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峥嵘 | 别着急,每一朵花都有花期

每一朵花都有花期,别着急,慢慢等,等待发芽、等待含苞、等待绽放,给花一点时间和耐心,花也会给我们绽放与惊艳。
十一二岁的孩子,不正是那一朵朵有花期的花吗?他们更需要我们的耐心与呵护。
红润、清纯、爽心,显得是那么的可爱、纯真、悦目,看上去如水晶般晶莹剔透。身穿崭新的校服,更显得青春有活力。坐在那个靠窗位置的女生,双目凝神,眺望窗外;站在那个被人遗忘的角落的男生,时而沉思,时而大笑,时而踱步;跑到新建的学校操场的一群学生,犹如放飞的小鸟,满脸洋溢着勃勃的生机。他们有思想、他们有理想、他们有希望,他们心中都有一朵定要开放的牡丹、玫瑰,也许是路边的一朵野菊花。即使他们想象不到牡丹、玫瑰盛开后的惊艳,也没在意过野菊花开放后的淡香,但他们绝对相信:“我是花,我一定有花期,总有一天我会绽放!”
年轻的我,心中藏满的都是希望。执念与认真,总想征服每一个孩子的思想,拯救每个孩子柔软的心灵。等到容颜迟暮,逝者如斯,我才真正明白有花期的花,不是你想让她开放她就绽放,也不是每一个孩子有你的时候就必须是花,更不是只有你能让她找到自己的花期。年轻时,放眼望去,一室,都是我的阵地,纵有万般调皮者,也休想逃脱河东狮吼的掌控。哪管什么花期,无论何方神兽,只要在我的三尺讲台上,就得让我决定你的绽放。孩子不知道自己的花期在哪一天,也不明白老师教育的内容和用意,更不懂老师的良苦用心。等到岁月蹉跎时,三尺讲台涛声依旧,可那一室,却是不一样的面孔、不一样的眼神、还有不一样的憧憬。虽然孩子的世界里有很多稚嫩,但他们在自己的一方天地里是多么地洒脱。
初中阶段的学生,犹如含苞待放的花,在最无忧的时光中,眼中最喜欢的是春天的微风,夏天的湖水,秋天的果树,冬日的白雪;心中最向往的是春风和煦,夏日清爽,秋色缤纷,冬雪飘飘。学习,不是每个学生很自然的成长故事吗?自由之光是故事的基调。故事的结局,在时光隧道中不是顺其自然地在那里等我吗?不着急!当老师翻开“生命的思考”这一课时,学生脸上显现出一脸的沉闷与茫然。“老师,你是不是告诉我们这些太早了?”生命不就是“我”的吗?死亡不是离我很远很远吗?生命很短暂吗?在生命的小方格里,我不是还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吗?望着黑板上我给学生画的生命小方格,我的眼眶湿润了。我的小方格被涂去了很多,很多,我的生命,需要珍惜的时间太少太少。生命是来之不易的,生命是不可逆的,幸亏生命有接续,接续了祖先的个体生命,更传承和创造了更多的精神文明成果,才让人类不断地发展和推进。否则,这会给生命留下多少遗憾啊!学生年龄小,心智还很不成熟,他们真的还没有太多的阅历,他们连2008年的汶川地震都没有真正感受过,即使经历了疫情,也只是在媒体上看看,他们面对生命没有惊奇的神情,他们没有对生命的惊叹,他们更不会主动地审视自己的生命。我不能将我的思想强加于十一二岁的孩子。今天,也许他们还不能真正明白生命的内涵和价值,但明天,他们一定会在生命的体验中突然想起老师曾经讲给他们的生命的思考,瞬间明白生命的意义,活着的精彩。
每一朵花都有花期,但你不知道每一朵花的花期在哪一天。正如每一个孩子都会成功,你却不知道他们哪一天会成功一样。因此,身为一个平凡的园丁,你必须要有耐心,有耐心等待、有耐心付出,更要有耐心呵护每一个孩子。越是脆弱的幼苗,越需要阳光雨露的滋润。你是阳光,他们就是那黄灿灿的向日葵,向阳而开,他们绽放的花期不会很遥远。别着急,他们正在生命的认知里学着长大。等到他们心智成熟,他们一定会善待生命,用心生活每一天。
静静地凝望着一室,三尺讲台就是我的晴空,放眼望去,坐在靠窗的女生,她一个人微笑着望着课本,那个角落里的男生,他突然腾空跃起,五指伸向高空,操场里的那群学生,想必他们一定躺在绿绿的草坪上,双眸微闭,面朝蓝天,风儿温柔地抚摸着他们的脸颊,他们的心花在阳光下怒放,你看他们笑了,笑得是那么的甜。
每一朵花都有花期,只是花在等自己最姹紫嫣红的那一天。每一个孩子都有成功的那一天,有你的时候,孩子只是一颗幼苗,别着急,他们在你的呵护中,已经露出了花苞,他们在期待的日子里,也想早早地绽放,因为他们也想和你一起分享成功那一刻的喜悦。
面朝冬日暖阳,笑迎春风拂面。冬日雪飘,春天还会远吗?花开之日不远矣!那一个个成功之日不正向你走来了吗?别着急!给孩子更多的耐心与呵护吧!总有一天,他们会给我们一片蓝天!
作者简介
赵峥嵘,凤翔人,喜欢在文字中寻觅真情的踪迹,奢望在微笑中看见诗在远方等我。
文章精选●赵峥嵘|怀恋父亲
●赵峥嵘|读书,永远在路上
●赵峥嵘|活着?希望?做勇士——观电影《建军大业》有感
●赵峥嵘 | 网课的美好
●赵峥嵘 | 又到槐花飘香时
【联系方式】
《雍州文学》编辑部
欢迎您的关注和投稿。
微信ID:gh_fcf994b1b24a
联系邮箱:fxzxgwyx@sina.com
我们努力做到最好!
征稿启事
1.投稿人必须确定本人拥有作品网络版权的处置权,投稿文章产生的版权纠纷由投稿人自行负责。编辑部拥有对作品内容进行适当修订后发表的权利。
2.本平台原则选用原创首发稿件,首发稿件一经采用即视为将网络版权授予《雍州文学》,平台将在文内设置“原创”标识,其他平台转载必须联系转载授权或注明转载自《雍州文学》。
3.散文、小说作品原则不超过5000字,长篇小说提供完整版和5000字以内节选版,单首诗歌200行以内。
4.投稿时应在邮件“主题”栏标注文章名称+作者姓名,并在正文中留下联系电话。
5.投稿时请在稿件正文末尾附上作者简历(含个人近照)一份(平台编辑对简历有删改权)。请务必通过指定邮箱投递稿件,凡微信发送作品一概不予接收。如有图片,请注意图文分开,但指明图片位置和要求。
6.《雍州文学》微信公众平台已获得并将开通微信授权的打赏功能。欢迎读者为自己喜欢的作者和喜爱的作品打赏。我们将在预留平台运营基本费用(10元以内不返还,作为平台编辑、运营费用)的基础上,按照打赏金额50%比例为作者发放稿酬,稿酬最高300元。微信公众平台官方打赏计算期按通用流式模式,返还期一般为自稿酬核算结束起10天。
7.投稿邮箱:凤翔县作协《雍州文学》fxzxgwyx@sina.com。
8.按照稿件投递的先后顺序,责任编辑进行初审,编委会复审,编辑审阅工作将在收到投稿后15个工作日内完成。若自投稿日起15个工作日内未推出即视为稿件不予采用。
《雍州文学》等你来
《时光捡漏》
您的读书笔记

《芳菲随笔》
欢迎你的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