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诗苑】四毛一戴‖荆棘之路(外四首)

荆棘之路
这一生想的太多,会伤及大脑。
夜半三更作息的习惯被强行改变。
空屋内,摆放着大病愈后的药丸。
我靠在床头,用指尖写下我的诗行,
甲子了,一双老眼变得十分昏花:泪眼婆娑
空壳的家成了摆设,柜上的物都是我的祭坛。
你睡了,我仍在屏幕上不停地划过,
星子闪了,黎明来临。
把体验中的感受,用语言书写成文。
在宿命的荆棘,
鞭打自己,折磨自己。
常常在深夜眺望,痛哭长夜。
无端端死去活来。
今天过了,还有明天。
明天的明天还不知道属于谁。
这么近的日子无法猜测。
世事多变,旧物颓败。
老年人更加凄凉,靠在床头上写诗,
倘我的诗歌无病呻吟,在我去日之时你可以
删除苦多。我,捂着心瓣的气孔呜咽,
摸打滚爬了半辈子,仍是制止不住的气泡
在泄气。那导管的鞭子指向心脏。
造影的心苞波浪起伏,生命令我更加怒放。
我把十年的诗稿置于网络中,
挂在世界相连的蜘蛛网。
此网千丝万缕,而我正是
踩着荆棘冲破蛛网的人。
拱宸桥
在桥西咖啡馆,又一次被奢侈。
我坐在靠窗的位置看运河。
而他患有眼睛疼,他加用遮光镜,
他的陪伴让我每次享受
撩开窗帘,能看到整座拱宸桥。
磨掉了最后一个下午。
我们坐下来交流,很好,
我们的语言。一生的裸体。
运河刚刚用水上交通让
岸边的垂柳永恒。博物馆
坐船过来,在运河飘浮。
又像被运河承载着,运向未来。
后来我们从拱宸桥西走向桥东,
不走的是咖啡馆。这一天,又是我时日的奢侈,
他独自陪着我漫步。
垂柳已过百年,带给我奢侈的杭州。
江山南郊
黑夜的火车头,呜呜地
探照灯远射,
射向铁轨尽头的昏暗。
幻觉的蜘蛛划过,我迎接
成批的黑色晶体,
躺在黑色车厢内。
纹丝不动,像烧焦了的尸体,
这些地下埋藏亿万年的晶体,确保了
旅程的安全–
货场边,沟水缓缓地
穿过墙边,进入水库。
那年夏天,我随江山站的同事
撤并到上铺货站,
我不情愿地踩着轨枕,呜呜地
我的内心,看葛藤错乱,
像无心的扎根。
日 子
晚安的一夜平安而过
透明怀里的茶水一直很平静。
我抠出一粒阿司匹林。慢慢
饮下。它白色无味
像麦粉,馒头,尘。它是刨子
在我体内,削薄了脉管。我想象它们
每天在我体内,究竟想干嘛?
哦,这空腹即吃的该死毒液
无休无止吗?
无 题
西山,栗树无力对抗风雨。
一棵粗壮树枝倒在虚无中,
我每天从断枝边上走过,我要等到
回声传来,才会死去……
作者简介
四毛一戴,原名毛群建,一九六三年生于浙,江省江山市,有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在全国数十家文学报刊及微刊发表,散文《今夜无眠》获第二届全国“人间亲情”征文大赛,一等奖。曾历任江山市作协副秘书长二十年,著有诗集《苦楝》,获市政府一届二届文艺奖,现居浙江省江山市。
56
往期回顾
【东方诗苑】四毛一戴‖过命的兄弟
【东方诗苑】四毛一戴‖为爱而守住情的荒凉
【东方诗苑】唐明‖如何建立中国诗歌风尚与拯救中国诗歌的命运
【东方诗苑】张治国‖关于诗的语言艺术
【东方诗苑】徐世海‖韵和董永杰《自咏》等七律10首
【东方诗苑】高枫‖七夕,有一处败笔(外二首)
【东方诗苑】唐明‖在绍兴和鲁迅在房顶上座谈(15首)
【东方诗苑】张治国‖关于诗的含蓄
【东方诗苑】唐明‖从生殖文化及性文化及艺术角度论″叶芝诗歌《丽达与天鹅》”的影射和文学中的形象等诗评三则
【东方诗苑】唐红山‖奇迹北斗(外三首)
邀 请 函
【投稿要求】原创诗歌1-6首或诗评、诗论、散文、随笔、杂文、小小说等作品,文责自负;200字左右的作者简介以及近照1-2张。欢迎自带音频,请附朗诵者简介和照片。投稿邮箱:13781647269@126.com,也可以发编辑微信(839963889)。
【关注平台】微信搜索dongfangshiyuan或点击标题下方蓝色字体“东方诗苑”,均可关注《东方诗苑》微信公众平台。
【稿酬发放】5日内赞赏20元以上的60%作为稿酬付给作者,5日后的赞赏不再结算,无赞赏则无稿酬。稿酬以红包形式发放,请作者及时添加微信(839963889)。
【诚邀合作】以诗为媒,扬您美名。本平台诚邀合作良伴,联系电话:13781647269。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心灵港湾 情感倾诉 甜美回忆
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东方诗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