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梦清秋 | 第十二章 踏上318

幕寒渊看着他那漫不经心的样子就有些生气,不觉质问道:“谁规定天网不能为民所用,造福于民?难道有生命危险也不能使用吗?你知不知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三天一早,幕寒渊就带着王杰、幕云芳等去了长途汽车站,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很快就取得了车站管理人员的配合,不但查出了梦清秋的购票记录,还查到了梦清秋在大厅购票时的监控录像。购票记录显示梦清秋的终点站是雅安碧峰峡。监控录像的清晰度非常不错,比他们小区监控的效果好很多,不但能清楚地看到梦清秋的装扮——一件黑色的外套,里面是一件白衬衫,一个巴掌大的单肩包挂在肩上,裤子和鞋子都是黑色的,还能看出梦清秋当时的神情——茫然而落寞。
为了方便追踪,大家决定由幕寒渊、王杰、幕云芳和幕云芳的弟弟幕云超开车去追,其他人各自回家等消息。
车是王杰的,天津威志V5,灰色,1.5升排量,手动挡,除了起步有点肉,其它都还好,起码比幕寒渊开的第一辆车夏利N3强上不少,毕竟夏利N3才1.3升排量,坐四个人都得喘。成都到雅安大约两小时车程,王杰开得快,基本上一个半小时就到了,停好车就直奔客运站大厅。接待的值班小姐大概二十七八岁的样子,身高一米六左右,人不算特别漂亮,但足够端庄。最重要的是对人热情礼貌,和蔼可亲。
“幺妹,你好!看你站的好辛苦哦!”王杰一上去就表现出了很好的亲和力。
“你好!大哥,不辛苦。你有啥子事,直接说嘛。”值班小姐说话很温柔,听口音应该是来自川南地区。
“是这样子的,我一个弟弟失踪了,我们查到他坐大巴来你们这里了,想麻烦你帮我们查一下监控录像。”王杰说话很快,显出很焦急的样子。
“大哥,这个我查不了,得找站长才能查,你不要着急嘛,我马上帮你找站长。”听她说话大有急人所急的味道,而且一说完话马上就给站长打电话,这让幕寒渊感到安心。
站长很快就来到了前台。那是一个长发披肩、面容娇好、气质优雅大约四十出头的中年妇女,而且也是一个非常富有同情心的女士,不但同意了幕寒渊他们的请求,并亲自带他们去查看监控录像。过程相当顺利,根据车票显示的到达时间开始查,十分钟左右,梦清秋就出现在了大家的眼前——他是最后一个下车的,表情依然是茫然而落寞,但步履缓慢而坚定,一刻没有停顿地走出了站前广场,也走出了监控的视界。
“能看到的就这么多了,再远的地方属于公界,不归我们管,你们可以去找派出所查。”站长女士热情地提醒道,“派出所就在前面不远,走路大概半个小时,打车的话就几分钟。”
“实在是太感谢您了,站长,您真是一个好人。”幕寒渊由衷地向她竖起了大拇指,“不过,还得麻烦您帮我写一下附近派出所的名字,谢谢!”说完递上早已准备好的纸条。
谢过站长出来,还由王杰开车去派出所。这时,幕云芳不无担忧地说道:“估计派出所不会给我们查。”
“那也得去试一下。”幕寒渊说,不过为防万一,他致电安巴市规划局局长同学何伟民,希望他根据所提供的身份证号码和相片,帮忙查一下碧峰峡的购票记录或监控录像。
结果正如幕云芳所料,派出所的同志完全不肯提供帮助。
见到那个肥头大耳、膀阔腰圆的警察时,他正摊在一张黑色的靠椅上,椅子被压得摇摇晃晃、“哇哇”直叫,一身警服似紧身衣一般,肚腩部分被崩得“咔咔”作响,没有戴帽子。
“警官,您好!”幕寒渊尽量客气地跟他打招呼,用的是普通话,他觉得普通话或许能给他们一点新鲜感,让他们认真对待这件事情。
“啥子事?”警官操作浓浓的四川话问道。
“是这样的,警官先生,这位母亲的儿子失踪了,我们正在帮她找。我们从成都一直追踪到雅安长途客运站,查看了客运站的监控,看见他出站后就失去了踪迹。”幕寒渊在确保他听明白后又继续说,“希望能得到您的帮助,帮我们查查天网,看看他往哪个方向去了,谢谢!”
“他好大了?”警官继续问。
“二十六周岁。”
“都浪闷球大了,又是男娃娃,找个锤子,过一阵他自己就回来了。”警官语气平淡,一幅漠然的神情。
“不是的,哥哥,他是因为网贷跑路的,我们担心他有危险。”这时王杰插话进来,他的四川话有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亲热味道。
“你们报过案了吗?”警官看向王杰。
“报过了,在成都报的。”王杰回道,“我们就想查看一下天网,看他往哪个方向去了,你帮一下忙吧,谢谢!”
“不行,天网不是你想看就能看的。”
“求求你了,警官。”幕云芳急得轻声地啜泣起来。
“警官先生,我们有户口本,能证明他们的母子关系,您就行个方便好吧,谢谢您了!”幕寒渊看着云芳抽泣有些不忍。
“不行,真的不行,天网不是民用的,不是用来帮你们找人的。” 警官竟然有些不耐烦起来。
幕寒渊看着他那漫不经心的样子就有些生气,不觉质问道:“谁规定天网不能为民所用,造福于民?难道有生命危险也不能使用吗?你知不知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们怎么能这么无情呢?”
“你生气有球用,我们没这个权限。”警官更加不耐烦了。
“谁有这个权限?”幕寒渊逼问道。
“领导。”
“领导在哪?”
“领导不在。”
情知再这么纠缠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幕寒渊失望地离开派出所,心里愤愤不已,他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如此冷漠无情,客运站、地铁、小区的监控还不忘与民方便,真正应该为民服务而且业务相关的派出所却偏偏就卡了壳,这是什么道理?这到底是“懒政”还是规定?就算真有这个规定,那也太不近情理了吧,纳税人的钱打造的天网,为什么就不能为老百姓提供一点点方便呢!总应该留一个通道给老百姓合理合法地使用吧!
其实,警察说的没错,天网监控系统的使用确实是有规定的,只有在特别情况下经过领导批准才能使用,在警察的眼里,成年人失踪太小儿科了,会被直接忽视或惯性轻视,这正是他们表现得不如一般单位热情的原因。这样的规定可以理解为保护公民隐私的需要,但也确实欠缺人性化,至少应该允许直系亲属查找失踪人员使用,以方便于民。
回到客运站时,幕寒渊见到了何伟民。
“幕寒渊,好久不见。”何伟民赶紧迎上来握手。让幕寒渊吃惊的是,何伟民的头发居然白了不少,一股浓浓的书卷气从他瘦削的脸庞散发出来,言谈举止尽显睿智从容、儒雅倜傥。
“伟民,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对了,我不是不让你过来吗,你过来干什么?”幕寒渊双手紧紧地握住何伟民的手轻轻摇晃。
“咱们有十年没见了吧,我想过来看看你,刚好是午休时间,不碍事的。”何伟民说道。
“是的,是的,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真的是麻烦你了!”幕寒渊感到十分歉意,“我知道你也是个大忙人,要不是实在没办法了,我也不想打搅你哈。”
“你这么说就见外了,大家同学一场,帮忙是应该的。我已经安排派出所的朋友帮忙查找,一会儿应该会有消息。”何伟民说话语速不快,甚至可以说得上是慢条斯理,但看得出来他充满信心。
“那真是太好了,谢谢!”幕寒渊充满感激地说,并把去派出所的经过简单地给何伟民讲了一遍,最后说道:“伟民,我知道你公务在身,本来不让你来的,你还非得要来。这面也见着了,你忙你的去吧,回头有机会去北京我们再约。”
“老同学,你说什么话啊,我先带你们去吃午饭,晚上咱们再好好聚聚。”何伟民的语气不容置疑。
“不用了,伟民,我们已经吃过午饭了。至于晚上,我在哪里都不知道呢,咱们到时再约吧!”考虑到其他人都跟他不熟,幕寒渊坚决地拒绝了他的邀请,随即转变话题道:“伟民,你怎么过来的?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不用,我有司机。”何伟民见幕寒渊态度坚决,也不好再勉强,“那你们先等等,我这边一有消息就马上告诉你们。”
幕寒渊送何伟民离开后,便带大家去车站旁边一个路边餐厅吃饭,都没什么心情,随便要了两个菜和米饭对付一餐。对于下一步,经历过派出所的打击,大家都是愁眉苦脸,一筹莫展。正好这个时候何伟民来电提供了梦清秋的消息,碧峰峡没有梦清秋的踪迹,但是两天前他在新都桥渝香园餐厅有登记住宿——这真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看来他还是要去拉萨。”幕云芳说。
新都桥在雅安往西两百公里处,顺着三一八国道行驶约四个小时可到。幕云超第二天要上班,幕寒渊让他回去,顺便把幕云芳也带回去,自己则和王杰继续往前寻找。
“我要跟你们去。”幕云芳在说这话的时候,用一种近乎乞求的眼光看着幕寒渊。
“我们两个人就够了,你去了只会给我们添麻烦。”幕寒渊只好狠心的说道。他看到幕云芳豆大的泪珠奔涌而下,但他转过身去对王杰说:“咱们走吧。”
就这样,在完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幕寒渊第一次踏上了绝美的318国道。
未完待续扫码关注风景都在路上,不迈步怎会见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