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亮| 怀念父亲(散文)

关注↑↑↑我们获得更多精彩!
怀念父亲(散文)
春亮
2020.06.08
题记:"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又是一年清明,是人们祭祀先祖和逝去亲人的日子,今年的清明与以往不同,受节前新型冠状肺炎疫情的影响,政府部门限制大家扎堆扫墓,建议大家文明祭祀,如献花啊、网上祭祀啊、写书信等形式。其实我早就有写一篇纪念老父亲文章的打算,但却不知如何下笔,这不这几天正好宅在家里,理一下思路,脑海里不断翻涌着与老父亲一起生活的一些陈旧往事,捡了一两件事,以寄托对老父亲的哀思……
我的老爸是建国前的一名老铁路工人,一名老共产党员,他中等身材,圆圆的脸庞,言语中带着浓厚的河南洛阳口音,他的身上永远透露着中国男人吃苦耐劳、不屈不挠的刚毅精神。在单位他工作兢兢业业、一丝不苟、认真负责,多次获得单位先进党员,先进工作者的称号。在家对孩子关怀备至,爱护有加,都说父爱如山,此话在老父亲的身上体现的非常贴切。我的家一共有六个孩子,5个男孩一个女孩,生活的重担压在老父亲的肩上,他不善言语,从不向困难低头,在我们孩子的眼里,父亲就是一座大山,是我们全家的依靠,他用他微薄的工资把我们六个孩子拉扯大,在我们的眼里他是一个伟大而慈祥的父亲。
记得我小时候,我上小学二年级吧,那时候也没有什么好玩的,不像现在的孩子,要什么有什么,我们那时候就是玩叠三角、弹玻璃球、滚铁环等等,出去玩到天黑才回家,基本上属于放养的孩子。这年的暑假,我约了班上的同学宋八、小旺去铁道边玩,我们仨个小伙伴的爸爸都在铁路上班,家住的地方离铁道边也不太远,到了铁道边看到有溜放的车辆,我们忘记了危险,开始玩起了扒火车,我们危险的行为,被上班的叔叔看到了,把我们逮了正着,把我们带到值班室,询问了我们的姓名大人的名字,并写下保证书下不为例才放我们走。那天老爸正好上白班,晚上下班后,一进门看到老爸脸色铁青冲着我大声说:你今天下午去铁道边玩了吧?还扒火车?你知不知道这有多危险?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完了老爸知道了,老爸让我跪在地上,不由分说的把我揍了一顿,他那结实的巴掌打的我哭的哭天喊地,挨了这顿揍,真让我长了记性啦,从此以后再也不敢去铁道边玩了。
转眼到了1980年,我家也从铁路大院搬到了车站新盖的南货场2栋家属楼,八月份的某一天,我已经初中毕业了,等着高中录取通知书,我爸对我说:小六(我的乳名)跟我去一趟大院门诊吧。我当时不知老人家何意?也不敢问,随口就答应:行。就这样我跟老爸去了门诊,挨个检查了身体,回家后老爸才对我说:过两天我就要退休了,准备让你接班。我愣了一下赶紧说:好的。就这样我稀里糊涂的接班了,成了一名铁路工人,时至今日,我打心里面感激我的老父亲,你给予了我的生命,给了我一个体面的工作,让我没有了后顾之忧。
老爸退休后,有两大爱好,一是喝茶二是下象棋。老爷子最爱喝的茶是茉莉花茶,每天早上泡上一杯茶,散发着浓浓的茉莉花香,吃上一、两块点心。他喝的茶我印象中,是湖南产的猴王牌茉莉花茶,北京至长沙的客运列车上有卖的,一斤包装的大概是9元一袋,每个月一领工资,我就会买上两包孝敬老爸。
老爷子的棋友是我家楼上的范叔,退休前是车站运转车间主任,我们两家在大院就住一排平房,如今又住在了一起,可以说是缘分吧。俩个老头儿可以说是一辈子的老伙计啦,经常在一起切磋棋艺,严格意义上讲,两位老人家的棋下的不怎么样,但是两个人非常喜欢下,而且很认真,经常杀的昏天暗地忘记了吃饭,为了一步棋争的面红耳赤,跟老小孩似的,可能这就是老年人退休生活的一部分吧,虽然说不是为了什么,但在两人的棋奕搏杀中,开发了脑筋,锻炼了心智,开开心心的比什么都好。
在外人看来,我的老爸很会过日子,一辈子不粘烟酒,不喜欢大吃大喝、铺张浪费,艰苦朴素,清贫如洗。其实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一个从旧社会过来的人,一大家子七、八张嘴,不精打细算,怎能把我们养大成人?老爷子岁数大了以后,耳朵有点背,但是他的心里面跟明镜似的,手心手背都是肉,他希望每个孩子都能好好的过好日子。
如今老爷子离开我们有好几个年头了,他对我们子女的严厉管教、谆谆教诲,让我们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少走了许多弯路。我们虽然都没有什么多大成就,日子过的也很平淡,但是我们从无怨言,因为我们知道,把日子过好平平安安的就是最大的福。
以前的历历往事,犹如昨日发生的事,呈现在我的眼前,随手剪下几件记忆中的碎片,来怀念一下自己的老父亲,你在那边还好吧?我真的很爱您哦啊很想您,我的老父亲,很想再挨你厚厚的一巴掌,让我懂得了许多做人的道理,你身上的优良传统、正直善良的品德,够我们做子女儿的学习一辈子。
此时此刻我的耳边轻轻的响起了刘和刚唱的一首歌《父亲》:想起你的背影/我感受到了坚韧/抚摸你的双手/我摸到了艰辛……
我亲爱的老父亲,愿您在天堂一切安好,保佑我们做子女的及后代子孙都平安健康,下辈子您还做我的父亲,我还当您的儿子。
喜欢本篇,欢迎点赞分享
作者简介:
春亮…笔名:鬼子六,一个60后,一个曾经热爱文学的青年,如今已是中年大叔,爱生活爱诗歌爱旅行,闲暇之余写了《致敬:逆行者》、《最可爱的人》、《英雄…武汉》、《春暖花开》《邯郸娃》等作品,并且连续在金土地文学平台发表,诗歌《小草》在《邺城文学》平台上发表,深受广大读者及身边的朋友喜爱
戳这里,往期经典作品回顾春亮 | 小草(诗歌)(主播:张文玲)春亮| 春暖花开(散文)邺 城 文 学 征 稿
《邺城文学》面向大众长期征稿,体裁不限,欢迎各类正能量的文学作品。要求原创首发。优秀作品也可推荐。也欢迎大家自带配图、音频。字数要求:散文不少于800字最多不超过3000字;优秀小说可以连载。现代诗歌至少两首。没有酬稿,赞赏一周以内超过10元,包括10以内全部是作者的,不足10元或者一周以后的赞赏不再返还。有诵读的赞赏按比例给诵读者。
平台隶属河北省临漳县文联
长按二维码关注
投稿邮箱ycwx866@163.com 微信qh9289
图片?网络 / 审核?春天树 / 责编?太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