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江夜听:我们的小山村 (文/余贵平 诵/棹兮) | 第 380 期

我们的小山村
作者|余贵平·朗诵|棹兮
我们的小山村,说小不小,说大不大。就那么几百户人家,相依在山梁沟岔之间。小山村像一位久经风霜的母亲,在这次疫情中,坚守着自己的净土。
正月里打春, 山还没有朗润起来,背洼里还没有完全融化的积雪,像一根根灰白的肋骨,横七竖八的搭在脊梁上,风不紧不慢地吹着。阳坡湾湾返青的麦苗,刚刚露出点尖尖,一夜之间又缩了回去。仿佛冬天走了,真正的春天,还需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穿过几座山,一条通往外面的路,需要蜿蜒很长一段时间。路上的行人很少,就那么三五个人,大都是为了疫情防控把守村口出入而来的。大路两旁挖两个深坑,栽上两根一人多高的木桩,中间横一棍子,示意此路暂时禁止出入。忙完这一些,几个人开始捡柴禾,这些在我们小山村是最不缺的东西。随手扒拉几下,一堆篝火就熊熊燃烧了起来。大火过后,在火边上放几个蒸馍,有人索性背了半袋洋芋埋在火堆里。一边三拌两捏地吃着,一边拉着家常话,说的最多的还是手机或电视上看到的疫情变化的事。无意中脸上被黑灰抹得三绺四行的,引起相互间一阵阵笑声,这也好,能让大家的心情舒坦一些。
太阳落山了,风硬了起来,远处已经灰蒙蒙的。接二连三的灯光像天上的星星先后都亮了起来。时不时传来一两声狗叫声,在空旷的山谷中“汪……汪”回荡着。
有人渴了,拿起早已准备好的搪瓷缸子,跳下公路边的地埂,地埂下面躺着一条河。这里是蒲河的发源地,河面不宽,水流不大,就这样一丝二阵地淌着。春头上的水还没有完全清澈下来,需要在旁边挖一个小坑,让水澄清一下。舀上的水里,捏一撮砖块茶叶,放在火堆里,几个人焦急地等待着这清香的罐罐茶,不一会儿,大家都吸溜起来。
虽然说夜短了,可离天亮还需十几个小时之多,火堆上还需添加一些结实的柴禾。有人裹紧了大衣,埋头在火堆旁睡着了,有人拿着手机,关注起了疫情的变化,猛然把睡着的人推醒,几个人又开始嘟囔开了,时不时张望着河对面的街道。
这是小山村唯一的街道,不到二里之长,静静地躺在一张陈年的旧河床上。一栋唯一的三层楼,在黑夜中高出其他厦房很多,这是小山村的机关大楼。楼上的灯还亮着,显然这些基层人员还在工作,或在为明天的疫情任务而焦虑着。这些天,所有商店的门都关着,只有在这寂静的夜晚,才有一点点活力。所有的灯光都眨着眼睛,焦急地等待着天亮,等待着疫情快点过去,每一盏灯光都不想在这漆黑的夜晚早早离去。
生命在于运动,不知道这是谁说的。忽然有一天,你的运动受到限制或不能运动的时候。也许就知道了生命的意义,限制一个人的运动不是制度和法律,而是一种本能的意识。
在这个小山村,在这个疫情的关键时刻,每个人都意识到问题严重性和必要性。每个人都在为守好小山村的这一方净土而努力,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
天亮了,太阳随着前方疫情的捷报而升起,疲惫的小山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深情地看了一眼遥远的地方……
作者简介
余贵平,70后农民党员,环县演武乡曳郭咀村人,93年初中毕业务农兼职打工至今。学习写作是我另一种精神向往,比学习种地更加艰辛而悠远!
主播风采
棹兮,环江夜听负责人,喜欢写作和诵读,喜欢摄影和音乐。
环江夜听朗诵者联盟招募中
每个人都有自己沉甸甸的生活,但总有一些会让我们心有戚戚焉,给予我们启发,也让我们在无形中获得力量。朗诵和阅读其实都是一种力量,可以是为了感恩生命中美好的遇见,也可以是为了倾诉爱;可以是为了表达心中的向往,也可以是为了传承新的希望。环江夜听朗诵者联盟招募中,欢迎您的加入,让我们共同携手打造环江原创文学朗诵平台!联系人:刘 棹
联系电话:13739348656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18:45
50%
返回
我的朋友圈
环江夜听
在推动阅读的道路上,我们每个人就像一支队伍,因为我们是环江夜听朗诵者联盟!
一个人就像一支队伍
2018年10月11日 20:00
删除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与平台联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