上戴
●杨舟平|油泼辣子一道菜
●杨舟平|帕帕头上戴
●杨舟平|姑娘不对外
【联系方式】
《雍州文学》编辑部
欢迎您的关注和投稿。
微信ID:gh_fcf994b1b24a
联系邮箱:fxzxgwyx@sina.com
我们努力做到最好!
征稿启事
1.投稿人必须确定本人拥有作品网络版权的处置权,投稿文章产生的版权纠纷由投稿人自行负责。编辑部拥有对作品内容进行适当修订后发表的权利。
2.本平台原则选用原创首发稿件,首发稿件一经采用即视为将网络版权授予《雍州文学》,平台将在文内设置“原创”标识,其他平台转载必须联系转载授权或注明转载自《雍州文学》。
3.散文、小说作品原则不超过5000字,长篇小说提供完整版和5000字以内节选版,单首诗歌200行以内。
4.投稿时应在邮件“主题”栏标注文章名称+作者姓名,并在正文中留下联系电话。
5.投稿时请在稿件正文末尾附上作者简历(含个人近照)一份(平台编辑对简历有删改权)。请务必通过指定邮箱投递稿件,凡微信发送作品一概不予接收。如有图片,请注意图文分开,但指明图片位置和要求。
6.《雍州文学》微信公众平台已获得并将开通微信授权的打赏功能。欢迎读者为自己喜欢的作者和喜爱的作品打赏。我们将在预留平台运营基本费用(10元以内不返还,作为平台编辑、运营费用)的基础上,按照打赏金额50%比例为作者发放稿酬,稿酬最高300元。微信公众平台官方打赏计算期按通用流式模式,返还期一般为自稿酬核算结束起10天。
7.投稿邮箱:凤翔县作协《雍州文学》fxzxgwyx@sina.com。
8.按照稿件投递的先后顺序,责任编辑进行初审,编委会复审,编辑审阅工作将在收到投稿后15个工作日内完成。若自投稿日起15个工作日内未推出即视为稿件不予采用。
《雍州文学》等你来
《时光捡漏》
您的读书笔记
《芳菲随笔》
欢迎你的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