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学光 ||树欲静而风不止(散文)

关注↑↑↑我们获得更多精彩!
树欲静而风不止(散文)
李学光
2020.11.11
题记:古人云,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是告诉人们行孝要及时,趁父母健在的时候要好好赡养款待他们,不要等到父母不在了再追悔莫及。
母亲今年九十四岁了,有些痴呆。身体状况可以说是一年不如一年,甚至一月不如一月。我们做晚辈的要趁母亲健在的日子,好好照顾母亲的晚年。
母亲生育我们姊妹五个,大姐、哥哥、二姐、我和小妹。父亲1953年抗美援朝转业后到峰峰矿务局牛儿庄矿成了一名煤矿工人。一次在坑下作业时被罐车碰伤了左脚,落下残疾。后调整工种在地面材料科工作。父亲对工作非常负责任,出勤率也非常高,同时也为了挣全工资好供我们姊妹几个上学,因此回家自然就少的多。这就无形中加重了母亲的负担。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生产队的日子里,全靠工分吃饭。工分多,自然分的粮食就多。而我家除了母亲这个女劳力,就是我们上学的姊妹几个,顶多是放假期间姐姐、哥哥挣些微薄的学生工分。由于家庭负担太重,母亲狠了狠心让年龄不大而且学习成绩不错的二姐辍学帮助操持家务。同时,在我家不大的院子里,母亲每年都养一头猪、数只鸡。这样,我放学后背个箩筐就去地里割猪草,积攒些猪肥,交到生产队里也可增加些工分。平常,鸡蛋是舍不得吃的,多数情况下是用来换些生活必需品。但孩子们有个头疼脑热,母亲会毫不犹豫地用鸡蛋改善一下我们的生活。
听母亲讲,我小时候非常好玩(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小帅哥):头上扎个小辫,后面留个马鬃,如同画子上的胖娃娃,街坊邻居甚至直接喊我“好看”。可好景不长,我生病了,经常上吐下泻,吃饭不上膘,拉屎不成形,常常象了“拉水”一样。母亲经常抱着我去大队卫生室或公社医院看病,不管刮风下雨,无论白天黑夜,只要我犯病,就抱着我去看医生··……。经过几个月的折腾,既要操持家务又要挣工分还得抱着我去看病的母亲憔悴了,原来胖呼呼的我很快变成了皮包骨头,瘦骨嶙峋,甚至连哭的声音都听不到,偶尔能听到的哭声也象猫叫。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母亲不厌其烦地抱着我看医生,契而不舍地给我看病,无微不至的精心照料,诠释着一位伟大母亲的爱子情怀。苍天不负有心人,或许命里不该我夭亡,后来竟慢慢地好了起来。每当我想起这些,就禁不住眼含泪花。
母亲没有文化,但通情达理,善待乡邻,教我们做人的道理,对我们姊妹几个要求都非常严格,不管困难有多大,只要是学习上的事都尽量满足,从来不耽误我们的学习时间;只要是我们男孩在外面给别人家的孩子吵了架,不论怪不怪我们而首先批评的是我们。在我的记忆中,从来没见过母亲和任何一位邻居发生过不愉快,而且能帮忙的尽量帮忙,因而在街坊邻居面前母亲的口碑极好。
对母亲的勤劳、善良、严爱,我们姊妹几个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满以为在各自成家立业后能好好孝敬一番父母,可父亲没有享福的命,在接近退休年龄时病故,于是我们将全部的爱都倾注到母亲身上。
起初,母亲多是在北京大姐家居住,姐夫、姐姐他们一家除了悉心照料,还抽时间带母亲把北京城的名胜古迹游了个遍,这让一辈子都没有出过家门的街坊邻居羡慕不已。
天有不测风云。母亲七十岁那年,细心的姐夫、姐姐发现母亲吃饭有些不对劲,于是赶紧到医院查看,竟然发现似同食管肿瘤。得知信息,姐姐一下就蒙了:怎么会是这样啊?为了进一步确定真伪,姐夫、姐姐他们又托人到中国科学医学院找名医确诊。万幸的是发病初期,发现的早,母亲的手术非常成功。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母亲除了食量小、时而有饭后吐食现象外,基本上没有出过其他毛病。
后来,随着母亲年纪的增加,身体状况的变差,母亲开始在我们姊妹几个家中轮住。无论到谁的家里,都耐心侍奉,少吃多餐;至于在谁家住多住少,更是随母亲的心愿,想住多久就住多久,一切以母亲满意为原则。
母亲爱干净,也爱清静。在我这里居住时,虽然是七口之家,只有三个卧室,但还是腾出一间卧室专门供母亲休息。那时,晚上只需要一只夜灯给母亲起夜用就不再操心了。
从前年开始,母亲的状况有些一年不如一年;特别是从去年以来,母亲的状况似乎又有些大不如前,开始有些痴呆,大脑记忆力严重衰退,我和老伴陪她去公园散步,一路上会反反复复问同一个问题;有亲戚熟人来看望,也记不起人家的名字,告诉多次还会再问,有时甚至连家人的名字都记不得。去年秋后的一天晚上,在侍候母亲休息后,我和老伴正在看电视,发现母亲未穿衣服推门进来,估计是想不出我叫什么名字来了,问我“叫啥?”,待我告诉母亲后她才又回去睡觉。这时我感觉:母亲一个人呆在一个卧室居住不行了。于是,我和老伴在我们的卧室挤出一张单人床的地方,和母亲在一个房间里休息。
现在,母亲的状况又有些退化:起卧需要辅助,走路需要轻扶,说话需要猜度,照料需要更细心更周到了。而这些细心周到的照顾大多由老伴所为。所以民间说“有个好儿子不如有个好儿媳,有个好女儿不如有个好女婿“,而这些在我们这个大家庭中体现的比较充分和到位,这也是母亲能够健康长寿的原因之一吧?!
喜欢本篇,欢迎点赞分享
作者简介
李学光,男;字:天命;笔名:順馨阁。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河北临漳县人。自幼酷爱书画艺术,写墙标、办展览、演节目,活跃群众文化生活。参加工作后,业余时间读书练字,临写多家字帖,擅长楷隶。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国学书画研究院古邺分院副院长兼秘书长,塞上鲁西书画院邯郸分院院长,河北临漳刘广营毛泽东铜像广场管理处副处长,《毛泽东铜像广场》刊物主编。以刘广营毛泽东铜像广场为平台,广泛结识书画界朋友,先後与河北、河南、江西、江苏、湖北等十多个省市特邀书画同行参加笔会交流,有的作品被李大钊纪念馆收藏,有的作品被国外(墨西哥、匈牙利)官员收藏;参加和组织书画活动多次,编写书画报道多期,作品先后获得各级各类最佳作品奖和等级奖项多次。

李学光| 刘广营为什么要建设毛泽东铜像广场?(散文)李学光 || 刘广营毛泽东铜像广场的神奇故事(散文)
邺 城 文 学 征 稿
《邺城文学》面向大众长期征稿,体裁不限,欢迎各类正能量的文学作品。要求原创首发。优秀作品也可推荐。也欢迎大家自带配图、音频。字数要求:散文不少于800字最多不超过3000字;优秀小说可以连载。现代诗歌至少两首。没有酬稿,赞赏一周以内超过10元,包括10以内全部是作者的,不足10元或者一周以后的赞赏不再返还。有诵读的赞赏按比例给诵读者。
平台隶属河北省临漳县文联
长按二维码关注
投稿邮箱ycwx866@163.com 微信qh9289
图片?网络 / 审核?春天树 / 责编?云朵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