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说]2018年熊市炒股图鉴:谁是"王者" 谁是"青铜"

金融界《数说》,用数字透视上市公司本质,用数字丈量中国资本市场。
再有7个交易日,2018年就彻底划下尾声。一年以来,A股泥沙俱下。本以为迎来了触底反弹,但年末美股熊市开启,A股无奈再度踏上跟跌之路。
  
无论是年初的爆款基金,还是曾经的网红“股神”,无论是规模百亿的机构,还是“手无寸铁”的韭民,都成了惨淡行情下的败兵。
  
数说君谨以此文献给熊市中炒股的每一位“青铜”抑或曾经的“王者”。
  
散户或浮亏近万亿
  
有大数据统计显示,中国一半以上的股民本科学历、月薪过万、每周5小时盯盘,但无奈仍在惨跌行情下不断离场。
  
去年行情好的时候,上交所的统计年鉴显示,散户持股账户数达3934万户,持股市值5.94万亿元,贡献了上交所82.01%的交易额,但整体盈利却只有3108亿元,占总盈利规模不足一成比例。而机构投资者持股账户4.86万户,持股市值4.5万亿元,占比16.13%, 却在同期盈利1.12万亿元,是散户盈利的4倍左右。
  
对于普通散户而言,2017年的成绩显然不够好。数说君翻看了近五年上交所的统计年鉴发现,事实上,散户以前在市场中是战斗力较强的一波。以2013年为例,全市场盈利为-6562亿元的背景下,散户竟然盈利2962亿元,而且是四类投资者中唯一盈利方。在2014年、2015年,散户盈利占比分别是25%和67%,赚钱能力并不差。
  
但从2016年以来,散户在股市中的赚钱似乎就有退化。再叠加市场重挫千点、多个股突发闪崩的行情下,散户今年无疑是割肉状态。天眼君对比2016年来看,当年市场一泻千点后有反弹的情况下,散户整体亏损7090亿元。今年市场难保千点的情况下,预计散户亏损或将超过2016年。  
有大数据统计,国内的活跃股民正在一路下跌。从2017年的4400万人跌到目前的3000万人。这也显示,没在股市赚到钱的投资者正在割肉离场。  图表来源:MobData
  
上市公司拿5000亿炒股
  
数据统计,今年三季度末,有147家上市公司仍处于炒股大军中,而且合计投资约5000亿元。
  
当然,游戏中有赢家也有输家。有人靠爆炒扮靓业绩,有人靠炒股却玩命血亏。众所周知,去年海螺水泥炒股封神,在其精准伏击冀东水泥、青松建化,持股西部水泥、新力金融下,炒股一年赚取20亿元。但几家欢喜几家愁,今年,另一边的造血大户“上海莱士”却因不幸踩雷炒股血亏14亿元。
  
的确,上市公司炒股并未明文禁止,拿着部分闲置资金来炒股也着实无可厚非。但历史经验表明,除了少数公司有可能在炒股上盈利外,绝大多数进行证券投资的上市公司都有不同程度的亏损,鲜有股神。
  
根据三季度数据显示,投资金额TOP10的上市公司中,除了深圳能源和经纬纺机外,其他8家上市公司均是金融业,而且分散炒股均高达10只。但很少听说这些投资炒股大户能有封神级别的操作。
  
此外,根据公开整理的信息来看,群兴玩具、弘业股份等亏损额在300万元至620万元之间,兰州黄河、中钢国际浮亏则达数千万元至亿元以上。但这并未挡住上市公司的炒股热情。  
数说君整理上市公司今年的公告发现,23家上市公司新增了其证券投资。其中,鲁信创投、玲珑轮胎、大东方均在年底抄底入手,三家公司合计投入14亿元进行投资。  
偏股基金排位赛比谁亏得少
  
牛市里人人都是巴菲特,但在熊市里,就连基金经理都摆脱不了巨亏的命运。
  
业内人士称,今年的偏股基金可谓是近七年亏得最惨的一次,因为绝大部分的股票与偏股型 基金均未能在年内录得正收益,而此前从2012年到2017年的连续六年时间内,主动股票的基金冠军还能在年内录得可观正收益的,但今年主动股基的冠军收益却只有2%左右。
  
弱市行情下,债券型基金平均收益3.75%竟然成为今年基金收益的王者水平,无需操作的货币型基金收益3.59%也成为行业第二,而股票型基金和混合型基金这种主动投资型基金却平均浮亏24%、14%成为业内垫底品种。
  
有基金经理表示,今年排名已毫无意义,因为即使排名,也只是比谁的净值亏损较少。有人统计,今年股票型基金中,最惨的基金跌幅已超45%,11只基金下跌幅度超过40%,178只开放性股票基金下跌幅度超过30%,平均下跌超过21%。反观去年的明星私募,今年日子一样惨淡。有人统计,不少明星基金经理王亚伟、罗伟广的年内基金回报均已亏损三成左右。淡水泉基金旗下的268只私募基金产品也已亏损约20%。  
落马官员炒股记
  
虽然职业炒股人业绩不行,但2018年不少圈外人如落马官员在炒股方面却获利颇丰,称炒股“王者”。
  
近期公布的贵州省原副省长王晓光交易4.9亿,靠非法获取消息斩获1.6亿元,平均收益率高达33%,碾压今年一众基金经理,但它主要是靠内幕交易来低吸高抛。
  
此外,今年落马的其他两位副省长同样是股场高手。2018年7月27日,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中共安徽省委原常委、省人民政府原副省长陈树隆受贿、滥用职权、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一案。法院称,其在内幕交易方面买入金额1.2亿元,非法获利达1.6亿元,收益率达100%以上。
  
而另一位在今年10月开庭的安徽省原副省长周春雨,同样存在利用内幕消息炒股获利。据了解,周春雨买入滥用职权获取内幕消息,累计买入2.7亿元,非法获利3.5亿元。收益率也达到100%左右。
  
其兴也勃,其亡也忽。“优秀的”业绩也带来了“股神”们人生的落马,哀哉哀哉。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