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马荡的鱼木寨

公众号:心然的原香。点击上方蓝色字体,添加公众号。
心然的个人微信号:15818820884。
心然简介:陈艳萍,湖北天门人,现居武汉。从生命的原香出发,与美同行,抒写生活,乡愁,诗情以及远方。
鱼木寨,属于利川谋道镇管辖的一个行政村。
从谋道坐班车前往,一路上,高山连绵,峰势奇险。特别是到了铜锣关时,悬崖绝壁,更能感受苍山如海,峡谷如渊的景致。
关口,就一定会有人把手。听说,当地的谭姓出了很多文武双全的人,在那一带很有威望。这个关口,就是谭姓人在把守。
铜锣关附近,有石菩萨。菩萨的侧面,是一面石鼓,传说有几亿年。这面石鼓很神奇,手伸过去摸,石鼓会摇晃,但不会坠落。
石鼓下面,藏有金银财宝。传说有一个人,很穷很穷。有天夜里,他睡着了,神仙托梦给他,说你这么穷,日子可怎么过哦。明天早晨,你去森林深处,砍那根最长的竹子。石鼓下面有银子,你拿竹子插进去,就会掉出来。
第二天,那人去砍了竹子,来到石鼓处,插进石鼓下面,只听有人喊,你不能拿多哦。他答应,只拿了一坨银子。而后,竹子自动跳出来,落到悬崖下面了。
可惜,那面石鼓,天长日久,风化了。有一天,它自己掉下万丈深渊,消失于莽莽苍苍。
前方是大兴乡,正好是热集,有挑着山货去赶集的农民在路边拦车。司机停下,有乘客说他生意好,拉这么多客人。司机好像并不太高兴,说他们挑着重东西,才舍得拦车。待会赶集回来,就不舍得这几元钱,而是选择步行。
我是农民的后代,潜意识里也有这种节约意识。这不是吝啬,也绝不是占便宜,而是穷过苦过之后对于钱的珍惜。身体对于辛劳,尽量去承受。这一代人过了,到下一代,就吃不了这个苦了。这样的想法,就真的绝了。
又到一处,两个大妈招手拦车。她们背着空袋子,很明显,是相约去逛街的。其中一位大妈的头上,戴着假发。想必是年轻时候太操劳,头发白得早,女儿心疼妈妈,给她买回来一顶假发,赶集或者走亲戚时,可以戴上,显年轻。两位大妈都特别打扮过,这种打扮,当然不是化妆。这种打扮,是头发梳得很齐整,抹过头油,衣服和鞋子是出门专用。
戴假发的大妈撩起衣襟,在里层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一叠钱,给自己买车票的同时也帮同伴买上了。这样好。这会,这个大妈买票。待会回程,另一个大妈买票。谁也没有多出一分钱,却有礼有节。这是人世的眷眷温情,日子的庄重感满满荡荡如江河,很美很诗意。
车过大兴街时,看见集市了。地上一长溜蔬菜瓜果山货,旁边店铺里,烟酒吃食杂货临街摆着,人们穿梭一般,什么都想看,什么都想买。喜欢这种烟火气,想下去走走看看,但我此行的目的地是鱼木寨,不能因此而耽误时间。
下车后,弯弯绕绕走了近半小时,才到达鱼木寨。它位于崇山之中,悬崖之上。“铁壁三层盘古寨,螺峰四面护雄关。”全寨人从一个寨门进,一个卡门出。寨门一关,鬼神都无法进出。
寨门,很雄浑,有城郭古气,当地人说此地是“寨颈”。“鱼木寨”三个大字,雕刻在门顶的青石上。几百年过去,那力气,那智慧,那匠艺,那笔法,一点儿没有消褪。反倒是,因沧海桑田因岁月积淀而显得历久弥新,历久弥厚。
这彰显着,深山老林里这座寨子的不凡轨迹。也或者说,根本不像一个村庄,更像是城池要地,曾经上演过很壮阔的风云际会。
寨门旁边,就是万丈深渊,显得它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我恐高,连往下看看的勇气也没有。只能看向别处,蓝天白云下,晨雾在层峦叠嶂间升腾起伏,姿态旖旎。草香鸟语,在空旷的山脉田畴间回荡流连,无限悠远。路旁,是人家的菜园子。一种高山四季豆,开着漂亮的花,结着很多红绿皮色的果实。剥开,里面的豆如蓝宝石一般,熠熠生辉,完全不像食物。听说这种四季豆的种子,拿到山下或者平原地带,它就萎靡不振,长不出果实。
不知道如何走,问一位在家门前劈柴的大哥,他手一指,说路是环绕的,两个口都能走,一边是逆时针,那另一边就是顺时针。
山间石板路,修缮得很好。几座当地谭姓、向姓、成姓的古墓,立在必经的路旁。这些墓,坐落在山谷田畴农舍间,如城堡一般遗世独立,孤独壮美,让人感叹连连:如此闭塞之地,有这样卓绝的精工细艺,超凡的审美意识,留下这样灿烂的文化遗迹。
在一户民居前,我被精美的木制窗户吸引,走上前抚看。女主人说,这座房子,已经有两百多年了。
两百多年的岁月冲刷,房子其实已经破旧,门口的青石板门槛,斑驳漓漓。唯有这木刻窗户,一点儿不显得旧。或者说,越旧越好看。镂空雕刻的图案很繁复,里面写满故事,可是我看不明白,只能望图兴叹。
石材和木材,是这里的特产,村民们也就知道去运用它。当年,此地有一个谭姓木匠,有鬼斧神工般的造诣。这些木窗,来自于他也或者他的徒弟谁也说不清楚。当然,这并不重要。它没有消逝,而是作为文物,作为工艺品,作为地方遗产,被当地政府保护起来,就是最好的归宿。
看了才明白,这里的确不是普通的寨子,而是一座土司皇城。住着好几个姓氏,分别姓谭、姓成、姓向、姓邓。
鱼木寨这个名字,也很有来历。这一代,有好几个山寨:船头寨、石桶寨,大岩寨、女儿寨。土司分据时期,这些寨子,都是土司强管。对外,这些土司联合起来反明。对内,却是争地夺权,相互攻打,各自为政,很野蛮很血腥。当年,鱼木寨的土司姓谭,另外一个寨子的马土司想霸占鱼木寨,前来开战。谭土司被困,马土司断水断粮,以便使他彻底臣服。没想到一日,谭土司从被困的鱼木洞向寨内抛下数条活鱼,挂于马土司帐前的树上。马土司叹曰:欲克此寨,如缘木求鱼!后自行撤退。从此,洞曰鱼木洞,寨曰鱼木寨。
据谭姓人说,这里是他们的发源地。谭家有位祖辈,叫谭候弧,文武双全,是当时的土皇帝。势力很大,京城的皇帝怕他,就设了一个计。买通谭候弧最小的弟弟,说他杀了谭候弧,就分一半江山给他。这样,一代枭雄被自己的弟弟害死了。

鱼木寨之著名的景点叫“亮梯子”,建于明代,位于寨子东部的两迭绝壁之上,共28级。每级用长约一点五米,宽约40厘米的石板,一头插进峭壁,一头悬空。两级之间,是空的亮的,故名亮梯子。当时,这亮梯子是村人的出行要道。人们背着孩子,挑着货物,爬上爬下。头顶是蓝天白云,脚下是万丈深渊。
村子里,还有一栋建筑,墓地和住屋同在,叫双寿居,墓主是成姓夫妇。墓园,设在进门处,占据着家里的堂屋,是人鬼同处一室的格局。墓地的石刻,雕工非常精致,院墙围着,书卷气很浓。当地人说,此地的风俗是薄生厚死。活着的人,即使不富裕,也要省吃俭用,为自己修缮好墓地,且非常讲究。说是这位成姓夫妇活着时,生活并不富裕。然请工匠为自己打造坟墓,却花了几年时间和不菲的银两。
据当地人说,深山老林里的鱼木寨,能被世人知晓,是由于此地发生了一件很凄惨的事情。一九八二年夏,雨水雷声颇多,说是有一天,正下着倾盆大雨,忽然一个闷雷滚滚而来,整个寨子的人都感觉到了寨楼的颤抖,住在主寨楼上的一对父女和一个躲雨的村民,当场被雷击身亡。
这件事情太大了,引起了人们的注意。随后,人们才知道,这里竟然是一座完好的明珠般璀璨的土家古村落。然后,有关部门开始介入,进行考证。很快,被政府部门保护起来了。
把这件事和鱼木寨对应起来,那不就是天地不仁了吗?我宁愿它在深闺人未识,也不希望是以这样的形式让世人知晓。我宁愿相信,这是鱼木寨自己的造化,它值得这样为世人仰慕,被世人追寻。
“地无三尺平,出门就爬山。”小小一个村落,如此荒僻,陆陆续续考出来的大学生却有近三十人。我一点儿不惊讶,在地理环境和生活条件上,这里是闭塞的,简陋的。但是从精神的陶冶上,这里的孩子是丰富的。这些石刻,这些建筑,这些民间文艺,这些自然风情,这些远古传说,陪着他们长大,给他们以最初的文化启迪,美学启蒙。尽管衣衫简旧,出门艰难,但他们有梦想,有远方。
脚踏在鱼木寨的青石板上,阶前瓦顶青苔盈盈,屋前院后瓜果伶俐,菜蔬可人,一些摆在露天空地的青石制造的生活用品从眼前掠过。
“石不能言最可人。”我一直偏爱石头。它具有天然的纹理,清雅的色泽,制成的物件不需要外部的修饰,美感独特而永恒,庄重而素朴。我油然钦羡这里的人们,地理环境虽是恶劣,但自然却把最美的东西赋予了他们。
转了一圈,到村口时,正好是问路的那个地方,老大哥还在门口理柴,旁边的小孙子牙牙学语。一阵怅然袭来,这么好的寨子,觉得有很多东西要了解,然而又无从了解。我,马上就要离开了。
回程时,经过铜锣关,司机停车,说给我们五分钟时间观赏。我一直沉浸在没有把鱼木寨看好的遗憾之中,只匆匆瞟了一眼铜锣湾那个方向,山势险绝,石峰巍峨,有游人正向上攀爬。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