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皆为面子 ——读《儒林外史》有感

俗话说得好:“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读完这《儒林外史》,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里面的人都很爱面子:无论是杜少卿的无情施舍——那真是一点也不给自己留:还是那女中豪杰沈琼枝——自力更生,不屑权贵;抑或是那“万中书”——自称中书都不带眨眼的;甚至是那“牛老”——风风火火地冒充死者身份,都是在争这一张脸,在别人面前不能被看低,甚至是要表现得高人一等。
但,面子大的就是君子吗?不,是君子面子大。那他们获取面子的方式君子吗?不,几乎是全部人在面子这一方面都显得很小人——这也是为何我们会读起来发笑的原因。张静斋抓到一个犯人就往死里整,坑害别人来妄想得到升官的机会,得到面子;虞博士监考发现作弊却不敢揭发,为的是保住面子;王光辉以自己的女儿的死而哈哈大笑,来表现自己对这世道的忠诚;匡超人逐渐与那些虚伪名士同流合污以赚取面子——将自己的面子建立对别人的不公上。这些情节是不是读起来就令你自豪一笑,有一种高人一等的感觉?
那朋友,你是不是觉得自己不可能变得像他们这么“憨态可掬”?也对,当你自豪地拆别人台的时候当然不会这么想——政治早在开学的时候就说过,要培养批判精神,自己这么做有何不妥?那么,当你当面揭别人的短的时候,是否觉得这叫“心直口快”,能被人所欣赏?当你私下给别人取外号的时候,是否觉得这叫“文人自娱”,能别人们所接受?
醒醒吧,你欺骗自己的样子太憨态可掬了。以时代的要求来要求自己,这和王光辉,匡超人一众有什么区别?当面拆别人台,揭别人短,看着别人想要钻到地下的红脸就有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把别人怼得哑口无言的时候是否觉得自己特别帅?那和杠精有什么区别?!
但俗话说得好:“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若是不能做以上的事来赚取面子,那该怎么活呢?
杜少卿,一位有面子的人,却并不令人反感——甚至在他卖地帮人的时候还为他感到一丝惋惜,为什么?他为人君子,尊重别人。那鲁迅先生呢?难道也是杠精?不,先生横眉冷对千夫指是在为心中的正义而做——杜少卿也是一样,捍卫女权,多么另类,但又是多么令人佩服。两人可都不是为了自己的面子,是为了自己心中的正义、标杆。他们只会为拆别人的台,揭别人的短而感到痛惜。但他们却得到了许多人的面子,为何?因为他们行事君子,不盲从。
何为君子?混乱中清醒,坚持自己心中的正义的人叫君子。何为憨态可掬之流?混乱中盲从“礼教”的人叫小人。
所以,收起你那优越感吧,小心在追求面子的路上越跑越远,最后若自己的后代遭遇不测,自己还只能笑笑,为了面子假装淡然,可真就惨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