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塔文韵 | 文本解读:论朱自清《背影》中对新文学“父亲”批判的自我反思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铁塔


论朱自清《背影》中
对新文学“父亲”批判的自我反思
文 | 杜雨婷
一、何为父权
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先进的知识分子们意识到了家庭关系中父权对个体的压制,开始了对父权的批判。
中国古代家庭关系的最大特点是在家庭成员间一分为二:家长和家属。家长一般由男性长者担任,父家长制最为普遍。父家长有权支配家庭财产及其成员,在家庭中处于绝对权威的地位。父家长制不仅有礼教的支持,还得到了法律的认可和保护,所谓“凡诸卑幼,事无大小,毋得专行,必咨领于家长”,“家事统于一尊”。在父家长制下,家长和家属之间是支配与被支配的不平等关系,家属没有独立完整的权利。
一些知识分子对父权作了形象地描述。吴弱男说,父家长“正像那专制时代的皇帝一样,不论是非,皆要服从他的命令。如不受这家长的治服,就叫‘大逆不道’了。那里哪能让那些青年子女发挥自己的思想,研究自己的主义呢!家长的无上权威使得中国家庭成为“社会中万恶的泉源,也是一个造奴隶的厂所”。郭妙然也痛切地感受到父家长对子女全方位的控制,“那家长的权力,大半和专制魔王一般,什么经济呀,交际呀,子女的教育呀,婚姻呀,都要由他主裁”。
二、父权形成原因
中国的父权意识由来已久。西汉时期董仲舒指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并进一步提出了“三纲”说,即“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由此,“纲”的形成成为了父子之伦,父权也因此登上了家庭中至高的地位,形成了一种君臣、父子的等差秩序。另外,从汉代起便有举孝廉这一选拔官员的方式,甚至到了清朝时,若考取了举人仍用孝廉公这一称呼。可见,伦理关系的政治化,使“父亲”二字具备了超越血缘的意义,从父、忠君构成了家庭和社会的基调。因此,在传统文化中,子对父的反叛由于血缘与政治的双重约束显得少之又少。而“孝”被大肆弘扬,成为了精神与政治所必须之品格。这样,父权于无形之中渗透于人的骨髓之中,使父权至高无上。
三、对父权的批判
父亲在家庭中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这是不正确的。一个家庭是由所有成员一起组成的,每个人都有他们自己的思想,不应该把他们归属于某个人。如果父亲把自己的思想强加给子女,那么久而久之,他们会失去独立思考的能力,成为一个做工精细的玩偶,而父亲就是他们的主人,这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情呀!因此,新文化运动时期的知识分子对父权进行了激烈、彻底的批判。首先对传统父权进行猛烈批判的是新文化运动的倡导者之一的吴虞。他曾经被胡适誉为“中国思想界的清道夫”,“四川省只手打孔家店的老英雄”。一九一七年,胡适在《新青年》杂志上发表《家庭制度为专制主义之根据论》,猛烈抨击封建家长制度,他说“孝顺忠顺之事,皆利于尊贵长上,而不利于卑贱,虽奖之以名誉,诱之以禄位,而对于尊贵长上,终不免有极不平等之感”“夫为人父止于慈,为人子止于孝,似平等矣,然为人子而不孝,则五刑之属三千,罪莫大于不孝,于父之不慈者,固无制裁也”。满清律例,“十恶”之中,于“大不敬”之下,即列“不孝”。他说:“儒家之主张,……其流毒诚不减于洪水猛兽”。鲁迅先生认为,父权至上的封建思想,造成了子女独立人格的丧失。而且封建孝道一味强调父母对子女的恩情,这是人伦认识史上的谬谈。
四、朱自清《背影》中对父权批判的自我反思
在那个绝大部分知识分子都在激烈的批判父权至上的封建思想时,朱自清却独树一帜地发表了对父亲高度赞扬的叙事散文《背影》。从当时来看,朱自清无疑是时代的“叛逃者”,实则不然,他是率先意识到了新文化运动的过激之处,率先弥补过犹不及的“觉醒者”。朱自清也认为父权至上的封建思想应该摒弃,但他不像其他的知识分子(如:鲁迅)那样对它进行彻底批判。《背影》这篇散文中就体现出了他对新文学“父亲”批判的自我反思。
《背影》这篇散文从表面来看是通过一段极其普通的火车站送别的故事描述父子之情,但实际上它并不是简简单单地描述父子情深,而是体现了朱自清对父子情深深层认识的心理历程。
《背影》是一篇叙事散文,展现给读者父子间产生的冲突和东方式的结局。散文如作者所言是因为父亲给他写的一封信而起,这封信也是父子关系的转折点。“近几年来,父亲和我都是东奔西跑,家中光景是一日不如一日。他少年出外谋生,独立支持,做了许多大事。哪知老境却如此颓唐!他触目伤怀,自然情不能自已。情郁于中,自然要发之于外;家庭琐屑便往往触他之怒。他待我渐渐不同往日。但最近两年不见,他终于忘却我的不好,只是惦记着我,惦记着我的儿子。”朱自清自己所写的文章和家人所写的回忆录中关于他和他父亲之间关系的记载不多,这一段算是比较详细的介绍。在他幼年的时候,父亲因为忙于生计,家庭的压力很大,待他并不好,到了“大去之期不远”时,“终于忘却我的不好”。办完祖母的丧事后,“我”要回北京去,父亲对“我”不放心,再三掂量,还是决定自己去送行。年轻的“我”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不想让他送。在送行的过程中,父亲仍然把“我”当成未见过世面的孩子,千叮咛万嘱咐。“我”嘲笑父亲的迂腐,觉得自己很聪明,比父亲更有能力处理事务,父子在行动和心理上进行了一番较量。在父亲去买橘子之前,新一轮的力量和能力的对比在“我”的心里依然占据上风。“进一步说,随着孩子的成年,就会有能力从表面上区别父亲意志的合理和不合理,就会认识到其中有些是荒谬的。如果父亲的意志类似暴君的意志,他的命令荒谬和孩子认识到这种荒谬,也很少有可能改变这种权威的效力。结束这种无可忍受的状态的办法是很多的。”③儿子对父亲产生抵触情绪。直到父亲提出去买橘子,拖着肥胖和吃力的身子爬上爬下,“我”望着他的背影一次又一次流泪。我们知道,一个人的背影是他衰老和承受能力的毫无遮挡的暴露。面对父亲的背影,“我”的内心放弃了反抗,放弃了自己在体力和智力上的优势,向父亲彻底地妥协。这种妥协完全符合东方的伦理道德,也是调和父子冲突这一基本矛盾的办法之一。
五、总结
从朱自清的《背影》中,我们看到了父子冲突,也体会到了父亲对儿子的爱。它不同于古代封建孝道中强调的父权至上,《背影》中的父亲和孩子都有自己的思想,他们的想法可以不同,可以冲突,但经过时间的流逝,当初的种种冲突都会得到化解,最终孩子会理解父亲,会向父亲妥协。我认为这才是我们需要的正常的父子关系。
栏目主持人语
语文的文本分析能力是语文教学的核心要素之一。但在实际的课堂中文本分析能力似乎到了一个死胡同,大学里面学的知识与实际的课堂似乎有矛盾与冲突,我想这是对实际的语文教学不熟悉的原因。语文并不是单纯的讲授一篇课文,语文有其复杂的规律,这种规律的发现一定是来自实际的课堂。我在大学的语文课程标准与教学设计等课程教学中,除了进行实际的技能讲授外,认为必须重视学生的文本能力训练。语文改革与研究不能太过学究气,华丽的辞藻下失去了语文的鲜明特色的语文不会是真正的语文。我始终认为一个好的语文老师是要扎扎实实读几本书,认真的解决一些课堂中出现的实际问题,否则所有的语文研究都是水中花、镜中月,终究会昙花一现。
——河南大学 文学院 杨亮教授
铁塔解密 | 纲举目张,文意探究——三种文本解读的视角铁塔论“见” | 欲要成佳作,处处细“留心” ——从名师谈:生活与写作铁塔文廊 | 默默“父”出,为爱鼓掌——统编版初中语文教材“父亲”形象简析铁塔百味 | 淡淡粽叶香,浓浓端午情铁塔解密 | “三看”秋菊,感悟新生——以知人论世探索史铁生精神成长之路
文 | 杜雨婷
编辑 | 马 瑞 李章鑫
审核 | 张明月 刘海宁
我知道你在看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