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淫的诗意存在

公众号:心然的原香。点击上方蓝色字体,添加公众号。
心然的个人微信号:15818820884。
心然简介:陈艳萍,湖北天门人,现居武汉。从生命的原香出发,与美同行,抒写生活,乡愁,诗情以及远方。
我一直在想,划分词语的贬义和褒义,是不是该因狭隘而停止,虽说这划分基本只存在学生这个群体,而尤是因为此而更应该停止。
有很多词语,站在人本或者美学的角度,实在不能说它只有贬义的一面。比方“心猿意马”。从表意上理解 ,毫无疑问会被学生们归于贬义词之列。可实在,这心猿意马的背后,有巨大的关于人性,关于美的范畴。还有些词,根本无从界定。比如我这篇文字的题目《意淫》。“意淫”。从字面上,它有个万恶的“淫”字。但本意上,它是精神活动,归于美学形态。或者与性有关,或者与性无关。它实在不丑恶,也不龌龊。它是正常人思维里分泌出的东西,美好而又高贵。
《红楼梦》第五回里,宝玉做了一个梦。梦里,他来到了太虚幻境。警幻仙姑设宴款待他,并说道:“吾所爱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宝玉吓一跳 ,唬的忙申辩。警幻仙姑又道:“天生中一段痴情,吾辈推之为意淫。意淫二字,惟心会而不可口传,可神通而不能语达。在闺阁中固为良友,于世道中未免迂阔怪诡,百口嘲谤,万目睚眦。”
马尔克斯有一次在巴黎的戴高乐机场,看见了一位安第斯山姑娘,他的第一感觉是:“这是我有生以来见过的最美的女人。”
机场人流匆忙,姑娘在她眼皮底下消失。就像我们品尝了一种从来不曾尝试过的美味,食物消失了 ,舌尖和心间的留恋意蕴深长。也或者说,吃的过程远远没有想念的过程隽永。就是在深沉而落寞的念想中,马尔克斯对姑娘思心万种。
也是巧,在飞机因大雪纷飞延误九个小时之后,马尔克斯在飞机的头等舱里重逢了心爱的姑娘。她居然是他邻座。第二次见面,马尔克斯说他差点停止了呼吸。他问候她,紧张得舌头不像是自己的。他说,好在,她没有发觉。
马尔克斯在心里赞美女孩歌颂女孩,女孩却什么也不知道。坐下后,她找服务生要了杯水,拿出两片助眠药服下。8小时12分钟的旅途,她不仅没有咳嗽,甚至也不曾翻身。对于她,这就是一趟难熬的普通旅途,她要用睡眠,战胜煎熬。
这8小时12分,对于马尔克斯,却非同寻常。他片刻不离地盯着这位美人。他端着酒杯,在心里与美人干杯。他现象着与美人亲切的交谈 。想象着美人前额那些睡梦的阴影像水中的云,想象着美人健康的玫瑰色指甲,想象着她男朋友送给她的宝石戒指。
这时,迪埃戈的一首情诗浮现在他眼前:“知道你在睡眠,睡得那么安详,放松的躯体,优美的曲线,离我的胳膊那么近。”想到这里,马尔克斯把座椅放到和睡美人一样的高度,这样就好像两个人躺在同一张双人床上。接下来,马尔克斯没再往下描述,但我们知道,他还会想起很多。
马尔克斯对美人想入非非的同时,提起了川端康成的作品。他说他在一个春天,读过川端康成一篇很美的小说,写的是资产阶级老男人夜花重金观赏这座城市最美的姑娘。她们裸露着身体,如死去一般。这些老男人,叫不醒她们,也不碰她们。他们的快感就是观赏她们的睡姿。此刻,马尔克斯守护美人睡觉时,他不仅理解了那些老年人的纯美意识,而且还完美地体验了。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纯美意识?
我读过这篇小说,知道马尔克斯说的是川端康成的《睡美人》。这是一部纯粹的意淫之作。
小说里有一家秘密旅馆,服务很特别,专为事业有成衰老后没有性能力的男人服务。文中一位叫江口的男人,经过老朋友的介绍,五次去那家秘密旅馆,和六位服过药物后熟睡美少女共寝。
第一次来时,面对熟睡女孩优美的裸体,江口觉得自己的另一颗心脏仿佛振翅欲飞。他一边小心温柔地抚摸,一边沉湎进一去不复返的对昔日女人们的追忆中。
他想起了他最爱的情人,想起和情人幽会的竹林。在晨光的照射下,又薄又软的竹叶简直就是银叶,连竹竿,也仿佛镀了银,光亮细腻。他还想起了女儿和外孙,想起女儿产下畸形儿的那天。想起女儿,江口为眼前这位姑娘的未来担起心来。
“还有什么比一个老人躺在一个让人弄得昏睡不醒的姑娘身边睡上一夜更丑陋的事呢?”真是这样吗?“初次造访,留下的并不是丑陋的记忆。即便这显然是一种罪过,然而,江口甚至感到,自己过去六十七年的岁月里,还未曾有像那天夜里与那个姑娘过得如此清醇。”
生命,有不遵循伦理的一面。但是,美可以救赎。社会,有极其丑陋不堪的一面。但是,文学可以救赎。我觉得,这才是川端康成写《睡美人》的初衷。
最后一次来到这个秘密旅馆时,老板娘给他安排的是两个姑娘。看着躺着身边的女孩们,江口感到了自己的麻木不仁,他有些厌倦这种行为。他觉得,这是他生命里最后的女人。说到最后,他忽然想到最初。那最初的女人是谁呢?女孩裸露的乳房,一下让他想起婴儿吸吮乳汁的画面。他想到死去的母亲,想到家里寂寞的太太。
“人最初的女人是母亲。”在日本艺妓文化的背景下考量,这句话意味深长。
江口年轻时,曾听一位夫人说:“晚上,我临睡前,合上双眼,掰指数数有多少男人跟我接吻而不使我生厌的,我快乐得很。如果少于十个,那就太寂寞了。”这看起来多么厚颜无耻。但此时,睡在美少女身边的江口,真正理解了这位夫人。或许文本的意义就在于此。不是去理解真假和多少,而是肯定意淫在生命中的诗意存在。它看似虚,却是实。还是《红楼梦》里说的好:“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马尔克斯在文章的最后说:“她连声告别也没说就走了——至少应该为了我们幸福的夜晚,为我所做的一切说声谢谢。她在纽约太阳升起时消失了。”
这是川端康成式的结尾。一切都是徒然。《睡美人》里,男人们必须在姑娘没有醒来时离去。那位江口老人,他很想等女孩醒来再走,老板娘说:“这里没这个规矩,请您走吧。”
意淫是自己的愉悦和感伤,是生命的孤独,和睡美人无关。
我初读川端的《睡美人》时,开始只觉得隐晦,丑陋,读不下去,但文字的纤细韵味又很诱人。读了马尔克斯的睡美人之后,再重读川端的这部作品,或许是由深再浅入,也或者由浅再深入,小说的境界,顿时开朗起来。万物相生相克,从来没有单独存在的事物。事物逻辑分明,从始至终都有它存在的意义。
一个丑陋的藏在社会角落里的阴暗行为,作者作了美学的阐释,作了悲悯的解读。人,没有想象的正派,也没有想象的邪恶。每一个生命都值得同情,也值得憎恨。每一种社会现象都是偶然,也是必然。每一种行为都是有意,也都是无奈。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