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路上(刘尚平)

扶 贫 路 上
(一)
上级安排我帮扶甜水井上村困难户方邦依。作为帮扶干部我迅速做好准备,第二天早上就来到了井上村。然后在村干部陪同下进行入户走访。
方邦依的家在村子西北方向,离公路较远,背后是塬。屋子是坐北朝南的三间瓦房,年久失修异常破烂。西边的沿墙已在几年前倒踏,任由冷风从缺口毫无遮挡地吹进来;头上的顶棚因年久而油黑油黑的,下垂的部分和顶部断断续续地连着;脚底下很低或者说就是个坑,是那种土脚底,很潮湿,散发出一股酸腐味道。村干部向双方做了简单介绍,这时我才注意到方邦依。
这是一个四十五六岁的男人,个子不高,也就一米六二左右,穿得很整齐,尤其头梳得很平整。见有人进来就急忙让座,可屋子里除了一把椅子就剩下低矮的床了……村干部提议到院子说话,可院子又乱又脏,我真怀疑这人要把自己收拾得这么荣光那得下多大气力!
通过交流了解到:他家还有个儿子,正在读高一,学习成绩也不怎么样,可不上学回来又能干什么。老方的妻子十年前死于车祸,因家境不好也就一直没有续娶,全指望儿子长大后能改换门庭。家庭收入就是偶尔打个零工,一年也挣不了几个钱,最近就是给娃做饭。
临走时,我拿出1000元钱让老方把屋收拾一下,老方是高兴地收了钱并满口答应了把西沿墙重新垒好。
(二)
我第二次到老方家去的时候,已经时隔有十几天了。早上一大早我就和妻子买了些吃的和高一学生的学习用书去了老方家。
到了老方家,还是老样子,一点也没有变化,我就担心我那1000块钱的去处了。
还好,星期天老方的儿子在家。问及老方时,儿子气愤地说耍牌去了。我估计我支助的钱是毕咧。妻子在职院教书,当然关心老方儿子的学习。这一问才知道孩子叫方杰,16岁了,学习成绩较差。方杰自己对上学没信心,抵触情绪大。
等了半天老方也沒见回来,打电话是无法接通,无奈之下,我只好和妻子先回了。
三天之后我再次来到了甜水井上村。这次来是因为预报有大到暴雨,上级要求:必须把贫困户放在安全地方。按照要求,我及时开车进村,和街村干部协商方邦依一家的安置问题,最后决定先让住在村委会。
我们几个人一道来到方邦依家,家里只有十七八岁女子坐在床上看电视。我就问了句:你爸在家吗?那女子看了我一眼,就又只顾看自己的电视去了。村书记则急忙把我拉到了门道,悄声地给我说:是老方儿子的对象。我先是一愣很快就明白了。
老方被从外面叫回来了,还是那样地干净利素,似乎这要来的暴风雨全然和他无关似的。我们进行了简单交流,老方倒也痛快,同意搬到村委会住。我们一行几人一块帮老方搬运着行李,搬着搬着天就下起了大雨。
雨下得非常大,好在老方一家晚上可以睡在安稳地方。
(三)
雨下了三天,是北方常见的淋雨。
天刚放睛,我们就又到了甜井上村。村干部急切地告诉我:多亏那天把老方一家及时搬走了,第二天晚上那房西边那间就塌了。当我再到老方老屋时,原本在西屋墙上钉着的电表盒子靠着几根残余的电线的力量悬在空中,微风吹过摇摇晃晃地样子。
老方已赶在我们前面回到家里,正在倒塌的地方收拾着。我急忙制止了他:不要命了,那旁边的还会掉下来!
老方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似乎整个人都麻木了似地。我也能理解老方此时的心情,这人懶散归懒散,这终归是他的家!
我们几个人在一起商量对老方一家怎样帮扶,最后决定由村里申请危房改造,由我在单位同事和朋友圈中募集资金,争取在入冬前让老方一家搬进新房!
危房改造项目很快就被上级批了,作为特事特办第三天工程队就进来了。我也募集了4万余元善款,希望在主体起来以后,能够帮助将内部收拾一下。
说起建房还有个小插曲。
放线那天老方坚决不让放线,这确实出乎我的预料了。老方要求和其他人一样盖成二层,可危房改造是有规定的,不能超过60平方米。我们再三解释都行不通。无奈之下,我把老方叫离人群,希望了解真实想法。老方很动感情地说:娃大了,再过几年没地方结婚。我就想到了上次见到的女娃,和书记商量后,决定从募集款中拿出一万元,在右侧向前延伸一间,以后作为老方的住所。老方象换了个人似地,也开始跑前跑后地忙活着。
(四)
房主体起来以后,也就没有什么活了,更何况这是包工包料的活,主人家几乎没有什么事可做。我就和老方谋划着干点什么事增加收入。可这老方说什么也不去打工,一会儿说是年龄大了,干不动了;一会又说娃的饭没人做,总之不愿意干活。
为了解决老方的思想问题,我走访了他的邻居。得知十年前,老方一家原本也是和和美美一家人,日子在井上村也是中等偏上水平。可那年收秋时,老方开着新买的四轮拖拉机从塬上拉苞谷,谁成想,下塬过程中转弯时,前方路中间站一上塬老汉,躲闪不过把人撞飞了。站在车头和车厢接头处的妻子从车上被甩了下来……
一次两条人命,埋葬了妻子,又给老汉的家人赔了十几万元,把一个殷实的家庭就这样拖垮了。一个积极向上的方邦依从人间蒸发了似地,从此变得好吃懒做起来。
为了方邦依能够重新振作起来,我先后试着给逮了一头老母猪(带肚的),一个周后再去,那母猪被他卖了,钱除了耍牌就是喝酒了。再给牵来了三只奶羊,希望开春产崽后,可以成群养羊还可以卖羊奶补贴家用。可养了没多久,又不见了。
问他羊呢?他说死了。
向他要尸首,他说埋了。我说一起去找,他说记不清了。
我是真生气了。
(五)
方邦依的转变,除了我多次谈心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扶志评星活动。
两月一次的扶志评星会,我有幸被邀请了。在会上,12户建档立卡户逐户汇报2个月来的工作,方邦依受到了严厉指责:一是好吃懒作,年级轻轻整日游手好闲;二是教子无方,养了个小懒汉;三是对家风村风影响极坏。其中一名群众代表情绪激动。
后来我知道那是那女娃她爸!
从扶志评星会上回来,老方的头一直低着。嘴里不停地:唉唉。
他给我说:我丢不起那人呀!就是因为那女孩父亲说了许多难听话!
我答应给他找一个临时工先干着。我和街办市容办同志联系让他当保洁员,一个月有1500元工资,他同意了。我又给买了三只母羊,他也接受了。我问他娃的饭咋办,他说让娃在学校吃饭。
(六)
方邦依的儿子转学了。
方杰在高中实在学不懂,老师把老方叫去了几次。回回回来老方都是气不打一处来,对方杰不是打就是骂,可这又有什么作用呢!老方就和我商量教育方杰的事来。刚好妻子所在职院的数控专业就业形势很好,我就建议让方杰上职院,老方也同意了。
春节过后,方杰被补录进了职院。
老方家的羊真的下崽了。三只母羊外带七只羔羊,可把老方忙了个不亦乐呼。
故事讲到这里,不得不告诉你个秘密:四月桃花开的时候,老方还真的走了桃花运了,女方是本村杨二寡妇。比老方小了七八岁,据说还是自由恋爱的。
老方不用我再去帮扶了,可时不时我还会帶着家人到老方家去,我俩因帮扶成了朋友。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
刘尚平,陕西长安斗门人,1966年生,乡镇干部。有诗歌、散文、小说发表。
赐稿邮箱:29374343@qq.com
责任编辑:成 鹏 小编个人微信:chengpeng430
欢迎关注原创文学基地——“京兆文学”
温馨提示京兆文学
非常感谢您关注@京兆文学!如果您有好的诗词、散文、小说等原创作品,请直接添加微信到:chengpeng430,或者发邮件到29374343@qq.com进行投稿,您可以附上您的个人简历、照片及个人要求(是否署上真实姓名等特别要求)
京兆文学是一个有品位的平台,因为小编是一个双子男,说能上就能上,说不行就不行。不是什么口水文章,口水诗篇都能发的。只看文字,不看姓名。文章不好,就是署名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都不行,文章好,不管是贩夫走卒还是达官贵人,都能上平台。
原创作品授权发布
多投有风险,投前需谨慎
坚决支持原创,打击一稿多投
其他公众号转载,需本公众号授权
若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本公众号联系
投稿须知 1、未在公众号、网站发表的原创散文、随笔、文学评论,附100字以内作者简介及照片, 投稿必须是不涉及政治敏感问题的文学作品,文责自负。
2、注明投稿(京兆文学),注明作者微信名,微信号,便于联系。投稿五天内没有采用,请另投它处。
3、赞赏金额60%作为作者的稿费,文章发表后7天为结算期,20天内以微信红包形式派发,赞赏总金额低于20元(含20元)的作为平台维护费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