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举阁 散文吧】刘长军: 姐姐的花衣裳

刘长军:
姐姐的花衣裳
1969年的夏天,32岁的母亲生下了我,我是母亲的第三个孩子,在这之前,已先后生下两个姐姐。
父亲已经40多岁,中年得子,自然很高兴。可惜好景不长,母亲生下弟弟后不久,父亲就因病去世了。那时两位姐姐大的才13岁,小的才11岁。因为家庭困难,就再也没有机会去读书了。特别是小姐姐,进校门没几年,就辍学了。
有道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两个姐姐很懂事,带着我和弟弟长大,总把好吃的留给我们吃。给我们烤红薯,到山上放牛时,给我们摘三月泡,摘茶耳,摸鸟蛋,从不让我们饿着。在我的记忆里,小姐姐最可怜,书读得最少,从没有穿过新衣裳,所有衣服总是捡母亲和大姐穿过的,补了又补。

有一年奶奶生日,接到亲戚祝寿的几块布。有两块一模一样的花布料,一块是大姨送的,一块是小姨送的。母亲下了好大的决心,决定给两位姐姐每人做一件花衬衫。
两位姐姐可高兴了。特别是小姐姐,实在太兴奋,当天就背着我,跟着母亲和大姐到伏溪桥裁缝铺去订做衣服。大张师傅非常热情,见我娘带着我们进门,起身打招呼:嫂子,你也舍得给小孩做新衣服了?
大张师傅站起来给两位姐姐量好尺寸,把一些数字和符号记在一本小本子里。小姐姐反复问:张师傅量好了么?张师傅确定量好了?

一连几天,小姐姐带我去放牛。让牛吃一回草,把牛拴在溪边的一棵树上,就悄悄地带我去栽缝铺,看她的新衣裳做好了没有。
有一天下午,我们一直守在裁缝铺,催师傅们快做衣服。小张师傅只好放下手中的活儿,坐在缝纫机旁,踩动缝纫机,机子滴滴嗒嗒响起来。小张师傅麻利地剪线、开扣、烫衣、上扣。到傍晚的时候,姐姐终于穿上了新衣裳,带着我高高兴兴的去牵牛。
哪知来到溪边,牛已经挣脱绳子逃脱,偷吃了生产队里的油菜,被生产队长牵走了。为此,生产队扣了我家的粮食,姐姐遭到母亲的一顿痛骂。
小姐姐穿上崭新的的确良花衣裳,那红色的花朵,衬着姐姐白里透红的漂亮脸蛋。姐姐始终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幸福像花儿一样开放。

一个星期后,正是吃午饭的时候,调皮的弟弟端着一碗饭走到桥上去,看院子里叔叔在溪边捉鱼。年幼的弟弟,一转身不小心摔倒了,跌破的碗刺在弟弟额头上,鲜血直流。
母亲不在家,小姐姐见状,二话不说,背着弟弟就往伏溪桥公社医院跑。鲜血流到姐姐的新衣服上,沿着衣服上红色的花朵往地上滴。背到半路,还血流不止。同村的二爷爷看见,批评姐姐,为什么不给弟弟包扎止血?慌张的姐姐,连忙把弟弟放到地上,毫不犹豫地从自已新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条,缠在弟弟的额头上,血总算止住了。

弟弟额头好了,但留有一道疤痕。姐姐的新衣裳沾满了血迹,并被撕烂了一块。过后,姐姐反复搓洗,自己动手,把衣服补上,又继续穿了好几年。
在我的记忆中,直到出嫁前,姐姐再没有穿过一件像样的新衣服。

————————
刘长军,1969年生于邵阳县长乐乡伏溪村。高中毕业后,挖过煤,挑过沙,卖过煤球,开过小店。2017年开始,从事乡村旅游开发。工作之余喜欢写文章,一年时间已写了近50篇。

公 告
所谓伊人,在河之洲——
登高举,而望白鳞
居白鳞,而眺高举
白鳞洲文艺平台和高举阁文艺平台为诗人楚天之云主持,热心文艺和宣传,乐于推介作家诗人、新人新作。欢迎文艺家、文艺爱好者们赐稿。
【投稿要求】
1、新诗5首左右,配作者照片、简介;
2、古诗词10首左右,配作者照片、简介;
3、散文2篇左右,2千字内,配作者照片、简介;
4、书法绘画摄影10幅左右,配作者创作谈或者相关评论,配作者照片简介;
5、小说请赐小小说,一篇字数在两千字内。
6、收稿邮箱:516068737@qq.com
【稿费结算】
1、文章发表后第十天结。低于20元不发稿费,高于20元作者稿费为赞赏金额的百分之七十;
2、稿费结后,零星赞赏不再发放,作为平台运营经费;
3、作者请主动加主编微信chutianzhiyun73,领取稿费,自发表后一月不领取,视为赞助平台。
4、奖励:发表第七天阅读量达到400,奖励红包8元;达到800及其以上,奖励红包18元。

楚天之云文化工作室
2018.07.01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