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永艳|与自己握手言和

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和心灵,把命看好,把心安顿好,人生即圆满。
——–周国平
我是一个骨子里有那么一点点浪漫情结的人,喜欢穿高跟鞋,漂亮的裙子,向往时尚浪漫的都市生活,经常梦想自己的房间有落地窗帘,有超大的阳台,能在夕阳西下的晚霞中坐下来喝杯咖啡,再听听理查德的钢琴曲,翻看一本自己喜欢的书,累了去街心花园散散步,总之,我向往的生活坚决不是乡村田园生活。而我家先生却是一个传统务实的人,在老家祖宅修建一座院子,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在他的心底,有着老陕人根深蒂固的观念:不论在外干多大的事情,必须在老家拥有一座属于自己的院子或房子,否则,感觉自己就是没有根的浮萍,更是愧对自己的祖先。老家的祖宅有四分大,公公一生务农,在属于自己的时代和岁月里,用一个农民最纯粹、最淳朴的方式,在年富力强时带领两个大一点的儿子,艰苦奋斗,省吃俭用,陆陆续续盖起了两对面九间厦房,为两个儿子先后娶妻,供他最小的儿子—我的先生读书,耗尽了老人毕生的心血,几乎没看到儿子们的多少成就,在生活刚刚有点起色的时候,便离世而去。后来随着两位哥哥另立门户,我们在县城买房,婆婆随我们进城居住,老宅就处于锁门状态。十几年的空虚寂寞,老宅终抵挡不住风雨的侵蚀,房子漏雨了,围墙坍塌了,原来还显“阔气”的关中特色的青砖门楼,在周围一片新式瓷砖“兄弟”们面前,除了看起来落伍、落寞,竟还有些衣衫褴褛的破落感。如果说邻居们漂亮的二层小洋楼,像一只只白天鹅,那么我家破败的老宅就像一只丑小鸭。逢年过节,先生回老家,每次都流露出想重新修建的愿望,怎奈我每次都会向他泼凉水,因为意见不一致,老家的建房计划便一直没有提上日程。日子就这样看似平静地过着,波澜不惊。其实修建老宅这件事,不是我不愿意,而是作为家庭主妇的我,精打细算,也在考虑着我们口袋里的银子,柴米油盐,家庭开销,礼尚往来,儿子已趋成年,双方父母逐渐年迈,我们的房贷要还,工资实在感觉不够用。况且我觉得,在城镇化飞速发展的今天,在老家盖房子、建院子,真的有点“逆”时而动,实在是一项面子工程,是多此一举的浪费,花费一笔很大的开销,实在没有多大意义。况且40多岁的我们离退休还远,过早考虑退休后的养老生活,也是杞人忧天。总之,我有一千个不愿意修建的借口,而老公却执拗得只有一个理由,“要修,坚决要修,这里是我的根!”他甚至告诉我,无数次在梦中,他都在修建老家的院子。哎,嫁鸡随鸡,胳膊永远拧不过大腿。这个计划终于在2018年的暑假开始实施了,我们的小院,在我的极力反对又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开工了。在那个暑假,先生的表现可谓让人诧异,从来不喜欢干农活的他在工地上当起了小工,在三伏的大太阳下忙前忙后,一会儿买东西,一会儿当小工,拉砖递瓦,浇墙运沙——总之,他所焕发出来的劳动热情,像陀螺一样不知疲倦的精神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三伏的太阳,把他晒黑了,累瘦了,每每让他休息,他都说不累,看来,他劳动着,并快乐着,实现愿望的快感,冲抵了劳动的辛劳。小院子也初见雏形,我也渐渐参与到劳动中去,时不时也客串一下小工的角色,还每天当起了灶夫——在太阳下劳动,在厨房遭受烟熏火燎,先生戏称这是劳动改造,体验生活,虽然很累,倒也乐在其中。经过半年的辛苦奔波,小院在先生的打造下,终于成为了他的得意作品,简单的小院,外表古色,里面充满现代气息,简单的三间平房,麻雀虽小,五脏却全,集功能性和实用性于一体,完全满足了现代人生活的一切需要。特别是院子中不足20平方的菜地,让我最感兴趣,我竟然在小院初见雏形时,就盘算着哪哪该种什么树,该种什么花,小菜园建起的第一时间,就盘算着在菜园里点瓜种豆,完全没有了当初的排斥。在小院建成的这一年多时间里,我已从当初反对到被迫接受,现在,我竟然发现自己已深深地爱上这座位于乡下的小院,爱上了田园生活。去年清明前后,到了在小院菜地里播种的时候了,为了小菜园的第一个播种季,我们特意买了必备的农具,我竟然还专门约了一位种菜能手刘师傅,亲自上门指导。好不容易到了周末,带上师傅,以及早早准备好的各种菜籽兴冲冲地回家了。换好衣服,在师傅的指导下,拿上锄头挖地、渗水、施肥,把巴掌大的菜地细心地打成菜畦,种上各种菜籽,在大汗淋漓中,手忙脚乱地忙碌着,为师傅打着下手,这一切,俨然在隆重地完成一项重大任务,周末的下午在我们的辛勤劳动中一晃而过,同时也播种下了希望和牵挂。随后的日子里,我竟然满心期待,静等种子发芽,终于等到又一个周末,赶紧抽空回家,看看自己的劳动成果,细心地扒开泥土,检查一下种子有没有发芽,看着纹丝不动的种子,心里不免有点失落。后面的周末里,无论多忙,总惦记着回老家看看,为一粒粒种子的发芽而欣喜,为一株精心移栽的花儿死亡而遗憾,觉得它辜负了我们的一片苦心。浇水、间苗、施肥、搭架,看着他们一点点长大,我竟然对每一株小苗都充满怜爱,充满期待。在我们的呵护下,渐渐地,小菜园里看起来满眼的绿色,那绿油油的小苗,甚是养眼,而心中满满的成就感,让我体会了一把静待花开的感觉。周末的日子过得心有牵挂,忙碌而开心。暑假到了,厌倦了城里的燥热,举家搬回老家,住在平房中,总感觉比楼房更为敞亮,呆在宽敞通风的房子,感觉天气也不那么烦躁,中西合璧的土灶上,打搅团,蒸面皮,手擀浆水面,连伙食都那么接地气,养人肠胃,暑热也变得不是那么难耐了。隔三差五邀三两好友,夏夜纳凉,随手摘下菜园里的黄瓜,井水洗过,咬一口,满嘴的清香,那味道,绝不同于超市中运用现代化技术种植出来的黄瓜的味道,这就是所谓的绿色天然无公害蔬菜吧。即使用最简单的调料随便拌拌,就是一盘可口的下酒小菜。夏夜晚风习习,于院子支起小桌,备上一壶好酒,三两个下酒小菜,月夜下放下淑女形象,和好友把酒推盏,谈天说地,不觉到半夜,酒至微醺,迷迷糊糊一觉睡到自然醒,真的感觉身心放松,自我满足。假期闲暇,看几本心爱的书,在出门遛弯时竟有意外收获:捡拾起别人家丢掉的坛坛罐罐、水缸大瓮,费九牛二虎之力搬回家,清洗干净,养起一坛坛绿色植物,在大缸中养几条小鱼,感觉院子里一下子增添了一点点小情趣。看书闲聊,喂鱼养花,伺候菜园,一个暑期日子倒也过得忙碌而有趣。秋天,菜园子的菜丰收了,向日葵累得低下了头,辣椒辣红了脸,长豆角开始疯狂地结出果实,隔天就会摘下一袋子,各种绿色青菜,全部实现了自给自足,周末回家,采摘一袋,送给朋友,听着友人们的夸赞,心里不免有点小窃喜,这也算是体会到了劳动的喜悦吧。累了,躺在床上享受着落地窗中秋日的阳光,迷迷糊糊地睡一觉,那是再舒服不过的事情了。更让人惊喜的是,后院的石榴树,实实给人惊喜,修建时差点挖掉,师傅可惜,手下留情,它侥幸留下来,我们也是任其自由发展,套用作家萧红的一段话,“石榴愿意开一朵花,就开一朵花,愿意结一个果就结一个果。若都不愿意,就是一朵花不开,一个果不结,也没有人问它”。而它,竟然在茂密的枝叶掩映下,枝头上竟然挂满了鲜红的石榴,像一个个精巧的红灯笼,又像顽皮的小姑娘,害羞地躲在树叶后面,调皮地偷看着外面的世界。忍不住摘一个尝尝,酸得掉牙,从未管理,味道不怎么好吃,但单是满树红色的果子掩映在绿叶中,竟然成了后院的一道靓丽风景。风儿吹黄了树叶,冬天要来了,赶紧打包好院子缸里的金鱼,提上柿子树上摘下的火罐柿子,为院子里的青菜细心地做着保暖工作,全家进城开启了猫冬模式。但是还会时不时地惦记着小菜地里的青菜,睡梦中还会回到小院……等阳光温暖时,还会回家,打扫好小院的卫生,摆上小桌于冬日暖阳下,即使简单地喝上一杯茶水,也感觉是一种休闲,一种放松。静下心来细想,理想与现实,在我身上放,竟然转变得如此之快,浪漫的我竟然会变得如此现实,竟然喜欢上了田园生活,自己当初梦想的生活可绝不是这样啊!感叹的是时光,时间真是个奇幻的魔术师!改变了容颜,改变了心境,改变了爱好!其实细细想来,我这一路走来,历经岁月的洗礼,经历了一些事,一些人,终于明白,高跟鞋虽好,却终抵不住长路的奔波,还是平底鞋更加舒服实用,咖啡虽然浓烈,但终归没有茶水的清甜解渴,楼房永远狭小而不接地气,街心花园的风景再美都没有田园景色的自然清新。“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和在一起舒服的人,携手于清浅岁月中,把平凡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充满温度,这便是最美最踏实的生活了。杨绛在自己的百岁生日时感言:“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生活琐碎而平凡,而我的小院,就在这时,成了我的心灵家园,它安放了我疲惫的身心。人到中年,脱去了年轻的稚气、浮躁,以及种种不切实际的梦想,生命犹如进夏末的午后,在燥热中寻一方凉荫,享受适合自己的有烟火气的生活,更看中的是随性、舒服、踏实,有温度,在乎的是内心的安宁,心灵的平和。往后余生,照看好生命,安顿下凡心,芳华不歇,才不枉来这人间一趟。“人间有味是清欢”,这不是妥协,而是与自己握手言和,这大概就是人生吧!
推荐阅读●杨永艳|小村之恋
作者简介
杨永艳:70后教育人,爱生活,爱工作,爱家人。喜欢古诗词,喜欢洗尽铅华的文字,记录生活点点滴滴。sgpv1
往期精选
杨永艳 | 永远的老师–回忆我的小学老师刘冬芳
杨永艳|那些年,我与书的那些事
杨永艳|为女神点赞
【联系方式】
《雍州文学》编辑部
欢迎您的关注和投稿。
微信ID:gh_fcf994b1b24a
联系邮箱:fxzxgwyx@sina.com
我们努力做到最好!
征稿启事
1.投稿人必须确定本人拥有作品网络版权的处置权,投稿文章产生的版权纠纷由投稿人自行负责。编辑部拥有对作品内容进行适当修订后发表的权利。
2.本平台原则选用原创首发稿件,首发稿件一经采用即视为将网络版权授予《雍州文学》,平台将在文内设置“原创”标识,其他平台转载必须联系转载授权或注明转载自《雍州文学》。
3.散文、小说作品原则不超过5000字,长篇小说提供完整版和5000字以内节选版,单首诗歌200行以内。
4.投稿时应在邮件“主题”栏标注文章名称+作者姓名,并在正文中留下联系电话。
5.投稿时请在稿件正文末尾附上作者简历(含个人近照)一份(平台编辑对简历有删改权)。请务必通过指定邮箱投递稿件,凡微信发送作品一概不予接收。如有图片,请注意图文分开,但指明图片位置和要求。
6.《雍州文学》微信公众平台已获得并将开通微信授权的打赏功能。欢迎读者为自己喜欢的作者和喜爱的作品打赏。我们将在预留平台运营基本费用(10元以内不返还,作为平台编辑、运营费用)的基础上,按照打赏金额50%比例为作者发放稿酬,稿酬最高300元。微信公众平台官方打赏计算期按通用流式模式,返还期一般为自稿酬核算结束起10天。
7.投稿邮箱:凤翔县作协《雍州文学》fxzxgwyx@sina.com。
8.按照稿件投递的先后顺序,责任编辑进行初审,编委会复审,编辑审阅工作将在收到投稿后15个工作日内完成。若自投稿日起15个工作日内未推出即视为稿件不予采用。
《雍州文学》等你来
《时光捡漏》
您的读书笔记

《芳菲随笔》
欢迎你的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