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亿美元加税冲击可能引致GDP增速降低0.38个百分点

文:申万宏源宏观李一民 李华磊 汤莹
结论与投资建议:
9月1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决定向中国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加税于2018年9月24日起生效,初始加征关税税率为10%,2019年之后提高至25%。加税力度略弱于预期。除了今年的初始税率从25%下调至10%以外,此次USTR公布的最终清单还将7.10清单原有的6031条税号商品略作删减至5745条,完全或部分取消原清单上的297条税号商品。总体来看,删除的主要是美国民众有直观感受的最终消费品,以及对农民有直接冲击的产品。
虽然此次加税力度略弱于预期,但是美国极限施压中国策略未变。1)美国基于301条款极限施压中国进行双边谈判。9月17日特朗普在其声明中明确表示:“我再次敦促中国领导人迅速采取行动,结束中国不公平的贸易行为。希望这一贸易形势最终能由我本人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来解决,我对他充满敬意和爱戴。”可见,特朗普意图将中美谈判升级,直接由双方最高领导人展开贸易磋商。2)美国此次对2000亿美元商品加税并不是最终手段,从17年中美贸易情况看美国还有加税的余地。9月17日特朗普表示:“如果中国对我们的农民或其他行业采取报复行动,我们将立即实施第三阶段,即对大约2670亿美元的额外进口征收关税。” 8月3日中国曾宣布对美国600亿美元商品(第二批)加征5%-25%四档关税,以反击美国2000亿美元拟加税清单。如果9月24日美国正式征税,不出意外中国也将征税进行反击,届时美国将大概率发起对中国第三阶段的征税。
我们的测算表明,美国对2000亿美元商品加税10%将引致中国GDP缩减0.15%(由于10%关税只持续一个季度,那么对中国GDP的影响约为0.04%);若美国加税25%则引致中国GDP缩减0.38%。总体来看,美国对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中国宏观经济将面临较大的外部压力。从行业层面看,美国加税将直接冲击加税行业(主要为制造业)的对美出口,然后通过中间品供求途径传导至其他行业,第一产业以及服务业将受到波及。
从出口数据看,8月份中国对美出口提速难掩加税冲击。1)8月份中国对美出口提速主要归因于人民币贬值。人民币贬值一方面会部分对冲加税的冲击,另一方面也会扩大非加税行业的出口。2)清单1(7月6日340亿美元商品加税25%开始实施)加税行业对美出口已显疲态。首先,加税行业7月对美出口环比全面下滑;其次,7月份人民币兑美元累计贬值2.9%,以美元计价的中国出口价格下滑并未从边际上提振相关行业的对美出口额。量价齐跌,清单1加税25%对中国产生了实实在在的冲击。
1. 2000亿美元商品加税落地,力度略弱于预期
1.1 加税9月24日生效,清单略有删减
9月1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决定向中国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加税于2018年9月24日起生效,初始加征关税税率为10%,2019年之后加税幅度提高至25%。自此,本轮加税自7月10日美国USTR给出2000亿美元商品拟加税清单以来,在经历了8月1日上调关税(10%-25%)、8月下旬的听证会、收集公众发对意见(9月5日截止)等完整流程之后,加税措施最终正式实施。
听证会与关税生效日期相隔一个月,符合我们之前的判断,但加税力度略弱于预期。除了今年的初始税率从25%下调至10%以外,此次USTR公布的最终清单还将7.10清单原有的6031条税号商品略作删减至5745条,完全或部分取消原清单上的297条税号商品。删除的产品包括某些消费电子产品,例如智能手表和蓝牙设备;工业制成品、纺织品和农业的某些化学品投入;某些健康和安全产品,如自行车头盔,儿童安全家具,如汽车座椅和玩具笔。总体来看,删除的主要是美国民众有直观感受的最终消费品,以及对农民有直接冲击的产品。1.2 极限施压策略未变,美国仍寻求双边谈判
此次美国加税力度虽然略弱于预期,但是极限施压中国的策略未变。
首先,美国基于301条款极限施压中国进行双边谈判。5月3-4日、5月15-19日、6月2-4日、8月22-23日中美展开了四轮贸易磋商,但过程一波三折。对于此次加征关税,9月17日特朗普在其声明中明确表示:“我再次敦促中国领导人迅速采取行动,结束中国不公平的贸易行为。希望这一贸易形势最终能由我本人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来解决,我对他充满敬意和爱戴。”可见,特朗普意图将中美谈判升级,直接由双方最高领导人展开贸易磋商。
其次,美国此次对2000亿美元商品加税并不是最终手段,从17年中美贸易情况看美国还有加税的余地。9月17日特朗普表示:“如果中国对我们的农民或其他行业采取报复行动,我们将立即实施第三阶段,即对大约2670亿美元的额外进口征收关税。” 8月3日中国曾宣布对美国600亿美元商品(第二批)加征5%-25%四档关税,以反击美国2000亿美元拟加税清单。如果9月24日美国正式征税,不出意外中国也将征税进行反击,届时美国将大概率发起对中国第三阶段的征税(第一阶段500亿美元商品加税,第二阶段2000亿美元商品加税。)2. 加税对中国的负面冲击边际扩大
2.1加税对相关行业出口的影响
根据我们之前的研究《贸易摩擦:提防连带冲击——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影响多大》,美国加税对我国第一产业出口的影响不明显,趋于中性;对轻工业、重化工业出口的冲击显著为负,出口价格弹性系数分别为-0.9592、-1.0197。据此测算,美国对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10%,将导轻工业出口下滑9.59%、重化工业出口下滑10.2%,共计减少出口196.7亿美元。由于10%的关税在9月24日至年末起效,因此冲击程度大约为前者的四分之一,即约50亿美元。2019年年初开始美国对2000亿美元商品加税25%,将导致轻工业出口下滑23.98%、重化工业出口下滑25.49%,共计减少出口491.74亿美元。
2.2 加税对中国行业整体和宏观经济的冲击
我们基于WIOT表测算了美国加税对中国行业和宏观经济的冲击。基本的逻辑是:美国加税——加税行业对美出口减少——加税行业总产出下降,规模缩减——对其他行业中间品需求减少——行业增加值减少,冲击宏观经济。测度结果显示,美国加税直接冲击加税行业(主要是制造业)对美出口,服务业等其他产业也受波及,具体结果请见图2。从行业增加值的角度核算,美国对2000亿美元商品加税10%将引致中国GDP缩减0.15%(由于10%关税只持续一个季度,那么对中国GDP的影响约为0.04%),若加税25%则引致中国GDP缩减0.38%。总体来看,美国对2000亿美元商品正式加征关税,中国宏观经济将面临较大的外部压力。
3.中国8月份对美出口提速难掩加税冲击
3.1中国对美出口提速归因于人民币贬值
根据中国海关的统计,8月份中国对美出口额为443.85亿美元;同比增加13.22%,前值11.24%;环比增加6.86%,前值-2.46%。对美出口增加,主要归因于人民币贬值的刺激作用。统计显示,4月中旬之后,人民币开始趋势贬值。美元兑人民币汇率由4月17日的6.28上行至8月末的6.82,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相应贬值8.02%。同期,中国对美出口趋势回升。从理论上讲,人民币贬值一方面会部分对冲加税的冲击(主要是500亿美元商品加税25%),另一方面也会扩大非加税行业的出口。根据我们之前的研究,人民币贬值会通过增大美国的收入效应、以及部分抵消加税带来的替代效应两种途径拉动中国的出口。3.2 清单1(340亿美元商品)加税行业对美出口已显疲态
加税行业7月对美出口额环比全面下滑。按照HS行业分类,7月份85章(电机、电气、音像设备及其零附件)对美出口环比下滑2.21%、86章(铁道车辆;轨道装置;信号设备)对美出口环比下滑6.68%、87章(车辆及其零附件,但铁道车辆除外)对美出口环比下滑1.78%、88章(航空器、航天器及其零件)对美出口环比下滑12.81%、89章(船舶及浮动结构体)对美出口环比下滑4.4%、90章(光学、照相、医疗等设备及零附件)对美出口环比下滑6.91%。上述行业主要受清单1加税的冲击(340亿美元商品加税25%,7月6日开始实施)。
7月份人民币兑美元累计贬值2.9%,那么以美元计价的中国出口价格将相应下滑。从统计数据看,这并未从边际上提振相关行业的对美出口额,表明清单1加税25%对中国产生了实实在在的冲击。8月份数据尚未公布,由于8月26日清单2(160亿美元商品加税25%)正式加税,我们预计上述加税行业对美出口额将大概率进一步下滑。相关研究:
1、贸易摩擦:提防连带冲击——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影响多大?
2、美国加征25%关税影响有限,中国深化改革开放进程不会逆转
经济观察系列:
【经济观察】为何扩张,空间多大?——基于产能缺口的制造业投资扩张逻辑与稳态水平
【经济观察】累计同比增速与累计值同比的玄机——2018年经济观察系列报告之二
【经济观察】名义GDP向下,实际GDP走平——寻找经济中量的指标
【经济观察】PSL投放、棚改贷款、销售回款与房地产到位资金的循环
【经济观察】两船并行——2018年下半年宏观经济报告
【经济观察】部分省市数据下修干扰投资数据——2018年经济观察系列报告之一
【经济观察】经济扩张进行时——兼论美元利率以及房地产走势


贸易摩擦系列:
【贸易摩擦】提防连带冲击——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影响多大?
【贸易摩擦】美国加税如期而至,中国打出应对组合拳
【贸易摩擦】美国加征25%关税影响有限,中国深化改革开放进程不会逆转
【贸易摩擦】开拓沟通大于寻求方案——中美贸易谈判的目的、共识与分歧
【贸易摩擦】以战止战,增大可置信威胁是中国的最优策略——中美贸易战走向的最新推演
【贸易摩擦】本轮中美贸易摩擦将怎样展开?有哪些影响?——大国经贸关系系列报告之一
【贸易摩擦】301条款和贸易战的前世今生——大国经贸关系系列报告之二
【贸易摩擦】本轮中美贸易摩擦有哪些影响?——基于三种可能性的推演分析
【贸易摩擦】中兴禁售,折射出中国高技术行业的集体焦虑 ——IO表测算禁售扩大化对不同行业的量化影响
【贸易摩擦】回望1981年贸易代表东京会谈,可以说不吗?——日本路演见闻与基金经理的回忆录


政策观察系列:
【政策观察】激励信贷投放的“萝卜”来了—-国务院金融委第二次会议的变与不变
【政策观察】政策调整确认 稳妥有度去杠杆 ——7月31日政治局会议点评
【政策观察】补短板要从降低宏观税负入手————2018年财政系列报告之二
【政策观察】关于政府赤字率和债务率的几种计算方法比较————财政系列报告之一
【政策观察】政策如期加码,年内仍有降准空间-央行宣布降准点评
【政策观察】大众消费和农村基建最受益————精准扶贫战略及其影响分析
【政策观察】时代要求 助力改革————新一轮机构改革方案解读
【政策观察】攻坚克难 精准脱贫


金融观察系列:
【金融观察】M2-社融增速差对预测利率走势有效嘛?-2018年宏观指标构建C系列之一
【金融观察】新加息之辨:利率传导的“最后一公里”畅通了吗?——2018年流动性系列报告之四
【金融观察】基于汇改三大原则对汇率的再思考——2018年流动性系列报告之三
【金融观察】金融生态重构和海外政策收紧决定了利率仍有上行空间——2018年流动性系列报告之二
【金融观察】逆周期因子功成身暂退,汇率双向波动将更灵活——2018年流动性系列报告之一
【金融观察】貌似错误理解了“对称性目标”
【金融观察】类似于2005年,美国利率将升至4%——政策效应弹性法与名义GDP法
【金融观察】美国长端利率将升至4%以上——通胀预期与缩表效应的量化结果
【金融观察】中美利差、利率平价与两个压力点——中美利差的底部在哪里?
【金融观察】港元剧烈波动,提醒我们关注大国货币政策的外溢性——基于政策利率传导视角的分析


配置流向系列:
【配置流向】美国非农就业不及预期,资金流出美国股市
【配置流向】美国二季度环比增速创四年新高,资金流入美国
【配置流向】全球贸易争端合纵连横,中美仍是核心

【配置流向】中美互加关税,资金流入美债基金

【配置流向】香港空置税出台,资金流出香港股债基金

【配置流向】全球贸易摩擦升温,市场避险配置不明显

【配置流向】特金会在即,半岛无核化前景审慎乐观

【配置流向】意大利二次组阁成功,黄金债市显示资金避险需求降温

【配置流向】特金会一波三折,避险情绪推升金价

【配置流向】继续关注美债长端利率破3冲4

【配置流向】美国退出伊朗问题协议,小幅抬升油价
【配置流向】朝鲜改革开放,是东北亚地区重大利好
【配置流向】美国长端利率升穿3%,境内外资金博弈激烈

【配置流向】美俄角力,复盘阿拉伯之春和叙利亚危机

【配置流向】贸易战矛头转向俄罗斯,资金避险情绪缓慢恢复

【配置流向】贸易战无心插柳,资金流入中国

【配置流向】贸易大棒落下,资金流出美国

【配置流向】美元钱荒与港元贬值,资金流出香港地产股基金

【配置流向】贸易摩擦升温,资金流出美国

【配置流向】资金流出美国,美股反弹仍有变数

【配置流向】警惕特朗普走危机公关的竞选老路

【配置流向】赤字膨胀、债券供给、通胀预期,利率上行只是开始

【配置流向】外资跑路了吗?

【配置流向】基建计划提振出口 资金继续流入中国股市

【配置流向】弱势美元可增厚美国企业利润

【配置流向】近期美债利率上涨偏快,资金流向已出现分化

【配置流向】从TIPS通胀预期看美债长端利率上行

【配置流向】扩张期的“量价正循环”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