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健、周迅都爱的傲娇花店,前身竟然是废弃锅炉房

要说京城哪家花店最傲娇,岛主首先想到的是“几束花”——只有周末开放营业不说,连大牌明星的拍摄邀约也拒绝了不少。店主Isabelle是个气质清新的年轻女子,她坐在店里的原木长桌前,这儿其实是她的工作室,有忙不完的事,很少有空能接待陌生人。

梦中花园
坐落在东四环百子湾路石门村5号院里的“FLORETTE”(几束花)并不好找,若不是那根标志性的巨大烟囱,即便是慕名而来的人,也可能错过。

冬天的最后一场雪,在种满了蔷薇的院中留有“遗迹”,北海道黄杨树与小柏树给了这座院子几抹北方稀罕的青翠,但也抹不掉寒冬的枯寂。

这所独栋小院等候春天多时。推门进去的小桌上,放着几枝含苞杏花,闲聊时花艺师感慨道:“郊区的杏花已经开了,我们这边还差点儿。”Isabelle几次对我说:“你来的时节不对,现在前后院都还有点荒凉。夏天就好了。”

其实“几束花”已经留住了够多的春意,巨大的冰柜里堆放着各种叫得出名和叫不出名的绿叶鲜花。原色木桌柜台前,白色洋牡丹给空间带来了几丝淡雅素净的生命力。花香绕鼻、绿意青葱,你能感受到自然抚面的温柔和自在。
你甚至能想象出夏季的盛况——前院飘荡着蔷薇、丁香的花香,爬山虎严实地包裹着红砖烟囱,后院的老杨树独自撑起大片阴凉。秋天,银杏渐黄,落了一地的秋意,桃、杏满树,山楂绯红,在大地的馈赠中乐享收获的快感。在钢筋水泥铸成的帝都,这里保留了一份既原始又奢侈的惬意。

就是这样的惬意,让“几束花”在未完工时,便吸引了周迅来拍写真。此后几年中,又陆续接待了李健、twins、陈妍希、马苏、马思纯等明星。不仅如此,这家店还“耍大牌”地拒绝过多许多明星的邀约,只因他们的拍摄会干扰工作。

生活不应该是钢筋水泥
普通人能近距离与明星接触,将是多么大的荣幸!Isabelle却不稀罕。她是一名建筑设计师,与丈夫、朋友合办的工作室也在小院内。他们总是忙着设计,甚至都顾不上和明星合影。
“我们在这里工作,不是为了摆给谁看的。”Isabelle出生于中国台湾,幼年便随家人定居新西兰。在她的记忆里,鲜花绿草,从来是生活的必需品。

新西兰是个不缺少鲜花的国度,芍药、雏菊、玫瑰、郁金香、六出花,甚至妖冶的罂粟花……街道转角总会有公园。全家周末最基本的娱乐活动,便是到公园野餐、踢球、弹吉他,贴着树荫和花瓣。
Isabelle家有个大花园,小时候她会坐在一边,看着妈妈在院子里修剪花草,树枝叶蔓都会成为家中摆设。长大后,她与丈夫Tim住公寓,也会习惯性地买花,为爱巢增添几丝自然的爱抚。

五六年前,两人因工作来到北京。帝都节奏太快,单是适应便耗尽了力气。生活与工作只是在钢筋水泥中轮换,更别说花朵。
但生活不应该如此,Isabelle的梦中,总有散发着生命气息的花香。
为了这个梦,三年前的冬天,她找到了这座小院。
锅炉房的重生
现在看来,这座小院有着蔷薇花田的前院,绿草覆盖的后院,还有一个漂亮红砖小房,令人羡慕嫉妒恨!但在三年前,这里破旧得不会让人多看一眼。

这一块原是起重机工厂,小屋则是零件蜡模房。后来工厂搬迁,许多设计师租下厂房,将此地打造成了一个艺术园区。但锅炉房除外。自废弃以来,它从未得到青睐。
锅炉房阴森破败,杂草丛生,无门无窗,不通水电,似乎风一吹就会坍塌。但Isabelle不愧是建筑师,她看到的是巨大的可塑性,是几年后的莺飞草长。
她剥掉墙上的蓝漆,露出了复古的红砖;刷白屋内的水泥墙,换上玻璃门窗;拆掉多余的结构,保留下钢结构的房顶和老木梁。然后通水电,装暖气,安装冰柜……仅仅两个月,“鬼屋”变作静谧小别墅。

最耗时的当属前后院的改造。Isabelle迫不及待地想种上一丛属于自己的花田,然而堆满了前后院的建筑垃圾实在碍事。她与丈夫找来工作队搬走垃圾,又运来新土,施肥松土。
第一年春天,她兴奋地开始了种植。前院开辟了蔷薇花田,种上丁香、牡丹,又用北海道黄杨树做围栏,挡住了一旁不好看的小铁皮房。邻居还送了她一棵银杏当作门前点缀。后院撒上草的种子,种上桃树、杏树、山楂树、海棠树。
Isabelle等待着一株草的发芽,等待着一株花的结苞……从春天到秋天,用时间打磨,直到10个月以后,小院才勉强达到她预想中的模样。

有了花花草草,Isabelle的空闲时间就都用在了它们身上,浇水、施肥,为了完善花园生态,她还专门买来五斤蚯蚓放进土里。一切都弥漫着泥土的自然清新。
我问她:“这里有你梦中的花香吗?”
她想了想,说:“还差一点,但我能找到这个地方已经很幸运了。”
拥有一块花田的奢侈
其实,Isabelle的生活并非想象的那么轻松。她的生活中有花花草草,更有无数的设计稿。楼下是清香闲适,楼上却是没日没夜的工作。
在采访的一个多小时里,丈夫Tim和另一个工作伙伴索菲亚一直在对设计稿进行讨论,中途也曾打断采访,与Isabelle合计某个细节。

他们常常加班。楼下的花艺师忙着设计某个品牌活动的花饰,楼上的他们则忙着赶稿。Isabelle还更忙,因为她还经常到楼下帮忙。
有时她会期待某个朋友到访,那样就有借口放下手头的工作,到楼下闻着花香和他们闲聊。到了周末,花店对外开放的日子,客人们坐满老榆木工作台,也可以点上一杯咖啡,等待花艺师们精雕细琢包裹的一束花。
Isabelle也会疲倦,想取消掉周末的开放日。她羡慕花艺师的工作,纯粹简单,看到的、摸到的、想到的都是美的。但她也放不下建筑师的工作,“没办法”,她停顿片刻,又强调说:“这是没办法的事。”

不过,这已经是许多北漂想都不敢想的生活了。Isabelle有一块浪漫的花田,可以倾听鸟叫虫鸣,还有一只总在睡觉的小猫咪。夏天,招呼几个朋友,在后院烧烤喝酒;秋天,收获桃、李,用山楂做糖葫芦。没事就在院子里拔草,累了拿几束花回家插着玩儿。邻居们也常常带给他们自己种的蔬菜,他们也会礼尚往来地送上鲜花……

在这个小院,即便有着不能逃避的忙碌,也最大限度地维持着自然与生活的平衡。
“我们已经够奢侈了。”Isabelle说着,露出知足而幸福的表情。

· End·
文字 / 胡 描
编辑 / 乔如月
视觉 / 徐铭远
(图片由提供FLORETTE)
每个人都是一件有趣的作品
欢迎加入文化老斯基二号车
往 期 回 顾
点击关键词查看往期精彩
见字如面 |金刚狼3 | 永久咖啡馆 | 瑜老板 | 博物君
手绘 | 翻糖蛋糕 | 奥斯卡 | 世界上最美的书
中国第一饭馆 | 特朗普 | 许渊冲 | 复古理发店
该文章为拾贰象岛island原创版权,如需转载请联系后台。
针对侵权行为,拾贰象岛保留诉诸法律的权利。
长按下面的二维码,你就能成为「拾贰象岛」的「岛民」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