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江夜听:你养我长大谁伴你老去 (文/李强 诵/袁雪峰)|第 325 期

你养我长大谁伴你老去作者 |李强 · 诵者 | 袁雪峰
有道是情到深处自然浓,山回路转自见水,更何况这养育之恩触景生情更是浓。这人世几回伤往事千丝万缕不知从何讲起,更别说这三言俩语的文字描述,有多少你我不知的人间沧桑之事都默默随着时间而去,但今天我很想为她诉说这白云苍狗辛苦一生!
她就是我的姥姥,为什么今天特别想说姥姥那是因为今晚半夜的视频,在我们印象中老人一般都是早睡早起,睡的特别早她们可没我们年轻人这么大精力熬夜,但是今晚12点我快要睡着时突然姥姥打来了视频,今天端午节正想给姥姥打个视频呢一天都没打通,让我很诧异都12点了姥姥竟然打来了。由于我这边熄灯早,姥姥打过来我这边是黑屏的,姥姥还以为手机哪里出错了挂了又打过来,我说了一声话姥姥听到了声音才没有再挂,视频里是甘肃老家农村的独有的窑洞在夜晚里显得很空很深,这我小时候倒是深有感触每每晚上住里面总感觉一种与世隔绝的安静,厚厚的黄土层不用说隔音效果绝对好,再加上这种半圆拱似的即高又深的深院即使俩家人挨的很近也听不到声音。这北方人朴实大方的大炕上躺着一个孤零零的老人,姥姥关了灯只有电视还亮着,她终于会放这种连互联网的电视了,幽暗的亮光一闪一闪的映在一张熟悉温暖的面孔上,老人眼里映着镜光,但我隐私看到了眼角一抹泪光。我问姥姥怎么还没睡,姥姥说身体不舒服睡不着,说是头疼背也疼一呼吸或者翻身就痛,我说昨天哥不是带你去医院看了嘛给了药吃了没,姥姥无奈又痛苦的说着这痛那痛说是昨晚凌晨三四点才睡着,听到着我满是心酸是什么时候开始姥姥这样痛苦。唉这人老了哪都不舒服,尤其是一旦人突然少了支撑的骨子里那种精神和力量,就会直接被岁月打垮,此话又怎么讲?说姥姥就密不可分的讲姥爷且让我慢慢道来……
我很讨厌当代这个浮躁而又急功近利的社会,什么都是只看表面更是道听途说人云亦云,从来不去放下高高在上的伪装去认真的了解人或事,为了急于求成更是放弃了很多东西,少了人情味。当然这都不是我操心的事,但是这千丝万缕与我这篇文章密不可分。接上文所讲姥姥在我和所有人印象中都是一个很硬气很强势的凶巴巴的老太太干净利落,姥爷是个中医温和善良平易近人,平日里都是大公无私济世救病这乡里乡外都是人人夸赞的活菩萨形象,但人心险恶人性丑陋越是这样善良就越会被人利用和践踏,这不当年姥爷跟人合伙办糖厂,这去买机器时被合伙人和外人骗了钱,机器没买到帐还全落到姥爷头上,东拼西凑的勉强还清了钱,一向正直光明的姥爷气不过就得了一场重病卧床,至此姥爷的病就反反复复的再也没好过,有好多次都是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遭,但天道不公姥爷还是受尽了灾难前年走了,我们都很心痛,但可知比我们任何人都心疼的是姥姥,是那个虽然每天凶巴巴爱唠叨数落姥爷,但姥爷病了之后形影不离照顾的干干净净的姥姥,即使姥爷病了姥姥也坚强的靠着姥爷每月仅有的退休费租房子在外面生活。她有俩个儿子俩个女儿但也很少靠过儿女们更不想去连累儿女,我知道她其实过的很艰难,儿女们都已成家立业儿孙满堂,自己缺因姥爷不幸生病,辗转反侧居无定所,但要强的她就是不愿连累儿女强势的她不愿寄人篱下哪怕是儿女,不仅如此为了儿女们的发展她更是帮忙照顾了她三个儿女的孩子一年或者是几年,这就包括我是她从刚生下来不久的婴儿养到6岁的,所以说我是欠她们最多的,所以我对姥姥姥爷的感情甚至超过我父母,但儿子女儿孙子孙女所有的孩子们都去为了下一代而去外面打拼了,只剩了老人一个独守深院,痛也罢苦也罢只能自己扛,所以我知道了姥姥为何突然变得这么体弱多病,因为她突然失去了她的老伴儿,也就失去了她撑下去的精神,儿女们也不在需要她,上一代人和下一代人也没有了更多的语言。
她失去了支撑的精神和力量,孤独和岁月终究压垮了要强的她,只剩最后的哀叹在夜晚中翻来覆去的徘徊至到最后一刻……“你养我长大谁又伴你老去”这是我想为姥姥写的也是为所有空巢老人诉说的,我不知道城市是怎么样的情况我不敢妄议,但我肯定的说农村十之八九都是这种情况,而每每当人已不在时儿女才知子欲养而亲不在,又以生活和下一代为由安慰自己。我不知道这种长久以来的根深蒂固的情况是怎么造成的,但我觉得我不想让它在我这儿发生,等父母都老了走不动时我想我会放下一切陪在他们身边,儿孙自有儿孙福下一代好坏自有他们的因果。以前有很多杂志社和文化平台都拒绝了我的投稿,回复是我的文章都太现实黑暗,过于批判讽刺不积极向上,但是我不能总用华丽的辞藻和文字套路给自己去虚构一个美好的乌托邦,我更喜欢接近于现实,去深挖和诉说那些平凡而不平凡的人和事,如若你能看到我的这篇文章,我们也算是一种善缘。愿天下老人皆平安快乐安享晚年。
作者简介
李强,年二十有一大学毕业现职军人,南边文艺作协会员世界汉语文学协会会员,随性洒脱不爱墨守常规的文字套路,只喜来自生活的真实感受经历与灵魂的碰撞发出的共鸣,生活本就是跌宕起伏的文章。
主播风采
袁雪峰,我的生活,车水马龙的喧嚣之外,还有一方宁静,一段文字,一个故事!
用我们自己的声音讲述属于我们自己的故事,创作环县的夜听,推广环县的悦读。乡音最亲切,故情最难忘,听着这熟悉的声音我们是不是有很多的触动。在这片生长了几十年的土地上,我们一起呐喊吧!如果你喜欢悦读,如果你喜欢创作,欢迎你加入我们!如果你喜欢,就狠狠地转发吧!您的关注和转发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联系电话:13739348656(微信同号)刘 棹
投 稿 邮 箱 : 179681861@qq.com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与平台联系!
猜你喜欢
环江夜听:大哥 (文/吴天海 诵/安然)|第 137 期
环江夜听:游贵州看瀑布 (文/杜清湘 诵/陈红霞)|第 136 期
环江夜听:一封家书 (文/刘香平 诵/王丽娟)|第 27 期
环江夜听:女儿,我想对你说 (文/诵 任建霞)|第 47 期
环江夜听:懂你,渐老的父亲 (文/蒙春徐 诵/花开有声)|第 45 期
环江夜听:一封家书——致婆婆 (文/牛会萍 诵/田苗子)|第 26 期
环江夜听:再见了,亲爱的党校 (供稿/文化班师生 诵读/张玮)|第 44 期
环江夜听:画杨桃 (亲子共读:赵宇轩 家庭组合)|第 43 期
环江夜听:老泉子 (文/文璟 诵/王艺伟)|第 22 期
环江夜听:当我从环县经过 (文/路岗 诵/王艺伟)|第 132 期
环江夜听:第十九道弯 (文/路岗 诵/张晓英)|第 131 期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