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江夜听:我和妈妈 (文/解璞花 诵/王艺伟)|第 185 期

我和妈妈
我不想称呼她为母亲,我想一直喊她妈妈,看起来像姐姐,相处起来是闺蜜的妈妈。
我的妈妈从不化妆,但在我心中她最漂亮。她每天都笑嘻嘻的,充满着正能量。生活中很微小的事情,妈妈都有很好的心态去面对,就会让我觉得很有情趣,而这些情趣就像我成长中所必须的矿物质。妈妈爱笑、爱闹也爱玩,能搬运、能修电、无所不能,会洗衣、会做饭、会解决困难,她总是把家里收拾的干净、有条不紊。小时候,我还在睡眼朦胧中,妈妈给我穿好衣服,扎上漂亮的小辫子,总是把我收拾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漂漂亮亮的送出门。每次外出都会带回来漂亮的新衣服,换着花样打扮我,让学校里的女同学羡慕不已。妈妈为人热情、性格开朗,每次带同学回家,她都热情款待,同学们都说我妈妈不仅人好,菜烧的也好。妈妈喜欢陪我们一起玩,和我们有说有笑,让同学们没有一点压力和拘束感,好几次我都因此吃醋,生怕我妈妈也成为她们的妈妈。所以小时候我的朋友很多,现在想想,呵呵,估计是和我有一个平易近人、善良可亲的妈妈有关系吧。每一年的儿童节,妈妈都会提前为我准备张罗,准时准点参加,当好我的观众,她说她喜欢我站在舞台上的样子,因此,我小时候最喜欢的节日就是儿童节。从小到大,大家听到最多的是“你要懂事”、“你要出人头地”、“你要有出息”,恰恰相反,我听到最多的是“你要开心”、“你要快乐”,是妈妈给了我一个有温度的童年记忆。
那年爸爸去世,家里的太阳没了,妈妈变成一把伞,为我和哥哥遮蔽风雪。长那么大,头一次见妈妈哭,并且哭的那么伤心、绝望。记得一次夜晚,我悄悄问妈妈:“妈,有那么一天,你会改嫁吗。”还没等到妈妈张口,我紧接着说:“不,我不希望妈你改嫁,反正我会一直姓解!”我说不出当时的心情——是恐惧?是忧伤?是愁闷?妈妈当时又是怎样的心情——是难过?是无奈?是悲痛?那晚的情绪使我和妈妈久久不眠,我第一次尝到失眠的痛苦。在恐惧、忧伤、愁闷的情绪交织下,轻轻转身背靠妈妈,最后也在枕上留下片片潮湿,才不安地进入梦乡。第二天早上我醒来时,妈妈竟意外地迟迟未起,她脸向里对我说:“璞花,妈头疼,你快点收拾去上学,路上买早餐吃吧。”我记得那一整天上课我都没有注意听讲,我仔细回想妈妈当时的神情,如果我不急着表明自己的态度,妈妈到底会怎样回答。那时候有一种除了爸爸以外,不应当有人闯进我们生活的感觉。放学回家,我第一眼注意的是妈妈的神情,她很平静,如往日一样照管着我,这使我的恐惧感稍减,但心情却不断的转变,忽喜、忽怒、忽忧、忽慰,如一锅滚开的水,冒着无数的水泡。之后,再也没有见过妈妈流泪,生活的重担落在妈妈一个人肩上,但是她没有气馁,变得更加刚强更加正能量,在我心里还是那个斗志昂扬、继续前行的妈妈。现在想想,当时的我是如此可怜可笑。当亲戚朋友都羡慕她有一对好儿女时,唯有我自己知道,我们能够在完整无缺的母爱中成长,是靠了妈妈曾经牺牲过一些什么才得到的。
高考后的那个暑假,我收到一份大专的通知书,整日郁郁寡欢、愁眉苦脸,妈妈平静地说:“想复读的话就复读,不过再好的学校也有差学生,再差的学校也有好学生,你开心才是我最大的心愿!”我愣了良久,强忍的泪水打湿了手背,便决定去上大学。走之前,妈妈却说要帮我办桌酒席,请亲朋好友热闹热闹,顺便送送我,我咬着嘴唇央求妈妈不要办,妈妈却坚定地说要得。我知道,妈妈不想让我走时冷冷清清,想让我开开心心的去学校。可恰恰相反,在车站里,看着亲戚朋友站了一圈,越是人多,我越是难过。没错,就差一个人,差一个最疼我的人,最爱妈妈的人。我走了,谁陪妈妈买菜,谁陪妈妈做饭,谁陪妈妈说话……抽搐的嘴角,压抑的眼泪一瞬间倒塌,心中的伤全部揭开伤疤,不争气的眼泪像一块瀑布,倾泻而下,我再也忍不住了,任瀑布在我脸上放肆的纵横驰骋。这时,妈妈却笑了:“你真的好丢人,要不你别去了,留下陪我,看能把我陪老么……”,我问道:“妈,我都哭成这样了,你还能笑出来?”她笑着说:“我笑你傻,笑你眼泪咋这么多,答应我,出门在外,不许你轻易掉眼泪,只许哭给我看,不管遇到什么事,别老想着哭,要笑!”我抹了把眼泪,强忍住点着头。之后,我很少哭过,我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笑了,不是生活需要,是妈妈需要,在妈妈的眼里要变成一个有光有热的小太阳。
实习后,发现对妈妈的好就是挣钱塞钱,打通电话后除了说忙还是忙,似乎用这种方式能够弥补,能够欺骗自己说,这样妈妈就能够过得好了。每次回家和妈妈总有说不完的话,走时不仅看到妈妈挥着手对我笑,还从她的眼里看到孤独。我知道妈妈从来不会在我面前流泪,书中看到:鱼对水说:“你看不见我的眼泪,因为我在水里”,水对鱼说:“我能感觉到你的眼泪,因为你在我心里”。初见这句,就能想到妈妈,心里像被轻轻撞击,我就是那水,能感觉到妈妈泪水的温度!其实她需要的也是陪伴,如同她陪伴我一样,都说女儿是棉袄,妈妈陪我长大,我应该陪着她变老。毕业后,想都不想拉着皮箱直奔妈妈的怀抱,没出息也好不争气也罢,只要看着妈妈在笑就好了。
我和妈妈之间的小日常是一本写不完的书,读不完的故事。我们像朋友一样玩耍、吃饭、玩自拍,我们无话不谈,她说最幸福的事就是当我妈妈,我说最幸福的事就是做她女儿。我和妈妈永远不缺话题聊,有时候我觉得和妈妈除了亲情以外,也如同朋友般的相处。是妈妈教会我活在当下、知足常乐,是妈妈教会我敢于面对、积极乐观,是妈妈教会我鼓起勇气、笑对人生。我最大的志向就是成为像妈妈一样智慧善良、勇敢坚强的可爱的人!我真诚地愿时光善待她,疾病远离她,我一直能够陪伴她!
作者简介
璞玉琼花,本名解璞花,90后,自由职业,喜欢诗词,喜欢艺术,喜欢大自然的音响,喜欢生活中的故事,用心感悟生活的真谛,用文字记录生活的点滴。主播风采
王艺伟,毕业于湖北文理学院,环县三中音乐教师。热爱音乐,热爱诵读。
用我们自己的声音讲述属于我们自己的故事,创作环县的夜听,推广环县的悦读。乡音最亲切,故情最难忘,听着这熟悉的声音我们是不是有很多的触动。在这片生长了几十年的土地上,我们一起呐喊吧!如果你喜欢悦读,如果你喜欢创作,欢迎你加入我们!如果你喜欢,就狠狠的转发吧!您的关注和转发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联系电话:13739348656(微信同号)刘棹,forever8000(微信号)晓英。
责任编辑:刘 棹
音频审核:韩 苗 张晓英
文稿审核:拓爱丽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与平台联系!
猜你喜欢
环江夜听:大哥 (文/吴天海 诵/安然)|第 137 期
环江夜听:游贵州看瀑布 (文/杜清湘 诵/陈红霞)|第 136 期
环江夜听:一封家书 (文/刘香平 诵/王丽娟)|第 27 期
环江夜听:女儿,我想对你说 (文/诵 任建霞)|第 47 期
环江夜听:懂你,渐老的父亲 (文/蒙春徐 诵/花开有声)|第 45 期
环江夜听:一封家书——致婆婆 (文/牛会萍 诵/田苗子)|第 26 期
环江夜听:再见了,亲爱的党校 (供稿/文化班师生 诵读/张玮)|第 44 期
环江夜听:画杨桃 (亲子共读:赵宇轩 家庭组合)|第 43 期
环江夜听:老泉子 (文/文璟 诵/王艺伟)|第 22 期
环江夜听:当我从环县经过 (文/路岗 诵/王艺伟)|第 132 期
环江夜听:第十九道弯 (文/路岗 诵/张晓英)|第 131 期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