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俊霞 |鸡毛捞饭(散文)

关注↑↑↑我们获得更多精彩!
鸡毛捞饭(散文)
王俊霞
2020.09.09
喝吧稠,抿吧流,老娘做的鸡毛捞饭真香。有人说:世界上最极致的味道,这就是妈妈做的美食味道。因为是那个时代的特色饭,“省事饭”也是“改样饭”。现在回想起来还余香未尽。
有好几次和年轻人说起来,你们吃过鸡毛捞饭吗?他们说:“什么叫鸡毛捞饭?就是做好饭了,往上面插根鸡毛。哈哈哈哈……他们说:别说吃,连听说也是头一次。我说:“那是贫下中农饭。”他们说:又一个新鲜词,啥叫贫下中农饭?那算是那个时代的代名词吧。
说起来鸡毛捞饭,什么叫鸡毛捞饭,没有个准确的定义,但是怎么做,我大致了解一些,大铁锅里加上水,抱柴烧火,因为那时都是柴火灶,水开后,放入比平时煮小米粥多一半的小米,等小米煮开花后,放入适量的盐,再放入大白菜,红萝卜丝,等一会儿,锅里的米和菜粘稠了,改成小火,同时要不断的搅和,就是为了怕糊锅底,这时米和菜的清香就出来了,再稍闷一会,一开锅,便有一股香气扑鼻而来,我抵着诱惑,哇,真香啊!的确,这个味道实在香得让人难以抗拒。开饭啦,姐弟几个争先恐后用大铜勺往自己碗里抢。这时猛然发现盛到碗里的鸡毛捞饭,上面直愣愣竖着几根像鸡毛似的白菜叶,非常诱人。这大概就是鸡毛捞饭的来历了吧。
老娘把鸡毛捞饭闷好后,再把地里摘回来的耙齿辣椒捡好后,放到灶膛里的柴火灰里烧一烧,嘭嘭几声后,大约就烧好了。吹掉上面的灰,放入蒜臼里放入少许盐捣烂,再加入些醋,这时那种香辣味、清香味发挥到了极致。
在六、七十年代还是计划经济的年代,生产队种谷子、高粱、大豆、玉米,每个生产队中十来亩谷子,吃小米干饭。小米捞饭是家常饭,有时把小米磨成粉,蒸发面黄蒸的也很好吃。一般很少吃,都是舍不得吃,过年时才能吃到。
过了五月,割了麦子就种秋苗,春争晌、夏争时,俗话讲:割了麦子,种豆子,紧茬,一割了麦子,生产队要种几亩豆子。这时我们要过过落豆子芽的瘾了,就是用耧播种时遗落在地头的豆子,也有黑豆、也有白豆。因为是人拉耧,走的慢控制不好籽眼遗落的就多些,遗落地头豆子,很快就发芽了,而且长的非常粗壮,一会就能拔很多。回去后去掉豆芽上的毛根,清洗干净,大铁锅里油热了,放上蒜瓣或大葱花出锅,一大盘绿生生、香喷喷的豆芽出锅了,在配上鸡毛捞饭或小米面黄蒸的。
到了秋天,收割谷子、大豆的时候,每天都有意外的收获。盼望母亲早些收工回来,下工回来总是串几串油子回来,每到这个时候,我们姐弟几个高兴极了,特别是母油子一肚子籽,经过烧煎后那种味道非常香,咬到口中又多了几分韧劲。吃一口就上瘾,好吃的停不了来,一端到桌上就被姐弟几个抢光了。
喜欢本篇,欢迎点赞分享
作者简介
王俊霞,临漳县医院中医师。本人爱好写作、摄影、书法、收藏、文玩、旅游等。
王俊霞 | 难忘那个时代(散文)
王俊霞 | 漳 畔 星 火(上)——忆父亲在抗日解放时期的革命活动
王俊霞 | 漳 畔 星 火(下)——忆父亲在抗日解放时期的革命活动
王俊霞 | 贾河口龙王爷显灵的传说
王俊霞 | 春的诱惑(散文)
王俊霞 | 梦回少年(散文)
王俊霞 |雨天一杯茶 (散文)
邺 城 文 学 征 稿
《邺城文学》面向大众长期征稿,体裁不限,欢迎各类正能量的文学作品。要求原创首发。优秀作品也可推荐。也欢迎大家自带配图、音频。字数要求:散文不少于800字最多不超过3000字;优秀小说可以连载。现代诗歌至少两首。
平台隶属河北省临漳县文联
长按二维码关注
投稿邮箱ycwx866@163.com 微信qh9289
图片?网络 / 审核?春天树 / 责编?高强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