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监会“易”主,刘士余清理了一半的A股“棘杖”,如何接手呢?

证监会换掌门
无疑是刚过去的周末
最吸引眼球的新闻之一

新华社26日消息,中共中央决定,任命易会满同志为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免去刘士余同志的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职务。国务院决定,任命易会满同志为中国证监会主席,免去刘士余同志的中国证监会主席职务。

今天又是个交易日。我们先说个历史故事。明太祖朱元璋开国之后,交给太子朱标一根充满荆棘的树枝让朱标捡起来,朱标退却两步,之后,朱元璋拿起棘杖,用手将棘刺尽除,双手沾满鲜血,将干干净净的棘杖交给朱标。
可以说,刘士余的强监管策略,除去了这根A股树枝上一半的棘刺,让我国A股逐步褪去了虚假、欺骗的外衣,回归投资市场的本色。
《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限制股东和高管减持;《关于完善上市公司股票停复牌制度的指导意见》规范了上市公司停牌行为;一大批强制退市新规让不少滥竽充数的上市公司退出A股舞台······这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让混乱的A股上市交易制度变得更加规范,市场投机套利行为也得到了有效的遏制。但是,他依然还是留下了一些没有被完全解决的棘刺。金融体系与实体经济脱节的现象依然没有得到实质改观,IPO“堰塞湖”现状依然存在,A股限售股与流通股的平衡关系仍需有机调节等等。
那么这根被刘士余清理一半的A股“棘杖”,易会满要如何接呢?
首先,上述所提到的剩下的棘刺,仍然需要继续延续强监管的思路。不过,在监管的思路上,易会满也会与刘士余有一些差别。
如果说“刘”式监管主要在交易制度本身,那么“易”式监管则重点关注于公司本身。A股混乱的交易制度已经得到了有效的治理,现在剩下的是如何让A股市场资金流向实体经济,避免资金停留在金融体系空转,成为投机套利行为的温床。增加流通股在上市公司股权中所占的比例,避免限售股成为投资者和高管的套利工具,也能够减少限售解禁造成的资本流失;转变企业上市思路,在前几任证监会主席的努力下,我国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战略已经初见成效,可以将IPO排队企业根据企业特性进行分流,缓解IPO“堰塞湖”现象等等。
同时,从易会满在工行30余年的工作经历可以发现,从基层到高层几乎每一个关键岗位他都有过任职,对我国国有商业银行整体的缺陷、优势了如指掌,所以,笔者认为,易会满将会从银行股入手,寻求突破。
我国银行从资产质量、净息差等商业银行核心要素来看,在国际上都有很强的竞争力,但是,在我国金融市场发挥重要作用的银行在A股中的表现确是如同鸡肋,当前市场并未发挥我国银行业经营环境的特有优势,作为目前大多数企业的融资主要来源,银行需要增强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在吸纳社会资金的同时有机调整资金分配,合理管控房地产领域吸纳资金规模,增加实体经济融资规模。
当年易会满在中国银行业发展论坛上的“超级资产负债表”思路,也有很大概率付诸实践。
要建立一张金融业的超级资产负债表,这张资产负债表除了包括现行的表内指标之外,还要包括被忽略的表外指标;兼顾流量与存量,依照会计惯例,资产负债表是衡量企业的存量问题,而利润表是衡量企业的流量问题。但是实际上流量与存量是密不可分的两个重要问题,特别是对于以流量为生的金融机构来说,兼顾流量与存量能够更好的衡量其实际情况等等。这一系列措施的目的就是要让资金流动摆在阳光下,避免部分金融机构和交叉性金融领域纠缠不清,带来产品多层嵌套,链条过长,期限错配,杠杆过高等问题。
另外,易会满在任期间还有一项重要任务,就是要让“注册制”平稳落地。
刘士余在任期间提出的“科创板”将会得到充分的落实,其关于注册制的有效实践也预示着未来注册制落地应该会在易会满的任期之内。那么他就需要在注册制的不断尝试中纠错,为注册制的发展扫清障碍,例如强化信息披露机制,严格监管企业信息披露及时性与准确性;正确处理政府在证券市场中的位置,由一个“拍板者”转向“监管者”等等。
虽然我国以银行为主的间接融资方式饱受诟病,但是不得不承认,银行依旧是我国融资市场的核心,而想要给A股市场真正带来活水,还是需要从银行这一枢纽入手。在延续强监管思路的同时,从企业主体出发,从银行等金融机构出发增强资本市场活力,期待这个银行出身的新任证监会主席给A股带来一片截然不同的气象。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盘和林
◢ 猜你想看↓↓↓
“逆袭”的易会满:从中专生到“宇宙行”董事长,再到证监会主席
“紧日子”来了?上海市政府工作报告里的两个5%,有什么特殊信号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载上观新闻APP




嘿,星标我们了吗?





“嗯,这篇好好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