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现代舞第一夫人”皮娜·鲍什:我跳舞,因为我悲伤

反叛自由前卫不同于古典芭蕾舞严格的程式和规范,人们或许很难找到一个具象的词来形容现代舞。
提到现代舞的创始人,或许你会想到伊莎多拉·邓肯、玛莎·葛兰姆等美国舞蹈家,但绝对不可忽视的是,当代现代舞的动作规范以及理论分析是由德国现代舞者最先确立的。
“德国现代舞第一夫人”皮娜·鲍什(Pina Bausch)是现代舞发展至今的中心力量,20世纪70年代,她的“舞蹈剧场”的出现,更使德国现代舞内省张力达到高峰。皮娜编舞的作品中时常展现黑暗、暴力、强权与伤痕,压迫和对抗贯穿她的每个作品。
生平经历
1940年,皮娜·鲍什出生在德国西部以金属加工制造业闻名的的佐林根(Solingen),她的父母经营着一家小型餐厅旅馆,皮娜少年起就帮助父母管理家里的生意。也是从这个时候,皮娜开始了她对人类身体行为最早期的观察,她喜欢傍晚躲藏在桌子下观察客人们的举止神态。她的舞蹈天赋引起了剧场的注意,6岁时便加入了儿童芭蕾舞剧团(Kinderballett)。
1955年,皮娜进入埃森市的福克旺舞蹈学校(Folkwangschule),师从德国表现主义传承者库特·尤斯(Kurt Jooss)。除舞蹈外,她还学习了绘画、摄影、雕塑、音乐、歌剧、喜剧等,多元的学习也为皮娜日后的编舞奠定了重要基础。
1959年,皮娜获得奖学金前往纽约开始了为期两年半的进修,纽约是当时现代舞的中心,在这里她成为了纽约大都会歌剧院芭蕾舞团(Balletttruppe der Metropolitan Opera)的成员之一。
皮娜·鲍什 —《穆勒咖啡馆》剧照
1963年,受老师库特·尤斯的邀请,皮娜回到德国。在经过10年的演员和编舞(Choreographie)创作实践后,1973年33岁的皮娜·鲍什出任德国的乌帕塔尔舞剧院(Tanztheater Wuppertal)的首席编导,从这时开始,皮娜·鲍什“舞蹈剧场”的想法逐步实现。
《康乃馨》剧照
两年之后,她根据斯特拉文斯基的音乐作品《春之祭》(Frühlingsopfer)创作的同名作品立即引起轰动。此后,根据“舞蹈剧场”的创作方式,皮娜相继推出《穆勒咖啡馆》(Café Müller,1978)、《蓝胡子》(Blaubart, 1977)、《华尔兹》(Walzer, 1982)、《康乃馨》(Nelken,1982)等一系列强有力的作品。
2009年6月30日,皮娜·鲍什在德国乌帕塔尔的一家医院病逝,终年68岁。去世的五天前,她刚刚被诊断出患有癌症;去世三天前,她还与自己的舞伴站在剧院的舞台上。
乌帕塔尔舞蹈剧场
Tanztheater Wuppertal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皮娜建构了一个自由开放的“舞蹈剧场”(Tanztheater)概念,动用舞台空间里一切可能实现的手段,用肢体语言来展现她的心灵世界。
Tanztheather Wuppertal Pina Bausch
Kurt-Drees-Stra?e 4, 42283
Wuppertal, Deutschland
通过舞蹈剧场,皮娜反复寻求着舞蹈的意义和行为的动机,向观众们展现着破碎的舞蹈剧场、对暴力的深刻探讨以及肢体语言的各种跨界艺术形式。
《青春交际场》(Jugendlicher Kontakthof)剧照
在皮娜的剧里,演员不用展示肢体的美和表演的技巧,他们像日常生活中一样走路、说话、打闹,衣着也是生活中常见的衬衫、裙子、西装、工作服,甚至是业余舞者也被请上舞台。
皮娜·鲍什“舞蹈剧场”的出现,彻底打破几百年来欧洲舞蹈的古典审美之一,把批判现实主义(Kritischer Realismus)的表演艺术形式带给大众。这种把舞蹈肢体表演和戏剧语言的综合应用就是皮娜对舞蹈剧场概念的重要贡献,也从此使她享有世界级的声誉。
“舞蹈剧场”不是一种概念,而是一种精神状态。正如她自己所说的 :
?Mich interessiert nicht so sehr, wie sich Menschen bewegen, als was sie bewegt.“(“我在乎的是人为何而动,而不是如何动。”)
《春之祭》
Frühlingsopfer
不以技术完美为前提,不在意人的肢体如何舞动,也不沉醉于纯舞蹈动作的变换。皮娜·鲍什注重的是人为什么而舞,最著名的就是她的“问答式”(Frageform)构思方式,她常常向舞者提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问题:
?Was war dein liebstes Kinderspiel“
“你最喜欢的儿童游戏是什么?”
“Eine Geste, die mit Hilflosigkeit zu tun hat…“
“做一个束手无策的动作…”
根据舞者的回馈,她再构思,以至于大多数作品所体现的是低沉、压抑、具有浓厚的悲剧色彩。
1975年首演的《春之祭》被公认为全球近80个版本中“最为突出的”,斯特拉文斯基作曲的《春之祭》在音乐、节奏、和声等诸多方面都与古典主义音乐切断了联系,多变无序的调性另编舞者往往难以驾驭。
舞剧由三部分组成,内容的核心是性别之间的对立(Der Gegensatz zwischen den Geschlechtern)。尽管皮娜·鲍什对题材进行了现代化处理,但是舞剧中祭献仪式(Opferzeremonie)还是有着很强的比重。皮娜·鲍什将她的表现焦点集中在“女性祭献品的受难”,她没有去试图揭示这些现象的社会背景,而是选择毫不妥协的面对社会的苦难,并且用舞蹈的情感表现力将这些事情展现在观众的面前。
追忆皮娜
皮娜的美学哲学,都在她的舞蹈作品中。剧场之外,只留下一些只言片语。
?Tanzt, tanzt, sonst sind wir verloren.“
“跳舞吧,跳舞吧,否则我们将会迷失。”
?Ich tanze, weil ich traurig bin.“
我跳舞,因为我悲伤。
《皮娜》(2011)
2009年皮娜逝世,原本计划与导演维姆·文德斯(Wim Wenders)共同拍摄的3D电影《皮娜》也不得不面临取消的可能。
最后,文德斯决定将纪录片变为追忆片,乌帕塔尔舞团的舞者们代替皮娜亮相。用自己的身体承载皮娜的精神。开场舞,正是《春之祭》。
点击边框调出视频工具条 追忆片《皮娜》中几乎没有皮娜,但也只有皮娜。
Quelle:
文字:
https://www.fembio.org/biographie.php/frau/biographie/pina-bausch/
https://de.m.wikipedia.org/wiki/Pina_Bausch
李勇智:浅析皮娜·鲍什的舞蹈剧场(2012,东华大学)
图片:
http://image.baidu.com/
翻译、整理:尹悦
本文图片(封面)非商业用途,如侵权请联系后台
新书速递|图书介绍|德语学习
|德国文化|会议培训
外研社德语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