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举阁 散章】华中: 响潭的法书

响潭的法书
文/华中
我光着脚丫
来到门前的河边
踩着斑斓的鹅卵石
捏着细沙

小鱼儿摇着尾巴
悄悄向我传话:
舒溪河那么多的传奇
响潭的法书还沉在河底
我腰挎柴刀
顺着溪流而上
悬崖上杜鹃花烂漫
伴随金银花的清香
飞溅在密林与白云间
千沟万壑的山泉
汇聚到绿荫婆娑的岸边
接受岩花鱼的崇拜
远处传来棒槌声声
那是已远去的歌谣
镌刻了细水圆润的岩板

沙洲河的石碾
洪水洞的桐叉
是再也听不到的童话
头棒棒还是二棒棒的争论
羞涩了几代人的韶华
不要说你见过堰坝河的榨油房
沙洲河油坊的遗址
还飘着茶油的芳香
房梁上吱吱嘎嘎的木链
撞击声在吆喝声中飞扬
铮亮的山茶油喷涌而出的场面
恍惚就在昨天
撞杆被抚摸成信念
木楔子不知被撞击了多少年
灶火旁蒸腾的烟雾
是风是雨是油是汗
是稻草桎梏了的茶枯饼
模糊了油光泛亮的铁圈

是撒土成蜂的恶作剧
挖开了牛耳洞的双肩
疯狂年代的遗产
顽固地记忆在万阳山对面
看看悬崖上的蜂箱
那是被岁月尘封的房间
把甜蜜镶嵌在石缝里
藤蔓的延伸天经地义
人虽不在
已是一种幸福的存在
时而清晰时而伤感
陶醉了多少路人的照片
藤蔓不会诉说忧伤的往事
嗡嗡地飞翔
左边是通向龙门洞的水路
右边
是寻找法书的河湾
萤火虫寻找着孤寂的路程
等候鱼儿游回门前的河边
我解开柴刀
躺进这云卷云舒的水面
幻化了迷醉的双眼
从传说到现在
法书早已一页一页展开
里面满载舒溪河的荣耀
风靡了大袱溪沿岸
扉页上是霸王的誓言
五百年的约定
期盼了一代又一代
2017年7月16日广东·佛山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